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不在
    乔奕森的工作进入了前所未有焦灼的状态,他精力有限,无法处理这众多繁琐的事务。而且他一直都没有放弃寻找阮小溪母女。

    此时此刻他非常需要一个帮手。可是乔一鸣不能够回来,只能寻求n和晨微的帮助,可是他们正在进行秘密任务,无法取得联系。

    渐渐冷静下来的乔奕森,经过深度的思考,他明白,自己现在这个状态,自顾不暇,即使找到了阮小溪母女,也不一定能够好好地保护他们,照顾他们。

    现在他们在宋舟鸿的手里,至少能够确保他们是安全的,不受外加打扰的。

    因为宋舟鸿对阮小溪的感情,同为男人的乔奕森自然也明白。

    事情有轻重缓急,权衡之下,乔奕森决定,暂且把人撤回来,寻找阮小溪母女和阮静怡的事情,等到他稳定下来再说。

    他相信,他跟阮小溪之间走过了那么多的事情,不是一个误会就能够打败他们之间的感情的。

    “小溪,等我。”乔奕森对自己说了一声,也是在告诉阮小溪。

    在国内,乔奕森已经遍寻了乔氏以前的旧交,可是没有一家愿意为现在的乔氏注资的。

    如果在以前,他们巴不得来乔氏分一杯羹,可是现在他们根本不想跟乔氏扯上关系,甚至不想接乔奕森的电话。

    人情冷暖,世事如此,乔奕森不怨别人,只能另想别的办法。

    乔奕森给乔一鸣打电话,询问父亲的病情,可是没有一点儿起色。乔奕森哀叹了医生,祸不单行,说的就是他现在这个样子吧。

    “家里面怎么样了?找到人融资了吗?”乔一鸣问道。

    为了不让弟弟担心,乔奕森故作轻松地说:“目前还没有,不过你放心,我肯定会找到的。”

    乔一鸣知道情况的严重性,思考了一下后,建议道:“如果国内不行,可以考虑到国外来。毕竟投资环境不一样,顾虑也有所不同。”

    “我会考虑你的建议的。”乔奕森说完挂断了电话。

    如果乔奕森离开了,家里面的事情就没有人打理了。现在的乔氏千头万绪,不是那么好处理的。

    如果是以前,他走一段时间,完全没有问题,甚至可以电话处理一些公事。可是现在是多事之秋,就害怕在他不在的时候,有些好事之徒出来捣乱,将这一切搞得更加乌烟瘴气。

    乔奕森又去拜访了几家投资商,还是无意所获。他已经在办公室里面坐了一天一夜了,当他撑不下去的时候,就看看桌面上阮小溪和孩子的照片。

    他们还在等着他,他一定要突破眼前的困境!每每想起他们,乔奕森就觉得又充满了力量,不管多么困难,都要坚持下去。

    乔奕森将助手悄悄地叫过来,安排了一些事情,千叮嘱万嘱咐,才决定只身去一趟国外。

    “在我不在的期间,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不在国内。如果有人找我,就说我出去办公了。记住,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不在。”乔奕森叮嘱道。

    “我明白,乔总。”助手肯定地点点头。

    “还有如果那些董事们再来,就让他们给我打电话,就说我找到了资金流,最近在处理,让他们稍安勿躁。”乔奕森有提醒道。

    “明白。”助手一一点头应答。

    “如果需要签字的文件,统统放在我的桌子上,每天定时像我汇报。”乔奕森又交代说。

    “是。”助手应道。

    感觉都交代完了,乔奕森闭上了眼睛。

    “乔总,您这次要去多久?”助手问道。

    他心里有些忐忑,如果乔奕森离开的时间久了,他害怕顶不住,反而会给乔氏和乔奕森带来麻烦。

    看出了助手的担忧,乔奕森安慰道:“不要紧张,我不在的时候,你就放开手脚大胆去做,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打电话问我。不用顾忌时差,随时都可以打电话给我。”

    “我知道了,乔总。”既然乔奕森都这么说了,助手当然要应下来了。

    于是乔奕森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趁着夜色,就连夜的出国了。

    事业虽然重要,但是父亲在生死边缘徘徊,乔奕森还是先去探望了父亲母亲。

    父亲还是那和样子,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而母亲仿佛一下子老了很多岁,头发白了很多。

    “妈,对不起,让你操心了。”乔奕森愧疚地说。

    “我们是一家人,你是我生的,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你的事业,是我和你爸爸传给你的,你的儿子也是我的孙子,理应由我来照顾。”乔母还是很坚强地安慰儿子说。

    “谢谢,妈。”乔奕森感激地握着母亲的手说。

    乔母朝着儿子点点头。

    “爸爸。”听说乔奕森来了,阮点点赶紧跑进来喊道。

    “宝贝儿!”乔奕森把儿子抱在怀里,几天不见,又长高了不少。

    “爸爸,你这次来,是带我回去的吗?”阮点点问道。

    “现在还不行,因为爷爷还没有醒过来,你还要在这里陪着爷爷奶奶。”乔奕森犹豫一下拒绝了,他听说了儿子想要回国的事情,但是现在国内一片乱麻,真的是不适合回去。

    “可是我想妈妈了,也想妹妹了。”阮点点嘟着小嘴说道。

    “妈妈说,她也很想你,但是还是让你在这里陪着爷爷奶奶。所以爸爸妈妈都希望你留在这里,等你回去的时候,就可以见到妈妈和妹妹了,到时候我带你们一起去游乐场玩,好不好?”乔奕森安抚他道。

    阮点点有些失落,不过思考了爸爸的话以后,还是点头答应了。

    乔奕森在儿子的脸上亲了一口,每每看到儿子就会想起阮小溪和女儿。

    女儿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不知道有没有举办满月宴,不知道是不是很闹腾,甚至都不知道她叫什么,阮小溪有没有给她取名字。

    还有阮小溪,分别这么久了,那个女人有没有想念自己和儿子,他可是时时刻刻都在想念着她。

    “好了,你去玩吧,爸爸跟叔叔还有事情要谈。”乔奕森放下儿子说道。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