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绝对不允许你再次抢走
    管家也看出了阮小溪的抵触,他真不知道少夫人发生了些什么,但他毕竟还是个下人,也就闭了嘴答应了。

    “少夫人既然不是来找少爷的,那这次回来……”

    “我来找点点……”

    阮小溪这才记起来自己是来找阮点点的,忙的就想往屋子里走,要是这时候乔奕森回来了,那么可就麻烦了。

    “小少爷?”管家有些迟疑。

    “对,我是来找点点的……”

    阮小溪听到管家的话,下意识就以为他知道点点在哪,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管家的手臂。

    “小少爷前段时间就跟着夫人去美国了,现在还没有回来……”

    美国?

    阮小溪忽的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卸掉,点点竟然被带去了美国,如今她的状况如此,又怎么能去美国看望他呢?

    阮小溪鼻头不由得一阵阵发酸,她思念点点,本以为这次来如果带不走他,看一眼也作罢,结果却知道自己和儿子离了十万八千里。

    另一面,乔奕森开着车,梁安好坐在副驾驶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呀,我有一份重要的合同没有带……”

    梁安好忽的开口。

    乔奕森踩了刹车,心里有些不耐,这份合约本就和他无关,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合同,可梁安好非要他一同前去。

    资料统共就那么几份,现在还闹出这样的事,让他不由得怀疑梁安好是不是像传说中那样的雷厉风行。

    “找一找,看看是不是真的忘了拿?”

    梁安好咬着嘴唇翻了两遍,她真的没有带。

    她知道今天乔奕森答应和她一起出来之后,心思压根就不在那份合约上了。

    光顾着化妆打扮,挑选衣服。

    “奕森,对不起,我真的……”

    乔奕森心里虽然不耐,表面上却依旧绅士:“没带的话就回家取一下好了。”

    既然儿子都不在这里,阮小溪觉得自己也没有再浪费时间的必要。

    她本想直接就走,可又想到自己的各种证件都还在这里,就爬上楼把它们都找出来带在身上。

    阮小溪叹了口气看着这个曾经住了很久的房子,今天一别,恐怕再回来就真难了,毕竟乔奕森已经另寻新欢。

    管家看着阮小溪把自己的东西找出来带在身上,心里不由得一惊。

    怎么?少夫人这是决定再也不回来了?

    阮小溪想起陈姐,转头问:“陈姐还在么?”

    管家摇摇头:“这几天陈姐家里出了点事情,她去找自己的儿子了。”

    阮小溪听完之后更觉得这个屋子冰冰冷冷,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乔奕森载着梁安好回到别墅,把车停在门口。

    “你去吧,我在这等你。”

    梁安好本以为乔奕森会陪她一起回去的,可现在看来男人丝毫没有那个意思。

    “好。”

    梁安好匆匆忙忙的下车,可能是心里有气,走到门前,把大门拍的“嘭嘭”作响。

    阮小溪这时候还在屋里,被这声音吓了一跳,该不会是乔奕森回来了吧,怎么这么快?

    她必须快点走了。

    “千万不要告诉他我回来了……”

    阮小溪一双澄澈的眼睛看着管家,深深给他鞠了个躬。

    管家没想到阮小溪会这么正式,忙把她扶起来:“受不起受不起,您放心吧,我既然答应了,就不会说出去……”

    阮小溪这才放心下来,忙的跑下楼梯,从侧门闪出去。

    阮小溪以为敲门的是乔奕森,这侧门和正门并不在一起,她急匆匆的跑出去以为乔奕森不会看到,却没想到乔奕森是在大门外的。

    乔奕森在车里百无聊赖,刚打开音响准备放一首歌,就看到一个人影从屋里急匆匆跑出来。

    他本以为那是梁安好,就把车锁解了,却没想到那人竟然从他车前跑过,一转眼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乔奕森大脑有一瞬间的呆滞,几秒钟才反应过来。

    小溪……

    阮小溪……

    刚刚那个人是阮小溪!

    乔奕森心脏都提到他胸口。

    他对阮小溪的想念已经深入骨髓,他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反应,腿就自己迈出车去,向着那个人离开的方向奔过去。

    小溪,你等等我。

    为什么躲着我?

    为什么要跑?

    我这样思念你,你怎么舍得扔下我一个人离开呢?

    “阮小溪!”

    乔奕森终于喊出她的名字,字字泣血。

    阮小溪听到乔奕森在身后喊她的名字,鼻尖不由得阵阵发酸。

    他追她干什么?他叫她做什么?他把她欺骗到这个地步,他把静怡害成那个样子,他不是已经有了新的美娇娘?

    现在……又做这些虚伪的事情干什么?

    阮小溪知道自己是跑不过他的,侧身躲进树林,眼睁睁看着乔奕森从她眼前跑过,往前到看不到的地方去了。

    阮小溪眼泪一滴滴往下淌,她看得出乔奕森的憔悴。这个男人许久不见瘦了很多,虽然依旧是西装革履的精英模样,却不再有往日的神采飞扬。

    “奕森……”

    阮小溪小声呢喃这个名字,却看到一个女人从后面缓缓追过来。

    “奕森!乔奕森!”

    梁安好踩着厚重的高跟鞋踉踉跄跄,她刚刚也看到有个女人从大门出去,看背影也知道是阮小溪那。

    梁安好咬牙切齿,她不是走了么?现在为什么又要回来?

    明明乔奕森好不容易已经和她走的近了一点,现在她又出现到底是为了什么?她难不成又要把奕森抢走?

    不行!

    绝对不行。

    这种事情她梁安好绝对不会允许。

    乔奕森觉得自己追了很久,久到心脏突突作痛,炸裂般的狂跳,久到神志恍惚,以为刚刚看到的是个幻觉。

    阮小溪……你到底在哪里?

    得而复失的凄凉使乔奕森颓然的跪在地上,有什么湿了眼眶。

    梁安好追过来就看到乔奕森这个模样,这个顶天立地的男人竟然会这样不顾颜面,不由得又对阮小溪憎恨了几分。

    只是梁安好不知道,丈夫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