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阮小溪那个贱女人
    乔奕森听着身边梁安好句句锦绣字字珠玑,无论记者每个问题问的多么刁钻,她都能很巧妙的回应。

    乔奕森想起阮小溪。

    和梁安好完全不同,阮小溪虽然表面上也会倔强,有时候也会和他吵架,但她总归还是柔软和温柔的。

    她会清浅的给他吻,在呻吟的时候也是带了点妩媚的柔和。

    阮小溪……

    乔奕森觉得自己不能再想起这个名字,这个女人已经是他心头的一块碰不得的软肉。

    它珍贵又娇软,只要轻轻触及都会让他痛。

    阮小溪躲在旁边看着乔奕森和那女人登对的站在一起,忽然觉得心死。

    这才多长时间?

    这个男人就能许诺另外一个女人这样大的承诺,就能把妻子的名衔放在别人身上。

    阮小溪一时间只觉得心头闷闷的疼,阮静怡的话又在耳边响起。

    原来乔奕森早就不爱她了,阮小溪看着梁安好和自己极其相似的脸孔,心中突然恐惧。

    是不是乔奕森本来就是喜欢这个女人的,这么久了他的温柔宠溺,他的轻吻体贴,全都是给她的?

    乔奕森是不是把自己当成了这个女人的影子?

    毕竟现在乔奕森脸上的温和宠溺一点也不像作假。

    阮小溪从来没觉得这么恨过,哪怕是在阮静怡给她看了那样的照片的时候,她也没这个时候这样心如死灰。

    阮小溪再也看不下去两个人金童玉女一样般配的样子,扭头就走。

    乔奕森不知道阮小溪就在附近,他想着阮小溪根本已经听不边吵吵乱乱的采访。

    当天晚上,报纸的头条就登上了“乔奕森夫妻伉俪情深,力挽狂澜。”

    这样的消息铺天盖地,传到宋舟鸿耳朵里,自然也传进阮小溪耳朵里。

    乔奕森看着报纸上放大的自己和梁安好的照片,脸上表情铁青。他不能想象,如果阮小溪不经意看到这样的消息,看到报纸上的旁人,改是怎么样的想法。

    梁安好看到头条上这样的消息,眼睛里的笑意无论如何也掩藏不住。

    但嘴上还是说:“奕森这次的事情就先这样,虽并不算是光明,但也确实在危及的时候洗白了乔氏的形象。”

    乔奕森深深看了梁安好一眼,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乔奕森躺在他曾经和阮小溪一起睡过的,已经这么久了,早已经没有了阮小溪的味道,但他还是忍不住的闻着,好像阮小溪就在身边一样。

    乔奕森闭上眼睛,脑子里全是阮小溪的音容相貌,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乔奕森觉得,现在只要阮小溪能够出现,别说再给他一巴掌,打死他都情愿。

    乔奕森觉得后悔,他不该吃在阮小溪面前失态吃醋的,他那天手上那么用力,有没有伤了她?

    她从来都那么,手腕会不会青紫?

    乔奕森越想越睡不着。

    他心口一阵阵发堵,他需要一个口,他想她想的快要爆炸。

    乔奕森走出房门坐在餐厅,这是他和阮小溪曾经共同生活在一起的地方,两个人曾经在这里吃饭,**,接吻。

    现在,怎么就剩下他一个了呢?

    乔奕森打开冰箱,里面原本被阮小溪堆得满是食材的冰箱,现在全都剩下了酒。

    梁安好刚刚就听到乔奕森房门响了,她想出去看看,又怕自己马上跑出去太过突兀明显,会让乔奕森觉得是在被监视。

    强忍了一会儿,才装作接水的样子踏出房门。

    她本以为乔奕森是没吃晚饭,这时候饿了才出找点些东西,她刚刚好也会一点厨艺,正好可以在乔奕森面前显摆。

    结果一出门就闻到刺鼻的酒味,她走进厨房就看到乔奕森正在喝酒,那一杯杯的速度简直是不要命了一样。

    乔奕森酒量不错,这个时候也只是微醺,他抬眼看到梁安好,开始恍惚觉得是阮小溪,刚想开口叫她,就看到那双复杂凌厉的眼睛。

    忽然想到阮小溪现在下落不明,这是梁安好。

    “奕森……”

    梁安好走过来,就要去扯乔奕森的酒杯:“不要喝了,你没有吃东西,空腹喝酒很伤身体的。”

    “没事……”乔奕森摇摇晃晃的起身,手里还握着那个酒瓶:“我只是有些失眠而已……”

    “奕森……”梁安好握住乔奕森的手:“你是不是心情不好?不然我陪你……”

    呵,乔奕森这样子看起来就是全是心事,估计想的又是阮小溪那个。

    好在她现在看起来和阮小溪长得十分相似,如果能把乔奕森灌醉……

    “不用了。”

    乔奕森冷冷甩开梁安好的手,他仔细看着这张和阮小溪极其相似的脸孔。

    就算是再像,那也不是她。

    “我回屋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梁安好愣在原地,看着乔奕森带着酒慢慢走出自己的视线,不由得恨得咬牙切齿。

    阮小溪……

    她凭什么可以得到乔奕森的喜欢?

    她拼了命从铁秩那么逃出来,这几年鬼知道她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她改头换面,用自己的**和心机好容易才爬上这个位置。

    她喜欢乔奕森,从第一眼看到就爱着这个男人。

    虽然他可能都不记得曾经有个叫沐沐,忘了他们之间曾经有过那么一段还算不错的日子。

    可她放不下,不甘心,凭什么她沐沐抢不到,求不得的男人,阮小溪就那么轻易地到了手?

    乔奕森的思念和失落,她都看在眼里,你既然得到了他,又为什么叫他难过?

    呵,阮小溪……

    梁安好死死握住拳头,指甲尖锐的手掌。

    忽的,她诡异的笑了,自己的脸孔。

    我现在可是有了乔奕森喜欢的样子,这次我绝不会输给你。

    梁安好想起她躺在整容医院的手术台上,医生像是看着具木偶一样的眼神,和手上反着冷光的手术刀。

    梁安好还记得整容之后没有止痛药的半年,那每个日日夜夜的疼痛早已扭曲了她原本就不美好的心。

    她抛弃了原来的身份和相貌,只希望能有一天能全新的站在乔奕森身边。

    这次,没有人能阻止她。

    没有人!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