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必须杀了他!
    阮小溪想着就加快了速度,车上的人也知道自己是暴露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下来两个人就追了过去。

    “你们干什么!”

    阮小溪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这么胆大,旁边还有行人,就敢绑人。

    来人怎么可能回她,加了迷、药的手帕直接捂在阮小溪鼻前。

    阮小溪开始还能够挣扎,刺激性的味道深入鼻腔之后,她整个人脑子都迷迷糊糊,看周围的东西全是重影,直接倒在来人怀里。

    梁安好这时候就在车里,看到这么容易就把阮小溪劫到了车上,美丽的脸上全是恶毒。

    她看着阮小溪那张和自己相似的脸,忍了又忍才没用指甲在她脸上划上几道子。

    她答应了宋舟鸿,不能伤害阮小溪,她知道那个男人发起疯来的样子,可不是她能承受的。

    “把她丢到xx酒店。”

    梁安好看到计划准确无误的进行,自己也就放了心,她这次来主要是怕手下绑错了人,现在万无一失,她也就没必要陪这个贱人了。

    昏迷中,阮小溪被人抬进酒店,衣裳也被脱了个七七八八。

    开始梁安好是准备让她全/裸的,宋舟鸿沉着脸拒绝了她的提议。

    阮小溪穿着内衣裤被裹在被子里,宋舟鸿不允许她身体被别人看到触碰,再三提醒演戏的男人,如果真的做了什么不轨的事情,小心自己和全家的性命。

    梁安好和宋舟鸿把一切都安排妥当,才拿起阮小溪的手机拨通了乔奕森的电话号码。

    当然,没有接通,响了几声就被挂断。

    乔奕森昨夜喝的大醉,电话响起来的时候他正因为宿醉而头疼。

    铃声并没有响起多久,他抓起手机的时候就已经停下了。

    当乔奕森看到手机上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之时,乔奕森觉得自己心都要跳出喉咙。

    他疯了一样的回拨回去,他记得阮小溪是没有把手机拿走的,那昨天……昨天那个身影……

    真的是她……

    “嘟嘟嘟……”

    电话那边冰冷的机械音,却没有人接通。

    乔奕森冷着脸挂断,打通了另外一个电话:“刚刚小溪给我打了电话,马上给我定位位置。”

    不一会儿乔奕森就接到了通知,那地方已经定位到了,在xx酒店。

    酒店?!

    阮小溪在酒店做什么?

    该不会是遇到了麻烦才给自己求助?

    现在打不通是不是因为被发现了?

    乔奕森无法控制自己胡思乱想,随手抓起外套就穿在身上,开着车就向酒店急驶而去。

    乔奕森一路上不知道是闯了多少个红灯,挨了多少口水,他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酒店。

    去迎接他的爱人。

    他想见她,告诉她自己是多想她。

    想告诉她,无论发生什么他都爱她。

    所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请她一定要原原本本的告诉他,让他解释。

    乔弈森到了酒店,在酒店前台报了阮小溪的身份证号,服务人员带着乔弈森到了房间门口。

    乔弈森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敲门,一想到接下来要见到的人,乔弈森难得觉得窘迫起来。

    他昨夜宿醉一场,现在会不会看起来很狼狈,他不动声色的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西装,希望能让自己看起来更整齐一点。

    可乔弈森万万没想到开门的却是另外一个男人,男人腰间只围了一条浴巾,看起来是刚刚洗过澡的样子,这会打开门正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你是谁啊?没事敲什么门,我可是花了大价钱买的高级鸡,打扰了大爷的好事,你承担得起责任么?”

    好事?

    乔弈森恍惚间以为自己是进错了房间,他理都没有对男人做出理会,伸手就推开来人,闷着头就往屋子里冲。

    就看到阮小溪昏昏沉沉的睡在床上,虽然被包裹的严严实实,但不难想象里面是副怎么样的光景。

    乔弈森一时间只觉得天塌地陷,仿佛世界都灰暗了,这个该死的男人,竟然敢……竟然敢……

    他像是只疯狂而焦躁的野兽,吐出的空气都是浑浊,乔弈森双目通红,他现在身体里仿佛是埋了只蠢蠢欲动的蛊,让他神志全无,只想毁灭世界。

    “哎哎哎,你这人怎么回事,有毛病啊……”

    话还没有说完,乔弈森的拳头就落在脸上,那力道毫不留情。男人应该是练过的,拳头就像是碎掉的砖头,砸在脸上瞬间就出了血。

    裹着浴巾的男人没想到乔弈森会这么突然的下手,嗷嗷叫着捂住脸弯腰,乔弈森的一拳应该是打断了他的鼻梁骨,血像是关不合的水龙头一样汹涌而下。

    “你……”

    他的话还没说出来,乔弈森的拳头就像是雨点一样落下来,原本服务员本来还想上前制止,可被乔弈森发狂的眼一瞪,瞬间就噤了声。

    阮小溪是被外面的声音吵醒的,她睁开眼就看到狂躁的如同困兽一样落下拳头的乔弈森,被乔弈森打的人倒在地上,血流了一地。

    阮小溪心中一惊,被打的人已经不成人形,在这样没人制止会出人命的。

    “奕森……”

    阮小溪叫着他的名字,可那人已经是没有了神志,更不要说听到别人的话了。

    乔弈森现在脑子里全是一个想法,杀了这个人,杀了他!杀了他!

    杀了这个玷污小溪的人,一定要杀了他,这种人怎么配碰她!怎么配!

    阮小溪在床上喊他名字却没人理会,情急之下也不管自己究竟试穿了些什么,踉踉跄跄的跑下去,就抱住乔弈森的手腕。

    乔弈森不知来人是谁,刚想要把她甩开,就看到一张朝思暮念的脸。

    小溪……

    你怎么了?为什么拦住我?你不想这个人死么?

    阮小溪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自己在大街上会被莫名其妙的挟持,为什么睁开眼会在这里,为什么乔弈森会这样狂躁?

    但她知道必须要阻止这个乔弈森,她不想点点的爸爸成为一个杀人犯。

    乔弈森看到这张脸全身汹涌的愤怒似乎都被抽的一干二净,他看着阮小溪,指着地上的男人:“我必须杀了他!他可是想玷/污你啊……”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