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身狼狈
    宋舟鸿看着笼子里疯癫的女人,心想还是杀了她比较好,这人知道他太多事情,虽然她现在是疯了,难免以后不会想起来点什么。

    宋舟鸿这么想着,看着笼子里的阮静怡,却忽然又想起点她的新用处。

    阮静怡现在这个样子暂时肯定是说不出些什么来的,如果他装作好心的样子把她送进医院,再告诉阮小溪他在外面偶然间看到阮静怡疯疯癫癫的样子,不知是怎么回事。

    阮小溪会怎么想?

    凭阮小溪现在对乔奕森误会的程度,和之前发生的那些事,肯定会认为是乔奕森刻意报复,把阮静怡弄成了这个样子。

    不但如此,肯定还会对他的出手相助心存感激。

    至于阮静怡么……

    宋舟鸿看着她冷冷一笑,等她没有任何利用价值,在精神病医院想要弄死一个疯子,是多么容易。

    宋舟鸿如意算盘打的响,不由得笑出声来。

    “嘶……”

    手臂猛的传来阵抽痛,宋舟鸿看了眼正在淌血的手臂,又瞥了一眼疯傻的阮静怡。

    笑的恶毒:“阮静怡,你说你怎么这么有用?”

    宋舟鸿走出屋子,对门外的手下吩咐道:“给她一针镇定剂,送进精神病医院去。”

    “是。”

    宋舟鸿手上还在淌血却也不管,任由它流,开车就去了阮小溪的住处。

    阮小溪最近总觉得一阵阵的心悸,没有由来的不安,尤其是刚刚这种感觉攀上了顶峰,逼的她坐立不安。

    孩子又开始嘤嘤的哭,阮小溪抱起女儿。查看之后发现她也没有尿,奶粉也才刚刚喂过的,那这会儿她在哭什么呢?

    阮小溪正胡思乱想,门忽然响了。

    阮小溪放下女儿,心神不宁的开门,正看到宋舟鸿一脸焦急,手腕还在滴滴答答的淌血。

    “你这是怎么了?”

    阮小溪心中一紧,把宋舟鸿迎进屋子,就要去拿些纱布给他简单包扎:“是出了什么事么?”

    宋舟鸿一把拉住阮小溪手腕:“出了大事,我刚刚看到阮静怡了。”

    “静怡?静怡她怎么样了?”

    “我刚刚在街上打算去买些东西,就看到一个女人披头散发的走在街上,全身狼狈……”

    “还有群男人在欺负她……”

    “我心里觉得她可怜,就出手拦了一下,回过头来却发现那是静怡。”

    宋舟鸿脸上全是紧张惊慌。

    “有人在欺负她?”阮小溪不敢相信自己一向生养的富贵的妹妹竟然会在大街上被人欺负。

    “怎么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然后我知道你最近都在担心她,就想把她带回来。”

    阮小溪抬了眼睛看宋舟鸿,眼神里真的有了几分感谢。

    “然后呢?”

    “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像是疯了一样,我叫她也不答应,还对我又踢又打,还咬了我……”

    阮小溪想起静怡之前给她看过的照片,又想起静怡反常的样子,突然害怕是乔奕森做了点什么。

    “疯了一样?”

    “是啊,她大喊大叫,我没有办法,警察这时候凑了过来,非要我把她送进精神病医院。”

    这话如同晴天霹雳,阮小溪眼前一阵阵发黑,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静怡不是同父亲和翁宝琴在一起么?怎么会疯了在街上胡闹?

    阮小溪掏出手机,就按下了阮少安的电话,可无论如何也打不通。

    阮少安联系不到,阮小溪又拨通了翁宝琴的电话号码,也是一样无人接听。

    宋舟鸿当然知道阮小溪父亲和继母的电话肯定是拨不通的,他早就做足了准备。

    阮小溪忽然觉得天塌地陷,宋舟鸿这时候在旁边握住阮小溪的手,温柔道:“别害怕,还有我,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和你一起……”

    宋舟鸿这话听起来极为雪中送炭,阮小溪这时候孤立无援,虽然心里还是不能接受宋舟鸿的深情,但真的对他存了几分感激。

    “谢谢……”

    阮小溪不动声色的挣开了宋舟鸿的手:“你知道静怡在哪个医院么?能不能麻烦你带我去看下静怡?”

    宋舟鸿虽然对阮小溪推开他的手心情不悦,但表面上还是风,体贴道:“当然可以,也不麻烦,你看我……”

    宋舟鸿抬了抬自己流着血的手臂,眨着眼对阮小溪笑。

    “我正好也要去那里一趟。”

    阮小溪看到宋舟鸿手腕上深深的牙印,只是粗略看看都能想出咬他的人用了多么大的力道。

    阮小溪跟着宋舟鸿到了医院,医院门前“精神病”的前缀直直戳痛了阮小溪的心。

    宋舟鸿毕竟不是简单人物,加上手下的人都是打点过的,在前台只是稍微提了下刚刚被送进医院的病人,就有专门的人员把她们引了过去。

    阮小溪被引进了病房,看着病房里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的阮静怡,眼眶瞬间就湿了。

    “静怡……”

    阮小溪想要走进屋子,陪陪她的妹妹,想要和她说说话,看看她最近是受了多么大的委屈。

    结果刚刚迈出步子,旁边的医生就把她拦下。

    “小姐,这个病人还没有确定没有攻击性,不能这样随意……”

    “攻击性?”

    阮小溪指着被束缚带紧紧绑在床上的阮静怡,语气中全是悲怆:“她现在这个样子,怎么有攻击性?这是我的妹妹……我的亲妹妹……”

    “她现在这个样子,她被人欺凌的时候我不能察觉,现在她这个样子,我都不能陪在她的身边,我算个什么姐姐……”

    阮小溪语气太过凄惨,医生看阮静怡在床上也确实被捆的结实,身为医者虽然见惯生死,有时候也还是会动容。

    阮小溪走进屋里,步步千斤。

    阮静怡被死死绑在床上,任何人都不喜欢被这样束缚,这时候正在奋力挣扎。

    疯子的力气一般都格外的大,挣扎起来更是歇斯底里,可惜这种地方的床都是被钉死在地上的。

    所以哪怕阮静怡费尽力气,不但绳缚未松,床板都没有丝毫的摇晃。

    阮静怡一边挣动,一边嘴中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