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怎么能让我不恨你
    “没关系,这是我自家的事情……”

    阮小溪刻意把自家两个字咬的重了,随即倔强的看向宋舟鸿。

    宋舟鸿深知阮小溪的要强,知道自己再待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效果,反而可能会因为自己过度探究,惹得她不快。

    “好,那我就先走了……”

    宋舟鸿看了眼床上还在发疯的阮静怡:“如果她要是再有什么情况,打电话就好……”

    “好,最近真的麻烦你了……”

    阮小溪说的诚恳,她是真心感谢宋舟鸿这段日子对自己的照顾的。

    宋舟鸿走了,屋子里只剩下阮小溪和阮静怡两个人。

    阮小溪跪在阮静怡床前,握了阮静怡的手。

    “对不起,都是姐姐害的你变成这样……”阮小溪说着眼泪又要掉下来:“不用害怕,姐姐会好好照顾你。”

    ……

    阮小溪怕阮静怡在医院受人欺负,可也不能把她接回家,孩子在家里也不能没人照顾,就请了个月嫂先为照料。

    阮小溪天天往医院跑,说来也是奇怪,阮静怡疯的厉害。

    谁都靠近不了,可阮小溪一来她就会安静下来。

    阮小溪为阮静怡擦身洗脸,有时候会陪在她身边说话。

    她从心底都不相信自己的妹妹就这么疯了,总觉得这样每日和她聊聊,说不定哪天阮静怡就好了呢?

    阮静怡还是那个样子,除了会一声声叫出“乔奕森”三个字,别的都是支支吾吾听不懂的话。

    阮小溪越来越觉得静怡是被乔奕森害的,对乔奕森也越发厌恶。

    宋舟鸿有时候会过来,但一靠近阮静怡就会惹得她发疯,只能远远看着她们。

    阮小溪有时候无聊,也会给阮静怡讲些故事念念报纸。

    这条阮小溪喂阮静怡吃完饭,抓起报纸念给她听,突然发现报纸上竟然登着她的寻人启事。

    乔奕森竟然还在找她?

    阮小溪一想起这个男人就会扎心,全身上下都异样的难受。

    阮小溪深吸两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好不容易让自己不去想乔奕森,却又想起来阮点点来。

    阮小溪已经很久都没见到点点了……

    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好不好,那是她阮点点的孩子,是她养了这么多年的心头肉,珍贵到一碰触就疼的软肋。

    她想点点……

    很想……很想……

    这段日子她忙碌在各种琐事中,但那个孩子给她的温暖和鼓励历历在目。

    她想见阮点点。

    当天阮小溪从医院出来,就决定偷偷回一次乔家。

    她以前不知道乔奕森在找她,从没有躲躲藏藏的遮掩。现在她知道了,下意识走了条隐蔽了路线。

    阮小溪在的地方离乔家真的不算近,天已经完全黑沉才终于到了目的地。

    阮小溪看着灯火通明的别墅,以前她就住在这里,觉得这里是她爱的巢穴,现在只觉得这是个冰冷的泥沼,突然停了脚步不敢进去。

    阮小溪正在犹豫,突然大门竟是开了,阮小溪心中一惊,快步躲到了旁边一棵树后。

    从里面走出来的是乔奕森和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阮小溪记得,就是报纸上和乔奕森“伉俪情深”的“妻子”。

    阮小溪远远的看着那个身材火爆的女郎。

    乔奕森挽着女人的手,隐约可以看到是极为愉悦的样子,女人也是小巧伊人的贴在乔奕森身上,两个人看起来竟然极为相配。

    阮小溪忽然记起阮静怡曾经说过的话,忽的就苦笑起来。

    亏她像个傻瓜一样这么相信乔奕森,其实他早就已经有了别人。

    阮小溪刻意忽略心头钝痛,她这次来不是为了这个男人,也不是来报复,她不想再和这个男人再有什么接触。

    她是来找点点的。

    乔奕森明显没有发现躲在一边的阮小溪。

    乔奕森觉得很累,他找了阮小溪很久,却还是没有消息,公司这里的融资也并不是他想的那样容易。

    他想念阮小溪的温柔和拥抱,越是和梁安好在一起的时间越长,他就越不能自控的享年阮小溪。

    他很清楚自己爱阮小溪。

    无可自拔。

    梁安好也看出来乔奕森的心不在焉,在旁边娇声说:“亦森,我看你真是累了,不然我们今天就不出去了,这份合约改日再……”

    乔奕森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不用,说好了陪你去,就一起去吧。”

    乔奕森打开车门,看着梁安好坐进车里。

    阮小溪看着两人徜徉而去,稳了稳心神才从阴影里走出来。

    阮小溪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走进别墅的,她不想惊动别人,就走了侧门。

    可她现在并没有乔家的钥匙,在门外站了一会,才纠结的叩了叩房门。

    开门的是管家,看到阮小溪的瞬间,男人眼睛都亮了起来。

    “少夫人,你回来了?!”

    管家说话的声音有些大,阮小溪生怕惊动了旁人,手指竖在嘴前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小声点,我不想别人知道”

    “为什么?”

    管家听了这话额头上都急出了冷汗,少爷这段日子醉生梦死,每天都找她找的发疯,这会儿好不容易回来了,怎么还不能说了?

    阮小溪眼前晃过刚才乔奕森搂着女人手腕的样子,心中酸楚,但表情却十分冷淡。

    “这些事情,你不知道,总之为我保密就好了……”

    “可少爷……”

    “不用再说了……”阮小溪现在不想听到关于乔奕森的事情。

    她的妹妹还躺在医院里,十之**是乔奕森做的,现在这个曾经对她允诺终生的男人,还挽着其他女人的手在家里进进出出。

    你让阮小溪怎么能不恨他。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