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名声好像不太好
    乔奕森肯定,是自己认错人了,可是世界上竟然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真的是让人匪夷所思。

    “二位请便,我们要进去换一身衣服,然后我们一起共进晚餐。”梁氏夫妇说着走在前面。

    梁安好也跟上,只是经过乔奕森身边的时候,梁安好突然停下脚步,朝着他组了一个鬼脸,看起来十分俏皮可爱,但是却略显故意。

    他们走后,乔奕森和乔一鸣转身看着梁安好的背影,心里有同样的疑惑。

    “两位先生,这边请。”佣人过来邀请他们入席。

    乔奕森和乔一鸣坐在桌子的一侧,只是几个人的晚餐,可是桌子上慢慢地都是菜。

    或许是为了用餐方便,家里面竟然用的是旋转餐桌,这样子大家吃菜夹菜都方便。

    “大哥,一会儿不要再盯着人家看了。”乔一鸣提醒乔奕森道:“那个女孩儿不是大嫂,你不要因为思念过度来看花眼了。”

    “我知道,不会的。”乔奕森回过神来说。

    但是他还是想一会儿吃饭的时候,想进一步询问一下梁安好的身世。

    基本上可以确定梁安好不是梁氏夫妇亲生的,那她总有个来路吧。

    梁氏夫妇换好衣服下楼,穿的很是得体但是又落落大方。

    “让你们久等了。”梁先生说道。

    乔奕森和乔一鸣赶紧站起来迎接道;“哪里,是我们打扰了。”

    他们坐下后,过了一会儿,梁安好才从楼上下来。她穿着一身米色的套装,很是清新清纯可爱。

    “我来了。”梁安好还不忘记跟所有的人打一声招呼。

    “好了,人齐了,大家随意。”梁先生率先动了筷子,这样大家猜拿起筷子来。

    饭桌上,乔奕森都在有意无意地打探梁安好的身世,可是梁氏夫妇好像对这个女儿的来历讳莫如深,不愿意多谈及。

    就连梁安好自己又说道:“能做爸爸和妈妈的女儿,是上辈子的缘分。缘分是天注定的,是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

    她这样的说法,无异于是在打太极。

    人家明显不想透漏,乔一鸣也提醒大哥不要过多追问,毕竟今天来是有重要的事情的。

    可是当乔一鸣谈起工作上的事情的时候,梁夫人却说;“今天是家宴,自家人一起吃饭,不谈工作。”

    这让乔奕森和乔一鸣很是尴尬,不谈工作不谈身世,那谈什么。

    不过为了不让梁氏夫妇对他们反感,影响后期的合作,乔奕森和乔一鸣适合而止,来日方长,总能知道一些端倪的。

    临走的时候,梁氏夫妇和梁安好把他们送到门口,梁夫人还说:“有空多来家里面玩,我们家大,人太少,太冷清了。”

    “梁先生,梁夫人,梁小姐,请留步。”乔奕森和乔一鸣告别了他们一家三口,乘车离去。

    梁安好看着乔奕森的背影,饶有趣味。

    梁夫人打趣女儿道:“好了,人家都走远了,不要再看了。”

    “妈妈,瞧您说的,长那么帅,不是让人看得呀。”梁安好犯花痴似的说道。

    “你呀,女大不中留,本来还想多留你几年在身边呢。”梁夫人指着女儿的头说道。

    “我本来就是要留在你们身边的,我就是欣赏一下帅哥。”梁安好俏皮的说道。

    “你看上的男人,妈妈要好好地给你把把关。不过我可听说了,乔家的大公子,名声好像不太好,风流在外,这个我要好好地了解一下。”梁夫人一本正经地说。

    “妈妈,那都是传说,不一定是真的。”梁安好一个劲儿地给乔奕森帮腔。

    “那也不行,我的宝贝女儿,一定要嫁给一个合格的男人。他能够疼爱你,就像是我们疼爱你一样,他对你就像是你爸爸对我一样,这样我们才放心。”梁夫人坚持说。

    “爸爸,你看妈妈她。”梁安好又找梁先生撒娇。

    “你妈咪说得对,我赞成。”梁先生是一个妻奴,当然夫人说的都对,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好吧,我败了,你们胜了。”梁安好假装很心累的样子,摆摆手转身朝里面走去。

    “这个丫头,古灵精怪的,真是惹人喜欢。”梁夫人看着女儿的背影说道。

    “是呀,是挺好的,就是有点儿……”梁先生话没有说完,就被梁夫人给打断了。

    “有点儿什么?我们能有这样一个女儿,你还不知足呀?”梁夫人说道。

    “知足,知足,夫人你喜欢就好。”妻奴梁先生赶紧向老婆献媚说道。

    梁夫人这才挽着先生的胳膊,漫步在家里面的人工湖畔。

    乔奕森和乔一鸣在回去的路上,乔奕森一直在想梁安好。

    “你有没有觉得哪里奇怪?”乔奕森问道。

    “有啊,梁安好看上你了。”乔一鸣直接了当地说。

    在饭桌上,乔一鸣观察了梁安好一下,发现梁安好的眼睛时不时地看向乔奕森,那不是看上还是什么。

    “我不是说这个,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呢?”乔奕森不解地问道。

    “或许是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姐妹,如果见到小溪可以问问她,有没有同父同母的姐姐或者妹妹。”乔一鸣回答道。

    “不对,如果不是孪生姐妹,还有什么可能?”乔奕森思考着。

    “那就是整容喽,现在技术这么发达,想整成一模一样,也不奇怪。”乔一鸣说着,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一个女孩子要变美,即使整容,有很多范本,为什么要照着阮小溪的样子去整?

    而且阮小溪又不是什么名人,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吧。

    而且阮小溪跟这个女孩儿不认识的话,梁安好怎么会这么巧合就整成阮小溪的样子呢。

    说实话,阮小溪属于那种看起来舒服,不算是惊艳的美女,要是整容,应该也不会成为范本吧。

    “这个问题先放一边,我们最主要的是拿到梁氏的投资,这样乔氏才能够起死回生。”乔一鸣又提醒乔奕森,不要因为阮小溪而搞错了方向。

    “那依你看,梁氏夫妇对我们的融资要求,会答应吗?”乔奕森又问道。

    “这个不好说,今天他们夫妇两个的态度不明朗,我们还要继续努力。”乔一鸣分析道。

    “我也是这么觉得,或许他们在考察我们,又或许是在考察乔氏。就看他们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我们静观其变,也要主动出击。”乔奕森回应说。

    乔一鸣很赞同地点了点头。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