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对你恨之入骨
    阮小溪被这话骇的一惊,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被脱得七七八八。

    “可是……”

    阮小溪无法消化现在发生的事情,一时间竟然是愣在了原地。

    “滚!”

    乔弈森看到阮小溪衣不蔽体,脱了外衣裹在阮小溪身上,对门外愣着的服务员大吼:“如果不想他死在这里,把这个废渣拖出去。”

    服务员哪里见过这么大的场面,可他们也看出乔弈森身份不俗,他的气质穿着都不是眼前这个倒在血泊中的男人可以比较的。

    人总会下意识服从强者的指令,所以乔弈森的话落下后不久,屋外的人就动作了起来,还顺手把房门关上。

    “小溪……”

    乔弈森看着阮小溪的表情,她既没有被侮辱之后的羞愤,也没有重逢的喜悦。反而看着自己的眼神十分奇怪,就好像……就好像……

    自己才是不该来的人。

    阮小溪看到那男人被拖了出去,提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对于乔弈森的表情也渐渐冷漠起来。

    “你来这干什么?”

    乔弈森本是怀着兴奋激动和满腔的爱来的,结果却看到副这样的场景,这让他本就因为思念过度濒临崩溃的心没办法接受,现在阮小溪又做出这样的表情。

    乔弈森觉得自己真的要被这个女人逼疯了,他明明这么爱她,为什么她总是要用这种冷漠的表情,不在乎的态度来把他越推越远?

    “我不来?”

    乔弈森死死抓住阮小溪的肩膀,力道过大,阮小溪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被他捏碎了似的。

    “我如果不来,你看看他的样子,你看看你自己的样子……你难不成真觉得被他侮辱也没什么么?”

    乔弈森头脑之中不停闪过刚刚那副场景,嫉妒逼得人快要发疯。

    可偏偏阮小溪脑子里也全是乔弈森和梁安好站在一起金童玉女的照片:“呵,就算是那样,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

    乔弈森从来都不知道阮小溪竟然能绝情到这个地步,乔弈森嘶哑开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是你的男人啊……阮小溪……”

    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为什么要用这样无所谓的表情面对我?

    为什么你看起来似乎分毫也没有对我想念?

    难道你不爱我了?

    阮小溪不再爱他这个念头从乔弈森头中一闪而过,这个念头实在荒诞又恐怖,晕染的乔弈森整个人都崩坏。

    他忽的想起刚刚那个猥琐男人说的话:“我可是花了大价钱买的高级鸡……”

    他虽然是对这话分毫也不信的,可这个时候他需要用什么来伤害阮小溪,让那张冷漠的脸上浮现出痛苦,让他知道在这场感情之中,付出了真心的不只是他一个人而已。

    “难道是……我这么久都没给你钱,你过不下去了?非要做这种勾当?”

    乔弈森说的话没头没尾,阮小溪还是稍稍反应了一下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脸色瞬间惨白,她抖着唇说:“乔弈森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现在问你,阮小溪你真的这么缺钱么?”

    乔弈森一面这样说着,一面抓起阮小溪手腕,一步步把人逼到床边。

    阮小溪只觉得乔弈森的力气变态一样的大,抵抗不成被人压在床上。

    乔弈森不想看她那张满是厌恶的脸,他很累,最近疲于风波,疲于寻找,他好不容易才能再见到她,请不要再这样冷淡的看他。

    阮小溪,别对我这么残忍。

    乔弈森的头靠在阮小溪脖颈旁,他贪婪的嗅着阮小溪身上的味道,可能是因为最近生下了女儿,阮小溪西很伤待了点淡淡的奶香,很是好闻。

    阮小溪被乔弈森的话刺激,这个时候又被他死死压在床上,她不想和这个男人在发生关系,非常不想。

    他不是已经有了新的美娇娘么?现在又来她这里装什么情圣?

    “对!我就是缺钱!”阮小溪冷笑出声:“所以我今天在这里就是为了钱,可真是不巧被你坏了好事……我本来会好好赚一笔的……”

    阮小溪表面上仍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心里却像是刀刮火烧。

    乔弈森怎么也没想到阮小溪嘴里会吐出这样的话来,乔弈森怒极:“阮小溪,有本事你就再说一遍!”

    “再说一遍又怎么?”

    阮小溪眼神里都是执拗,那执拗是非要把乔弈森从她世界里排挤出去的冷然:“我说我阮小溪这辈子最恶心你乔弈森,我就是去卖,也不愿意再看见你……”

    乔弈森心里最后一点防备都被这句话冲破,他死死卡住阮小溪脖颈,眼神里也全是黑暗。

    阮小溪被他的力道逼得喘不过气来,乔弈森是真的用了想掐断她脖颈的力道的,不一会阮小溪就满面通红,喉咙里发出“斯斯”的声响。

    乔弈森有那么一瞬间,是真的想杀了这个女人的,死吧,她死吧。

    死了之后大不了自己就随她一起去了,黄泉路上这女人应该不会再说出这么伤人的话了吧。

    可这个念头全在看到阮小溪的痛苦之后消失,她可是阮小溪啊……

    她怎么能就这么死了?

    就算是用了自己的命做交换,都不能让别人碰她一根头发的阮小溪。

    乔弈森喘着粗气松手,眼睛里全是血丝,看起来实在狰狞。

    “女儿在哪?”乔弈森问她。

    既然阮小溪这么不愿意再见他,他就如她所愿的消失。只不过,在那之前,这个他和阮小溪的女儿他想好好照顾。

    阮小溪莫名其妙的对他恨之入骨,他本来是想问她原因的,但今天看来,恐怕根本就没有原因。

    这个他曾经最爱的女人可能仅仅是厌倦他了而已,不然怎么能狠心到这种地步呢?

    既然她对他厌烦到能说出这种话来,那么怎么可能会好好照顾他们的女儿呢?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