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妈的,这女人这么浪,宋总把她扔到这里不闻不问肯定是一点也不在乎了的,他就算是把她在这里弄死,恐怕宋总都不会皱皱眉头。

    他狂吼一声扯着阮静怡头发把人按在地上。

    “唔……”

    阮静怡痛的手脚都,却仍然仰着小脸一声声娇嗔。

    她必须要让男人沉陷入,这样她才有可能会成功。

    男人抱着阮静怡的腰,手用力她,阮静怡觉得自己生疼,刚想稍微推拒就被一把扯住手腕,男人臭气哄哄的嘴贴上脖颈,一下下舐。

    阮静怡完全只觉得恶心难受。她不出意外的看到男人闭上眼睛,头向后扬起,似乎是极端的享受。

    就是现在,阮静怡从背后掏出一把剪刀,狠狠扎进男人胸口。

    男人本正要攀上高峰,胸前突然炸裂出剧痛,瞪大眼睛就看到心脏处一把锐利的剪刀,随即不可置信的看向阮静怡。

    长久以来的囚禁折辱已经让阮静怡濒临崩溃,她阴淮淮的看着男人垂死的表情,脑中涌出来的竟不是害怕,而是痛快。

    阮静怡抽出剪刀,一下下男人胸膛,鲜血迸溅洒了阮静怡一脸,让她看起来像是只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

    阮静怡不知道自己是捅了多少下,男人已经完全断气,她还觉得不甚过瘾。

    直到男人从头到尾已经变成了一个漏子,阮静怡才终于扔下手上的利器。

    哈哈……哈哈……

    阮静怡走出别墅大门之时,竟然笑出了声,既又凄惨。

    阮静怡逃了。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宋舟鸿正在陪阮小溪给孩子换尿布,宋舟鸿眉毛挑了挑似乎是漫不经心的样子,只是握着手机的手越攥越紧。

    宋舟鸿冷声道:“找回来。”

    随即挂断了电话。

    阮小溪不知道宋舟鸿那里是出了什么事情,但他语气并不轻松。

    “出了什么事么?”

    宋舟鸿:“没事,一些小问题而已。”

    阮小溪看得出来并不是什么小事:“有事情你就快点去吧,我这里也没什么事情,你不用一直陪我的。”

    “那……我就先去看看。”

    宋舟鸿表面上云淡风轻,不紧不慢推门出去,其实心里早已经炸了开锅。

    阮静怡竟然跑了?!

    这个女人竟然还敢跑?!

    宋舟鸿开车到别墅的时候就看到负责看守的男人**着,全身是血的样子。

    铁秩在旁边说:“宋总,这……”

    宋舟鸿抬起手:“直接处理了,这里山路崎岖,他应该是不小心滚落山底了……”

    铁秩知道他的意思,弯了个腰表示自己清楚了。

    “至于阮静怡这个女人,务必找到。”

    宋舟鸿没想到阮静怡竟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看着满地鲜血,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人。竟然也敢杀人了?

    宋舟鸿闭了眼睛,深吸口气,阮静怡你可别逼我非要杀掉你。

    阮静怡衣不蔽体,她没有鞋子,脚下已经被刮得血肉模糊也没停下步子。

    她要逃,必须要逃。

    她要和姐姐说清楚一切,她要给被她伤害的人道歉。

    宋舟鸿……

    一想起这个名字阮静怡就恨得咬牙切齿,他一定会不得好死。

    阮静怡刚刚就看到有车开到了这里,她如果不快点,恐怕还会被抓回去。

    不要……不要……

    她不想一个人在那个屋子里,黑暗又恐怖,没有人声,没有光,只有肮脏的自己。

    可她一个女人,这个样子实在难看,这地方偏僻又崎岖,她要逃走实在太难。

    宋舟鸿一声令下,搜捕就是铺天盖地。

    阮静怡虽是艰难的东躲,却还是被抓了回去。

    阮静怡被麻绳绑的结结实实,扔在宋舟鸿面前。

    宋舟鸿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过这个女人了,她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美丽,眼神里也全是恶毒和恨意。

    她早就不是以前的阮静怡了。

    这个女人能为了逃走利用自己的身体,能因为憎恨杀人,不得不说他以前还真是小瞧她了。

    “阮静怡,你现在胆子可真是大了……”

    身旁围了那么多男人,宋舟鸿却像是完完全全不知道是似的,他用脚踢开阮静怡的,看她身上那副狼藉的模样。

    阮静怡恨得咬牙,她怒瞪着宋舟鸿,恨不得把他嚼碎,一口口咽进肚子。

    可惜她被绑的死紧,嘴巴还被块破布堵着,她支支吾吾想说恨他,却全都变成了呻吟。

    宋舟鸿看着阮静怡的凄惨样子,他本想干脆利落的了结了她,可刚刚铁秩却告诉了他一个更有趣的事情。

    他认识一个著名的学家,可以洗掉人的记忆,并且可以重新输入新的虚假记忆在人的脑袋里。

    宋舟鸿觉得这样很不错,他可以洗掉阮静怡的记忆,让她把自己想要给她的东西记在头脑里,这样等她出去,那无疑就是乔奕森的一张催命符。

    阮小溪听了阮静怡这些话,又怎么可能会原谅她?

    而且……

    宋舟鸿看着阮静怡满是憎恨的眼神。

    他不喜欢她这样看他。

    那种恨入骨髓,恨不得把他抽皮扒筋的眼神。

    这个女人不应该这样看他,就算是不再有以往的热烈,也不应是这种恨意。

    宋舟鸿像是没看到阮静怡的肮脏,他微笑着拥抱了这个女人。

    “我会给你新的生命,新的记忆,新的灵魂。”

    “?”

    阮静怡不知道宋舟鸿在说些什么,但这个男人一定不是在筹谋什么好的事情。

    宋舟鸿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会洗掉你的记忆,让你成为一个有着我需要的记忆的人……”

    阮静怡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瞳孔中全是宋舟鸿的笑脸。

    他疯了。

    自己也疯了。

    可能是世界疯了。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