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你
    阮小溪怎么也没想到前几天还正常的妹妹,这个时候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眼泪忽的就流下来,淌了一脸。

    阮小溪走到阮静怡床前,阮静怡看到有人靠近,刚要发疯,抬头间却愣了。

    阮静怡这个时候早就没有了平日里清秀的样子。

    头发也不知道是多久没洗,酸臭的味道充斥鼻尖,指甲也是夹了层黑泥。

    宋舟鸿手底下的人自然不会对一个疯子多好,路上的时候也是连拉带拽,连踢带踹。

    阮静怡出来的皮肤小小全是清紫,因为刚刚嚼咽了那张卡片,嘴角全是血渍看起来狰狞可怕。

    阮静怡这时候正呆呆的望着阮小溪,仿佛在努力辨别她一样。

    门口的医生看到阮静怡安静下来,也是吃惊。

    他刚刚简单对这女子做了检查,她是真的疯的彻底,似乎是连自己是人的人格也没有了。

    狂躁不安的如同只被害的野兽,没有人靠近她不会被攻击,不然也不会被捆成这个样子。

    可现在……

    阮小溪当然不知道自己的妹妹是疯到了人人都怕的地步。

    她一步步靠近阮静怡,阮静怡抬了眼睛看她,那眼神不再如同以往夹杂了那么多情绪。

    这个时候的阮静怡就像是只幼小的野兽,眼神干净单纯。

    “静怡……”

    “静怡,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你……”

    阮小溪流着眼泪蹲坐在阮静怡床边,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一会儿就小片床褥。

    阮静怡开始就这么安静的看着阮小溪,突然间像是记起了什么,又开始拼命挣扎起来。

    束缚带紧紧勒住阮静怡的四肢,让她动弹不得,粗糙的布料死死咬着阮静怡的皮肤,划出一道道血红色的印子。

    “静怡……静怡……你怎么了?”

    阮小溪没想到她突然,下意识对阮静怡伸出手去,想要安抚她急躁的情绪。

    “小心!”

    宋舟鸿心中一紧,他是体会过阮静怡的的。

    他被咬了这一口都疼的咬牙,要是阮小溪……她怎么能受得了?

    “……”

    宋舟鸿本要冲进屋子把阮小溪扯出来,却看到让他想不到的一幕。

    阮小溪的手贴在阮静怡满是污秽的脸上,阮小溪没有丝毫嫌弃的安抚她的情绪,嘴上也不知道再说什么。

    奇迹般的!阮静怡竟然安静下来,呆滞的看着阮小溪。

    谁说疯子就察觉不出来谁是真心实意对自己好的?

    感情这种东西太过于复杂,虚情假意平日里可能看不出,但疯了的时候反而更能看进别人的心底。

    “静怡……”

    阮小溪拨开阮静怡散在脸上的头发:“都是姐姐对不起你……让我来照顾你好不好……”

    阮静怡肯定听不懂这个时候阮小溪说了什么,但阮小溪在身边就会觉得全身温暖,似乎也不是觉得每个人都要害她了一样。

    医生把这场姐妹情深看在眼里,啧啧称赞,心说还真是神奇。

    宋舟鸿看到阮静怡这个样子,心里生出几分害怕,他忽然觉得阮静怡可能还是有些思维的,生怕她会说出什么把他卖的干净。

    阮静怡太久没碰触到这样的温暖,闭上眼睛蹭了蹭阮小溪手掌,那是个极其温顺的姿态。

    “静怡……”阮小溪着阮静怡的眉眼,手指每每轻描一下心中都是痛的。

    “呀呀……”

    阮静怡嘴里嘟囔着阮小溪听不懂的语言,叽里呱啦,也不知道再说什么,但似乎也知道阮小溪在叫她。

    “你告诉姐姐,是谁把你害成这个样子的……”

    阮小溪这句话如同颗炸弹在阮静怡头脑中炸落,太多东西在脑袋里纠缠环绕,脑袋里似乎是一片空白,又似乎是有千万断片。

    一件件破碎不堪的事情在头脑里交错,像是锋利的刀卷,刮得她这个容器生疼。

    “啊!!!”

    阮静怡忽的发出声惨叫。

    阮静怡这声叫的太过凄惨尖利,像是指甲在玻璃上狠狠刮搔而过,动魄惊心。

    阮小溪没想到阮静怡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下意识便向后退了一步,没想到阮静怡却忽然死死抓住她的衣角。

    阮静怡这会儿被束缚着,手腕扭曲成个奇怪的姿势才揪住她。

    有什么想告诉她……有什么想告诉她……

    阮静怡脑袋似乎刀剐油泼一样,所有的东西拧在一起。

    好久,她才说出了三个字。

    “乔奕森。”

    “乔奕森……乔奕森……”

    阮静怡别的话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一遍遍重复这个名字,声音也越来越悲切凄迷。

    这三个字对阮小溪犹如晴天霹雳。

    太多事情串联在一起。

    阮静怡告诉她乔奕森身边不干净。

    阮静怡出现说乔奕森报复她。

    阮静怡给她自己和乔奕森的裸照。

    然后……

    阮静怡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似乎每次阮静怡遭遇了不幸,都和乔奕森有关系。

    阮小溪向后退了两步,硬生生了阮静怡的手。

    难道……难道……

    静怡变成这个样子是乔奕森做的?不然为什么这么凑巧?

    乔奕森……你究竟是多么狠硬的心肠,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阮小溪心口阵阵发痛,脚步都踉跄起来。

    宋舟鸿没想到阮静怡竟然能说出这个名字来,心中早就乐开了花,这样一来阮小溪可不得恨死乔奕森?

    宋舟鸿这时候恰到好处的搂住阮小溪的腰,虚情假意道:“小溪,你没事吧……”

    “没事。”

    阮小溪这时候已经没有心力再去把宋舟鸿推开,扶着头冷静了一会。

    的人在阮小溪后退的时候就狂躁起来,尤其是看到宋舟鸿,更是从喉咙里发出“呜呜”的低吼。

    阮小溪回过神才发现宋舟鸿竟然一直搂着自己,不动声色的往前走了几步,离宋舟鸿远了点。

    她虽然感激宋舟鸿雪中送炭的情谊,但毕竟那还是和爱情是不一样的。

    她不能回应他的感情,就像不能放下对乔奕森的憎恨一样。

    “你的手臂一直这样下去不行,先去包扎一下吧。”

    阮小溪看了宋舟鸿一眼,眼睛鼻头都是红红的,看起来极为可爱。

    宋舟鸿更是直接失了魂,稳了稳心神才说:“你一个人在这里我怎么放心的下?”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