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给的你不能不要
    “女儿在哪?”

    乔弈森一遍遍问着阮小溪,可阮小溪却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他说话似的,她闭着眼睛拒绝和这个男人说话,也懒得再施舍给他一个眼神。

    乔弈森不知道为什么阮小溪会变成这样,他记忆里的阮小溪不是这样蛮不讲理不爱自己的人啊。

    阮小溪不想理会乔弈森的话,他已经把点点带到了她看不到的地方,现在又要抢走她的女儿么?

    “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告诉你,女儿完完全全是我的,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终于阮小溪被问的厌烦,开口冷冷的全是伤人的话。

    “没有任何关系……”乔弈森怒极反笑:“你该不会是觉得自己厉害到能够自孕吧?”

    阮小溪倔强的看着乔弈森的脸,女儿是她的,她可以好好照顾,怎么能交给这个冷血无情又虚伪的男人?

    乔弈森捏住阮小溪的下巴:“阮小溪看样子你真是忘了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用不用我再教你一次?”

    阮小溪感觉乔弈森的手不安分的向上移动,竟是直接解下她的内衣。

    阮小溪身体一颤,忙的抓住乔弈森的手:“你疯了?你要做什么?”

    乔弈森脸上带着阮小溪没见过的冷笑,那是种完完全全的侵略和鄙夷,他的眼神仿佛真的是看着一个廉价的站街女。

    “既然你这么缺钱,又不懂人事,我就好心来教教你……”

    这话落下阮小溪就知道了乔弈森的意图,激烈的挣扎根本不会起到任何效果,除了更加撩拨了乔弈森的性趣。

    乔弈森捏住阮小溪的手腕,可能是嫌她挣扎的过于激烈,抽出自己的领带绕了阮小溪的手腕死死捆了几圈,接着就绑在了床前的柱子上。

    阮小溪被乔弈森极具侵略侮/辱以为的行为骇的美目怒瞪:“乔弈森,你快放开我,你再这样下去,我就叫人了!”

    乔弈森丝毫不在乎阮小溪嘴头上的威胁,在他看来阮小溪就如同只幼猫一样,虽然是有尖利的爪子,但没有任何的威胁性。

    “你大可以随便叫,看看有没有人会进来救你……”

    乔弈森慢条斯理的脱下自己的衣服,一具满是男性荷尔蒙气味的身体出现在阮小溪面前。

    “乔弈森,你不能……”

    乔弈森扭过阮小溪的脸,让她直直面对自己的愤怒:“我没有什么不能,你知道的……不是么?”

    接下的过程羞耻又屈辱,乔弈森自从在阮小溪怀孕之后就很少碰她,这段时间她又无缘无故的失踪,他已经是很久没有尝过滋味了。

    乔弈森像只不知休止的野兽一样,他贪恋的闻着阮小溪身上的味道,几乎是要把人压死在床上一样的用力。

    阮小溪也是很久没经历过这样的情事,以前乔弈森是不会这样对她的,他总是温柔的吻着她的身体,仿佛她是这世界上最珍贵的珍宝一样。

    可这次他却是过于强硬,甚至没有任何的爱抚,就连两个人的亲吻都像是惊雷使然一样。

    强行开发的下场就是阮小溪痛的脸色惨白,身上都细细的发抖,她咬破了嘴唇,殷红的血顺着嘴角往下淌,滴进乔弈森原本一片冷然的心里。

    到底,他还是舍不得的。

    乔弈森做不到完全无视她的感受,他强硬的掰开阮小溪咬得紧紧的嘴。男人把自己的手指塞进阮小溪的口中,防止她再次自我伤害。

    乔弈森用手指挑逗阮小溪的舌,邪魅的在阮小溪耳边说道:“痛了就咬我。”

    阮小溪是真的痛得狠了,也恨得狠。

    阮小溪对着乔弈森的手指狠狠咬下去,尖利的牙齿没入肌肤,瞬间血腥味就弥漫了阮小溪口腔。

    乔弈森却像是完全不觉得痛一样,他吻了吻阮小溪的眉眼,身下的动作却是越来越激烈。

    两个人互相给予着对方痛苦,眼神也是满是憎恨的看着对方,仿佛恨不得下一秒对方就死掉一样。

    阮小溪死死的咬着,可没过多久她就舍不得再用力了,她记得男人的指尖圆润,他的指甲总是修剪的极其平整。

    这个男人总是一副完美的姿态出现在被人面前,旁人总觉得他是个高高在上的神一样,可他会用温暖的手掌抚摸她的脸,会用温和的语气安慰她,会给她一个又一个小小的惊喜。

    为什么两个人会到这个地步呢?

    两个过分骄傲倔强的人在一起,身上的刺如果没有完全磨掉,总会不知觉伤害到对方。

    哪怕两个人是如何相爱。

    阮小溪开始还能咬着牙忍耐,过了些时就难以自制的呻/吟,乔弈森根本就不是想给人快乐的,他每一下都来得凶狠,似乎是要把自己难以宣泄的痛苦统统让阮小溪尝一遍似的。

    阮小溪本是不想求饶的,可身上的男人实在是难缠,他不知疲倦的动作,像是真想让两个人都死在床/上一样。

    “不要……”

    这种事情总是女人吃亏一些,阮小溪急促的捣着气,仿佛呼吸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放开我……”

    阮小溪已经被强烈的感觉逼的快要发疯,她头脑中被快感和疼痛交织,现在已经是一片空白,她眼迷茫,所以也看不清楚乔弈森现在脸上的表情是多么痛苦。

    对乔弈森这种天之骄子而言,从小到大除了阮小溪没有什么人是他用了这么多心的,除了阮小溪他可能是从没有真正的爱过别人了,可现在……

    求之不得的痛苦让男人崩溃,可天之骄子的骄傲又不允许他表现出狼狈失落。

    他可以求爱他的阮小溪回来,但是现在阮小溪似乎已经不再爱他,他不会完完全全不顾脸面去求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乔弈森不允许自己为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失魂落魄。

    乔弈森吻了吻阮小溪的唇角,身下一个用力,逼得阮小溪浅浅的哭泣。

    “呜……不要……”

    “我给的,你不能不要啊……”乔弈森看着阮小溪哭的一塌糊涂的脸,低低出声,“明白吗?”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