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可是你最爱的男人
    他想回去了。

    阮少安没有给任何人通知,私自买了当天回程的车票,却在支付过程中有几个人围了过来。

    阮少安不明所以的抬头,为首的人皮笑肉不笑。

    “您最好还是在这里多玩一些时间,这样宋总高兴,您也高兴不是?”

    阮少安的话不敢再出口,他想回去,但这几个人来势汹汹,他能看到几个人腰间危险的东西。

    虽然不安,但也不能不要自己一条老命。

    因为阮少安的行为,当天,他和曾宝琴就被限制了自由。

    曾宝琴对丈夫的行为全是怨言。

    “好央央的走什么走!我还没玩够呢!你个傻老头子,惹火了那个姓宋的有什么好处!”

    “闭嘴!”

    阮少安难得这么有气势一次,这几天右眼一直狂跳,这会早就没什么好气了。

    晚上,他做了个梦。

    梦中阮静怡疯了,手里抓了把尖刀,追着阮小溪一路狂砍。阮小溪抱着自己的外孙女,脚下一个踉跄,摔在地上。

    阮静怡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冷冷发光的刀刃向下捅进阮小溪的心脏,殷红鲜艳的血的涌出来。

    不要……不要……

    阮少安在梦里狂吼,却阻止不了阮静怡的动作。

    白光一闪,还是刚刚那个场景。

    不过这次两个人的位置却换了,阮小溪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拿着那把尖刀。

    阮静怡发了疯似的逃跑,却只是在兜兜绕绕的转圈子。

    小溪不要……小溪……

    阮少安大吼,可梦里两个人谁都听不见他的声音。

    阮小溪面无表情,把手上的刀送进了阮静怡的腰腹。

    下一秒,阮家的姐妹两个人都躺在地上,一片血泊。

    “啊!”

    阮少安从噩梦中惊醒。

    曾宝琴被他这一惊一炸吓得不清:“你发什么疯?”

    阮少安惊魂未定,好一会才平复了呼吸。

    “我们必须要回去,我总觉得小溪和静怡出了什么事情。”

    “能出什么事情,宋舟鸿在那边,还能卖了你女儿?”

    “不行,我还是不放心,不然你给宋舟鸿打个电话,让我听听静怡的声音,听到她声音我就放心了。”

    “哎呀,老头子你是不是有毛病了,这都一点了,打什么电话?”

    阮少安不说话了,只是把手机递给曾宝琴。

    曾宝琴被拗的没办法,只好拨通了宋舟鸿的电话。

    这时候宋舟鸿正膈应阮静怡失败的事情,看到是曾宝琴的电话,直接就挂断了。

    他知道这两个人想问什么,宋舟鸿嘴角挂出冷笑,现在可是到了关键时候,你们两个就老老实实在外面游玩,最好别给我搞出什么幺蛾子。

    第342章虽然看起来是这样,但装疯卖傻多么容易?万一是阮静怡装出来的呢?

    宋舟鸿一向是个小心谨慎的人,更何况阮静怡真是个不错的棋子,就这么废掉实在可惜。

    宋舟鸿看着关在笼子里发狂的女人,冷眼看她。

    阮静怡茫然的望着他,那是种癫狂的眼神,既没有以往的狂热迷恋,也没有后来的憎恨。

    宋舟鸿虽然不认为阮静怡这个蠢女人有这么好的演技,有这么好的头脑。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要试探一下最为稳妥。

    这么想着宋舟鸿慢慢走到阮静怡面前。

    这个往日如花似玉的女人此时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全身散发着股异样的臭味。

    宋舟鸿不由得又把她和阮小溪做了比较,心里觉得自己选择了阮小溪真是明智。

    “静怡……别闹了……”

    宋舟鸿刻意让自己表现得温柔,要是阮静怡不是真疯,一定抵挡不住他这样的姿态。

    “我这么爱你,你怎么能就这么轻易的疯了?”

    阮静怡呆呆的看着他,眼睛里忽然涌现出点迷离的光彩,可嘴里还是咿咿呀呀不知道在嚷着什么。

    宋舟鸿看她这个模样,心里不由得有了几分紧张:“你不知道我是谁么?我可是宋舟鸿,你最爱的男人……”

    “啊啊……”

    阮静怡偏了头去看他,似乎真的是把他认出来似的。

    宋舟鸿眉头皱的越来越紧,可语气越来越温柔,甚至不甚嫌弃的把手伸进了笼子阮静怡的脸,一边掏出张金卡,在阮静怡面前摇了摇,果不其然看到那女人眼睛瞬间明亮。

    宋舟鸿强忍着恶心:“静怡,你看看这东西你不是一直想要么?我现在送给你好不好?”

    阮静怡呆呆看了看那张卡片,又看看宋舟鸿英俊妖异的脸。

    忽然笑了,宋舟鸿从没见过阮静怡这样笑过。

    虽然是蓬头垢面一身污秽,可这笑容却像是出淤泥不染的莲,不带一点的世俗媚俗。一时间宋舟鸿竟然呆住了。

    阮静怡忽然抓住宋舟鸿的手,似乎是极其爱惜的轻嗅。

    果然……这女人……

    “啊!”

    阮静怡忽的张口,恶狠狠的咬了上去。

    那力道没有任何收敛,尖利的牙齿没入肌肉,瞬间刀锋般的划开肌理,把人咬出血来。

    宋舟鸿万万没想到阮静怡忽然来这么一口,忙的抽回手,看到手腕上一个的牙印。

    “好吃……好吃……”

    阮静怡满口鲜血,一口银牙被染的浅红,加上癫狂的眼神,狰狞又。

    宋舟鸿痛的咬牙,看着阮静怡的眼神恨不得把她扒皮抽骨。

    那张金灿灿的卡片掉在地上,阮静怡伸出只黑漆漆的手,把它捡了起来。

    宋舟鸿看着她那个模样不由得觉得恶心。

    心里骂她下贱,就算是疯了,还不忘了钱。

    却看到阮静怡直接把那卡片了嘴里,这卡本来就珍贵,做工也是不俗,硬质的卡片放在嘴里,正常人怎么可能咬的动?

    宋舟鸿抱着手臂看她,没想到阮静怡真的像是没有知觉一样,卡片划破了她的嘴,牙龈也被卡的边缘刮出血来。

    阮静怡却还是费力的咬着,丝毫不管自己的嘴已经是血肉模糊,甚至有牙齿被崩裂掉下,也毫不知觉。

    哪怕是冷血如宋舟鸿也不禁打了个寒战。

    这女概是真的疯了,不然以她娇生惯养的程度,是绝对演不到这种程度。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