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就这么讨厌我么
    宋舟鸿下车走到阮小溪面前,故作关心道:“你怎么出来了?”

    “你还没回去么?”

    阮小溪也是吃惊,宋舟鸿竟然还没走?

    “我不放心你,就怕出点什么意外。”

    宋舟鸿毕竟是个男人,面对阮小溪的犹豫,先做了回应。

    阮小溪心想宋舟鸿真是料事如神,她还真出了点意外。

    “怎么,这是出了什么事情?”

    “没事。”

    “真的没事?”

    这些东西都是宋舟鸿一手操控出来的,他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阮小溪不说他也不能露出马脚,只能一次次的追问。

    “真的。”

    阮小溪低头看着女儿不想言语,她不想再麻烦宋舟鸿。

    宋舟鸿已经帮她够多,在这么下去人情债可是还不清楚了。

    阮小溪不由得想了想自己的存款,她什么都没拿的就进了产房,本来想等到回家稍微稳定再去补办证件,把钱还给宋舟鸿。

    可现在她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

    “小溪!”

    宋舟鸿心里真是气的要死,阮小溪有时候实在是懂事的过分。

    他知道阮小溪为什么不愿意麻烦自己,可她越是不想和他再过多牵连,他就非不能让她就这么如了愿。

    “是不是家里人欺负你了?”

    宋舟鸿装的义正言辞,握住阮小溪的手就往回走,一副要找人兴师问罪的样子。

    “不是……”

    阮小溪下意识就往回缩:“不是那样,你就不要管了……”

    宋舟鸿忽然满脸的悲伤,回头对阮小溪说:“你就这么讨厌我,就连帮助你也不行?”

    阮小溪没想到宋舟鸿会这么说,忙解释说:“不是,我只是不愿意再麻烦你了……”

    “对你我从来都不觉得麻烦。”

    宋舟鸿松开了阮小溪的手,自己向屋子走过去。

    “不是那样,没有人欺负我,只是刚刚回去,发现房子被卖掉了。”

    宋舟鸿心中暗喜,他就知道阮小溪肯定不会让他去真的敲门。

    “卖掉了?怎么回事?”

    宋舟鸿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问道。

    “我也不知道”

    刚刚的对话吵醒了本来熟睡的小宝宝,阮小溪吻了吻女儿的脸,心里也是一团乱麻。

    宋舟鸿沉默了一会,似乎是在想该怎么应对。

    “这样吧,我有一处住所还算不错,不算太大两室一厅,正好适合……”

    宋舟鸿的话还没说要,阮小溪就拒绝道:“不用了,我自己再想想办法吧……”

    “你还可以再想办法,可宝宝怎么办呢?”

    像是为了应和宋舟鸿的话,阮小溪怀里的孩子突然嚎啕的哭起来。

    阮小溪一只手抱着女儿,另一只手还提了少于的东西,一时间手忙脚乱。

    宋舟鸿走过去,接过阮小溪手上的东西。

    阮小溪打开尿布一看,果然是尿了。

    宋舟鸿沉默的看着阮小溪给孩子换尿布,突然出声:“你如果觉得心里不安,就当做是租下了这间屋子,等你一切稳定下来,再还我怎么样?”

    “好。”

    阮小溪最后还是说出了这个字。

    她是实在没有办法,她如果不接受宋舟鸿的帮助。

    她就只剩下一个选择,重回乔家。

    这是她如论如何也不愿意的,乔奕森这个人,她此生此世都不愿再看到他。

    宋舟鸿就知道自己最后还是会成功,极不明显的勾了勾嘴角,极其绅士的提起阮小溪手上的东西,把母女二人送回车上。

    等到宋舟鸿安置好阮小溪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中午了,宋舟鸿提出附近新开了一家日料馆,问阮小溪愿不愿意和自己一起去。

    阮小溪现在心力交瘁,婉言拒绝。

    宋舟鸿知道阮小溪是在变相拒绝自己的接近,心里恨得咬牙切齿,但表面上还是绅士般的谈笑生风。

    “既然这位美女不愿同去,那可真辜负了这大好的食料啊,进不了美女嘴里。”

    阮小溪被这话逗得轻笑:“快去吧,一会晚了没有位子。”

    阮小溪在变相让他走,宋舟鸿心中不快,但想到他现在已经如愿以偿让阮小溪住在自己家附近。

    近水楼台先得月,他还怕阮小溪跑了么?

    这么想着宋舟鸿心情忽然好了一点,也就推门离开了。

    阮小溪在屋子里呆坐了一会,就想起女儿一天还没吃东西,忙给孩子冲了奶粉吃。

    宝宝很乖,一般都不会哭闹,饿了也只是瞪了双乌溜溜的眼睛看着阮小溪。

    阮小溪拿着奶瓶喂着宝宝,女儿已经褪去开始红皱的皮肤,白嫩漂亮起来。

    阮小溪看着女儿,忽然就想起阮点点来。

    点点小的时候也是这样乖,不爱哭闹,那个小小的孩子永远都像是个开心果一样,会看出自己的喜怒哀乐,小大人一样的保护她。

    “点点……”

    阮小溪忽然鼻头就开始发酸,她已经很久没见过点点,没给他通过电话了,这孩子过得好不好?

    她那时候对乔奕森毫不留情面,乔奕森会不会对孩子出气?

    阮小溪越想越觉得难受,心口堵的不像话。

    阮小溪这段时间呆在宋舟鸿借租给她的房子里,宋舟鸿还是会经常来看她,带着大量食材和婴幼儿用品。

    阮小溪再三表示不愿意让宋舟鸿破费,宋舟鸿只是对她微微一笑,似乎是听进去了,可下次就会带更多东西过来。

    宋舟鸿怕她无聊,还经常会带点报纸书过来,阮小溪一般是没有时间看的,女儿就已经让她足够忙碌。

    这天,宝宝支支吾吾指着桌子,阮小溪知道这小家伙是忽然对这桌子感兴趣了。

    “不可以哦,那里太高了,不准去哦……”

    宝宝愣愣的听着妈妈的话,似乎是听懂了这是拒绝。

    小嘴一撇,忽然哇哇哭出声来。

    不哭则已,这一哭竟然有种哭近江河,滔滔不绝之势。

    阮小溪哄了半天也没有办法,叹了口气,心说这还真是个小祖宗。只能小心翼翼的把女儿放上桌子,心惊胆战的护在旁边,生怕她一个不小心就摔下来。

    一上桌子,宝宝立马就至了哭,开心的爬了会,就对桌子上的报纸感了兴趣,抓起来就往嘴里塞。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