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一定不会再爱你了
    乔奕森根本没有心力去应对这些,都有乔一鸣带他们去副总办公室交谈。

    这一次的损失,对乔氏不可估量。董事们原本都反对乔奕森这么大胆地决策,可是乔奕森立下了军令状,信誓旦旦。

    现在出了事,董事们纷纷要求撤资。乔一鸣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如果此时股东们撤资的话,乔氏立马就要关门大吉了,而且还会负债累累。

    “大家先静一静,听我说,听我说。”乔一鸣试着安抚董事们。

    “大家都是乔氏的老董事了,乔氏也为大家赚了不少钱。现在这个情况还不时十分清楚,请大家稍安勿躁,事情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糟糕。”乔一鸣轻描淡写地说道。

    “别骗我们了,以为我们不知道,这一次乔奕森注入了大量的资金在里面,还从各大银行贷了不少款。现在恐怕连利息都还不上了,现在不撤资,等着银行上门来讨债呀。”董事们不买乔一鸣的帐。

    乔一鸣也是焦头烂额的,这些董事们,都是利益当前,不念旧情。而且看他和乔奕森都年轻,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乔一鸣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董事们暂时回去,随后会给他们一个说法的。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董事们刚走,记者群就到了。挤爆了乔氏的门槛,那个场面不亚于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时间公司里面穿的沸沸扬扬,乔奕森上班时间醉酒,决策失误,自负自大,各种负面新闻传开来。

    乔一鸣回到乔奕森的办公室里,却看到他沮丧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双目无神。

    乔一鸣理解乔奕森的处境,决策失误或者是遇人不淑,现在都不是指责的时候,耽误之急就是解决危机,渡过难关。

    可是乔奕森现在这个状态,别说是解决危机了,恐怕是自我振作都很困难了。

    “你给我起来,去面对那些记者。”乔一鸣将乔奕森拽起来说道。

    乔奕森一把挥开乔一鸣的手,毫无信心地说道:“我不想管了,我累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看到自己的大哥这个样子,乔一鸣的怒火不打一处来。他们乔氏兄弟在商场上打拼不是一年两年了,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虽说这一次是前所未有的,但是不一定就没有解决的办法。

    俗话说得好,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可是看乔奕森现在这个样子,还没有打仗,就自己先倒下了。

    “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不就是钱没有了吗?钱没有我们还可以再挣,我们缺钱吗?我们不缺!如果小溪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一定也会看不起你的。”乔一鸣激励他说道。

    “小溪走了,我觉得都没有意义了。”乔奕森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如果小溪有一天回来了,也一定不会再爱你了。”乔一鸣气愤地说道。

    “呵呵。”乔奕森冷笑一声,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外面已经闹翻了天,乔一鸣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在这里跟乔奕森废话,还是先出去处理掉那帮记者。

    外面的新闻满天飞,全部都是关于乔氏和乔奕森。在乔奕森得意之时,将乔奕森描绘成一个传奇人物,无所不能,业界领袖,年轻有为。

    而此时的乔奕森,在媒体嘴里,成为了一个反面教材。

    一意孤行,妄自尊大,事后躲起来不敢面对,胆小弱懦。

    树倒猢狲散,大概就是这样子的吧。董事们散了一波又来了一波,快把乔奕森的门都砸烂了,乔奕森都不出来看一眼。

    乔奕森倒成了一个富贵闲人,任由外面的记者和董事们怎么说怎么骂,他都雷打不动,不听不闻不问。

    苦了乔一鸣了,一个人顶住董事会和记者媒体的巨大压力,身心俱疲。

    本来在外面度假的乔父乔母,一心带着孙子享受天伦之乐,本想着在阮小溪临盆的时候回来的,可是突然听到这个晴天霹雳,不得不提前回来。

    乔氏交给乔奕森和乔一鸣两兄弟之后,他们二老基本就不再过问了,而且也相信两个儿子的能力。没想到这一次竟然出现了这么大的纰漏,让董事们纷纷给他打电话抱怨。

    事情远比他们想象的更加严重,乔父乔母一回到城里,就被闻风赶来的记者们包围的水泄不通。

    一个个犀利的问题抛过来,让他们应接不暇。

    本来只是商业上的决策失误,现在又引发了他们教育的失败。乔母在应对记者的时候,还得顾着阮点点,一时间没注意,竟然跟乔父冲散了。

    乔父的心脏本来就不好,所以经常去国外疗养。现在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而且又遇到这么多的记者围追堵截,一个过激反应,就让他当场晕了过去。

    看到乔氏的创始人晕了过去,这些记者们也吓得赶紧后退,不敢上前,生怕担了责任。

    “爷爷!”还是阮点点的眼睛尖,一下子就发现了不对劲儿,这才引起了乔母的注意。

    “老乔,老乔。”乔母呼唤着,可是乔母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来人呀,来人呀,快点儿送医院。”乔母喊道。

    乔家的司机上前,还有其他记者帮忙,把乔父抬上了车,送往医院急救。

    乔氏的创始人当场晕倒,病情紧急的新闻一出,乔氏更加摇摇欲坠。乔父就像是乔氏的定海神针,虽然已经不在其位,但是其声望远远在乔奕森和乔一鸣这两个儿子之上。

    乔父被送进了抢救室,经过抢救,没有脱离危险,一直在重症监护室里面。医生建议,立马转院到国外进行治疗。

    毕竟国外的医疗条件还是比国内稍微先进一些的,而且乔父的病一直在国外进行控制治疗,那边的医生应该更加清楚一些。

    乔一鸣接到父亲病危的通知,立马拉上乔奕森,出动所有的安保为他们开路,紧赶慢赶赶到了医院,隔着窗户见到了病重的父亲,还有哭成泪人的母亲,还有多日不见的儿子阮点点。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