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金额上亿
    “哎呦,我的小祖宗,这东西……”

    阮小溪抓起报纸,下意识扫了一眼,就看到上面几个大字:“乔氏危机,股市动荡,该如何应对?”

    乔氏危机?

    阮小溪心中一紧,下意识就死死捏住报纸,几乎扯破一样的用力。

    阮小溪一字一句的看完,手指都在颤抖,她竟然不知道在这段时间乔家竟然经历了这么大的风波,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安稳。

    乔奕森从来不把外事带回家,也从来不和阮小溪去说这些工作上不顺利的事情。

    他不说,阮小溪还真以为他是个屹立不倒的神。

    她都差点忘了乔奕森也会疲惫,也会感觉到痛苦,也会因为她掉泪。

    阮小溪仔细看了眼时间,乔氏动荡这时间刚好是阮静怡来找她前后。

    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乔奕森真的有时间去管阮静怡说的那些琐碎事情么?

    阮小溪抱了桌上乱爬的女儿,她还记得最后看到乔奕森那次。

    她当时被阮静怡的话已经完全相信,8她只记得去憎恨,都忽略了男人脸上深深地疲惫和眷恋,那双原本明亮的眼睛里全都血丝。

    阮小溪忽然觉得难过。

    她想和乔奕森好好谈谈,她们之间到底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阮静怡说的话都是真的么?为什么会有他们两个人的裸照呢?

    她也想念点点,点点怎么样了?会不会也在想她?

    阮小溪越想越觉得她应该和乔奕森谈谈,如果有误会就解释清楚,如果没有……那他们之间也就彻底结束了。

    这么想着阮小溪把女儿当回婴儿篮,哄着她睡了,就小心翼翼的换了衣服出门。

    太久没自己一个人出门,阮小溪呼吸了口空气,胸中持久以来的郁气竟然散了不少。

    阮小溪身上没有钱,没有交通工具她也不觉得郁闷,这个地方她知道,离得乔家不远也不近,完全可以走过去。

    阮小溪难得心情还算不错,一路边走边边轻轻哼起歌来。

    时间不算太长,阮小溪就到了乔氏门口,她本想直接去找乔奕森的,却看到乔氏门口竟然围了大群记者。

    阮小溪看了眼蚂蚁一样聚集在乔氏门口的人,她虽然知道乔氏是出了事情,但没想到竟然会这样大,各个地方的记者拥拥攘攘,简直堵住了乔氏大门。

    阮小溪看着门口那群的人,忽然害怕他们认出自己的样子,那还不把她生吞活剥了?

    阮小溪偷偷藏在一辆车后,心里盘算怎么才能不惊动记者的进去。

    阮小溪正这么想着,忽然人群爆发出一阵惊呼,随即而来就是呜呜央央的人声。

    似乎每个人嘴里都在问什么,但是每个人都喊的声音太过大了,混在一起竟然什么都听不清楚。

    阮小溪抬眼就看到乔奕森从乔氏门口走出来。

    他身旁的黑衣保镖围成一个坚固的人墙,把那些举着话筒的记者排出在外。

    这个男人还是一样的英俊,干净利落的下颚线条,漆黑如墨的眼睛,如同刀刻一样的鼻梁。

    也许是现在他现在脸上的表情过于严肃,完全没有了平时面对自己时候的亲切,他站在那里身子挺得笔直,俯视着那些拥挤成一团的记者。

    那模样像极了高高在上的王者,俯视这一群,一群垃圾。

    阮小溪看着他,整颗心也不知道被什么感觉包裹蔓延。

    “安静。”

    乔奕森只是开口说了这么两个字,他眉头微皱,似乎是不耐的样子。

    只是两个字,就冷了一场嘈杂的气氛,没有一个人敢再胡乱叫嚷。

    有的人他天生就有这样一种气场,像是不怒自威的狮子,在羊群面前是绝对的主宰。

    “有什么问题,一个个的来,乔总会挑一些有营养的话来回答。”

    乔奕森身旁的助理这时候才显露出来,忙的开口补充。

    台下的人面面相觑,一时间竟然没有人开口。

    乔奕森眉头皱的更紧,这时候突然有个人举了话筒问道:

    “乔总,听说最近乔氏危机来的突然,请问您现在是想到应对方案了么?”

    阮小溪嘴角一撇,这种问题涉及人家公司机密,你这么问,人家怎么可能回答你?

    果不其然,乔奕森落在他身上的视线满是轻蔑不屑。

    “那么乔总听说您这次合作伙伴卷款逃走,金额上亿,是真的么?”

    “乔总……”

    接下来又有几个人提出了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乔奕森皱着眉头,一个都没有回答。

    “奕森,你这样可不好。”

    就在气氛格外冷凝之时,忽然一个轻悦的女声从乔奕森背后响起。

    阮小溪顺着声音看过去,就看到一个长得和自己相似十之的女人。

    阮小溪猛的抽了口气,这世界上竟然会有这么相像的人么?

    只是这女子妆容十分精致干练,说出话来和阮小溪声音也并不十分相同,阮小溪能肯定,如果是和自己稍微熟识的人,都不会把两个人认错。

    乔奕森回头就看到梁安好那张酷似阮小溪的脸,他对着阮小溪的样子实在板不起脸来,不知不觉脸上就带了点宠溺。

    他心里对阮小溪的挂念已经超越了一切,他的念头又绝望。

    他现在真的是想要抓住一切和阮小溪相似的东西,哪怕只是张相似的脸孔,都能稍微缓解他的思念。

    阮小溪离得虽然不近,但也看出乔奕森脸上的温柔,各种狠狠一痛,仿佛不能呼吸。

    梁安好的出现给了这些八卦的记者新的话题,马上就有人发问:“乔总,请问这是您的妻子么?”

    乔奕森被这个问题问的一愣,下意识就要反驳,可旁边的梁安好却死死抓住了乔奕森的手腕。

    “是的。”

    乔奕森不可置信的看着梁安好,梁安好轻声在乔奕森耳边说:“乔氏股票动荡,我们需要以一个极为正面的形象力挽狂澜,现在就是个好机会。”

    阮小溪死死看着乔奕森。

    一秒,一分,她在等,她在等乔奕森的反驳。

    可问题一晃而过,下面又飘过无数个,乔奕森都没有说出一句话。

    阮小溪忽的觉得有什么打自己的手背,这才发现她不知不觉早已经是泪流满面。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