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竟然真以为我是这种人
    等到乔弈森终于在阮小溪身上结束的时候,阮小溪早就不堪疲惫的昏睡过去。

    乔弈森看着昏睡中的人,看不到那满是敌意的眼神,乔弈森觉得自己才终于找回理智。

    他解开绑着阮小溪手腕的领带,细白的手腕之上早就被磨出了血红的印子,乔弈森心中一痛,坐在床边帮她轻微揉捏。

    他不知道阮小溪什么时候会醒过来,床单上现在满是狼藉,阮小溪躺在上面,全身都是红红紫紫的痕迹,就像是被折断了翅膀狠狠蹂/躏过的天使一样。

    乔弈森抱着阮小溪进了浴室,清洗之后,乔弈森把床上的床单扯下换了衣橱里的备用,确定床上真的干净,才把阮小溪放上去,仔仔细细的盖了被子。

    本该走了的,可他还有些舍不得。

    阮小溪睡梦中也是不安,她的睫毛微微颤抖,像是只振翅欲飞的蝴蝶一样,淡淡扫在乔弈森的心上。

    要说这人也是奇怪,如果不是喜欢,就算是绝代无双放在眼前也不会心动,可如果是喜欢,他的一举一动都挑动着心神。

    乔弈森静静看着阮小溪的脸,他们之间很少有这样安静的时候了,他竟然还有些鼻酸。

    他本以为公司的事情解决之后,就在家里陪着阮小溪等待女儿出世,可仅仅是转眼之间,两个人就闹到了这个地步。

    乔弈森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坐了多久,看看了腕上的手表才知道自己竟然在这里干坐了两个小时,也真是可笑。

    他知道如果这次离开,阮小溪肯定对他更是恨之入骨,两个人再次见面也只能是因为孩子的事情了。

    这么想着乔弈森竟然还有几分庆幸,还好两个人之间还有孩子作为牵连。

    乔弈森走之前忽然想起阮小溪说过的话:“对!我就是缺钱!”

    “所以我今天在这里就是为了钱,可真是不巧被你坏了好事……我本来会好好赚一笔的……”

    乔弈森心中狂跳,他知道这是发怒的征兆,忙的深吸几口气,现在的阮小溪已经经不起自己再一次的愤怒。

    乔弈森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金卡,放在阮小溪床前,可想了想又觉得不妥,阮小溪既然决定和他断绝关系,他的卡肯定是不会用的,还不如直接的钱来的实在。

    乔弈森这么想着,就从口袋里把自己身上的现金全都留了下来。

    ……

    阮小溪醒过来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全身上下剧烈的酸疼让她淡淡呻/吟出声,开始她还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过了一会昨夜发生的种种才汹涌的涌进头脑中。

    乔弈森疯狂的表情,发狠一样的用力,强奸一样的情事,两个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以及乔弈森说要带走女儿的事情。

    太多事情挤进脑袋,她甚至不知道该去先想哪个才好。

    她记得乔弈森的残忍,也记得……乔弈森落在唇角眼旁温柔的吻。

    阮小溪搞不明白乔弈森明明做出了这么过分的事,为什么又能做出一幅那么深情的样子,一个人怎么能虚伪到这种地步,虚伪到她几乎以为那温柔是真的。

    阮小溪呼了口气,转眼就看到床前那一把钱,红艳艳的颜色深深刺痛了阮小溪的眼。

    “哈哈……”

    阮小溪呆呆的笑起来,越笑越是凄惨,到最后竟然笑出眼泪来。

    乔弈森你竟然真以为我是这种人。

    好……

    乔弈森你真是……

    阮小溪这时候才觉得自己以前真的是看错了人,乔弈森对一个下作女人都能做出那么温柔的样子,以前对她的模样大概也不是真的。

    阮小溪擦干眼泪,把那把钱狠狠撕碎,每一下都像是杀人一样的泄愤。

    乔弈森竟然这样侮辱她。

    阮小溪穿好自己的衣服,从酒店踉踉跄跄的走出来,重见阳光的瞬间,胸口一口闷气慢慢消散。

    不管经历了什么都要好好生活下去,至少太阳依旧是照常升起的,阴霾也不可能一辈子都存在,乔弈森这个名字亦不会纠缠纠缠自己一生。

    大概过不了多久她就会忘记这个人的音容相貌,再也不会为他起什么波澜,就算是有……

    也是伤害家人之仇,夺子之恨。

    ……

    另一面乔母的病况也逐渐稳定下来,阮点点看着奶奶原本灰白的脸孔一天天红润,脸上虽然是开心,心里却越来越想念自己的妈妈。

    小孩子不会掩盖自己的情绪,乔一鸣看着阮点点在病房里乖巧,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带了点失落。

    这么小的孩子做到这个地步已经是十分懂事了,乔一鸣知道阮点点是想妈妈了,这孩子有几天在梦里都会掉下泪来,一声声脆脆的喊着妈妈。

    这天,阮点点坐在病房外的座椅上,手里心不在焉的摆弄着一个玩具。

    翻来覆去没有意义的玩弄,那落寞的样子实在让人心疼。

    乔一鸣看在眼里,叹了口气走过去,握住阮点点的小手问道:“不开心么?点点?”

    “……”

    阮点点没有回答,他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回答没有,叔叔对他很好,他不应该让他再为自己担心。

    可他实在说不出违心的话,他离开阮小溪时间实在太久了,那个女人笨笨的,也不知道能不能照顾好自己,还有上次那个和妈妈长得那么像的人又是怎么回事呢?

    他很久都没有挺爸爸说过妈妈的事情了,他很担心,心里也是不安。

    “想妈妈了吗?”

    乔一鸣也看不下去阮点点这样不开心的样子。

    “嗯。”

    阮点点点了点头,抬眼看着乔一鸣,一双大眼睛里全是闪闪的泪光:“我想妈妈了,很想……很想……”

    乔一鸣当然能够理解孩子的心情,阮点点本来就长得好,这样撒娇她整颗心都要化了。

    乔母现在情况也稳定下来了,他留下来也没有什么用,国内现在就大哥一个人,乔氏最近又出现了这么大的危机,现在他也应该回去帮他解决一些事情了。

    阮点点也应该见见自己的母亲,这么小的年纪就和母亲长久分离,实在太过残忍。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