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款逃走了
    “睡得好吗?”宋舟鸿问道。

    这么一问,阮小溪的脸更红了,回答道:“不好意思,我昨晚不知道怎么的,就睡着了。”

    她说着也不去看宋舟鸿,赶紧跑向孩子,躲开宋舟鸿甜蜜的目光。

    孩子还没有醒,但是没有发烧,睡得很香。终于熬过去了,阮小溪彻底松了一口气。

    宋舟鸿去办了出院手续,然后又送她们母女回家。

    “留下来吃饭吧,我去准备早饭。”阮小溪说道。

    可是说话间,孩子醒了,开始哭。

    “你去看孩子吧,早饭就交给我吧。”宋舟鸿说着就钻进了厨房。

    额,阮小溪本来想做一顿早餐感谢宋舟鸿昨晚的不辞辛劳,没想到孩子就哭起来了。不过宋舟鸿做饭,阮小溪还是第一次看见。

    如果有幸偿一次,倒是也不错。

    宋舟鸿时不时地看一眼外面喂奶的阮小溪,这种岁月静好的感觉,真的是美妙极了。

    对于宋舟鸿做的早餐,阮小溪只有三个字的评价:“棒极了!”

    宋舟鸿大大地受到了鼓励,主动请缨道:“以后我愿意天天为你做早餐。”

    原本就是一顿早餐,没想到宋舟鸿无时无地都在表白心意。看阮小溪不说话,宋舟鸿又说道:“可以给你考虑的时间。”

    阮小溪点了点头,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

    吃完早饭,宋舟鸿还主动洗了碗筷,都不让阮小溪动手的。

    “你这样子,会让我越来越懒的。”阮小溪开玩笑的说。

    “我希望你越来越懒,我愿意这样伺候你。”宋舟鸿回道。

    额,怎么听都像是在**裸地表白。

    宋舟鸿要离开,临出门的时候还在不停地打哈欠,阮小溪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于是说道:“你要是没有特别要紧的事情,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昨晚肯定没睡好,今天有这么早起来送我们回来,现在开车回去,不安全。”

    “你这么担心我?”宋舟鸿停住脚步回头问道。

    阮小溪直翻白眼,这个男人,什么时候也学得这么油嘴滑舌的。

    “你要是不担心我,我就走了。”宋舟鸿说着抬脚就走。

    阮小溪急了,赶紧说道:“担心担心,你赶紧去休息吧。”

    宋舟鸿悄悄一笑,就知道阮小溪这个善良的女人,做不出来忘恩负义的事情,于是就愉快地留下来了。

    不过他没有睡在阮小溪的房间,而是睡了侧卧。阮小溪亲自为他铺的床,躺在阮小溪铺的床上,想着隔壁就是阮小溪。

    他在心里面想着,他离阮小溪,也就是这么一墙之隔了。

    乔奕森和乔一鸣还在疯了似的寻找阮小溪母女和阮静怡,可是几乎没有一丁点儿消息。

    “她们一定是被人藏了起来,否则我们撒出去这么多人,照片也都给了,不可能这么久了,还没有一点儿消息。”乔一鸣懊恼地说。

    乔奕森抱着头,一句话也不说,看起来十分沮丧。

    “宋舟鸿呢?有没有下落?”乔奕森突然抬起头问道。

    “我们的人有几次碰到了他,可是都被他给甩掉了。这个人,实在是一个强劲的对手。”乔一鸣回答道。

    在这个城市里面,有这么大的能耐的,恐怕除了宋舟鸿,也没有别的人了。

    “不行的话,我们就火拼,等抓到了宋舟鸿,不相信他还不把小溪给交出来。”乔奕森砸着桌子说道。

    “不行,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够这么做。现在形式这么紧张,而且你已经洗白这么久了,不能再趟那趟浑水。”乔一鸣立示了反对。

    乔奕森一时激动,他也知道其中的厉害。他现在不是一个人,要顾及乔家和乔氏,他还有老婆、儿子和女儿,怎么能够做那种对自己对家人不负责的事情呢?

    办公室外面有人敲门,就跟催命一样,敲得着急。

    “进来!”乔奕森不耐烦地吼了一声。

    乔奕森的助手进来,神色十分地不好,或者说糟糕,就跟死了爹娘一样。

    “怎么了?”乔一鸣问道。

    助手抬头看看乔一鸣,然后又看看乔奕森,哭丧着脸回答道:“乔总,副总,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到底怎么了?好好说!”乔奕森呵斥道。

    “邱泽楷那个王八蛋卷款逃走了。”助手说着,大有一种晕死过去的趋势。

    “什么!”乔奕森蹭的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不敢相信地吼道。

    乔一鸣也是极为震惊,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这个项目乔奕森之前给他说过,他觉得有些冒险,但是也没有表示反对,毕竟商场如战场,干大事是要承担风险的。

    而且乔奕森已经跟他保证,已经将风险降低到了最低,可是合作人卷款携逃,那就意味着血本无归呀!

    要知道乔奕森投进去的,可是乔氏的半壁江山。

    “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乔奕森走过来抓住助手摇摇欲坠的身体,提着他的衣领大声问道。

    “今天……今天你让我去找他们送补充协议,我到了地方后,大楼紧锁,没有一个人,而且之前在建的工厂,全部停工了,也……也找不到一个人影。”助手说着,感觉下一刻就要窒息而死了。

    乔奕森立马给邱泽楷打电话,可是又听助手说道:“电话我已经打过很多了,都无法接听。”

    乔奕森不相信,先试用手机拨打,手机打不通,又用座机打,可是无一个能够打通的。

    乔一鸣从震惊中回过神儿来,他比乔奕森先接受这个事实。

    乔奕森不能够接受是有原因的,因为这个项目是他一手策划的,亲自操刀的,信心满满的,他想过失败,可是从未想过合作伙伴会卷款携逃。

    乔奕森木木地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就差一口老血吐出来了。

    现在的他,对于家庭无力,对于事业,也失去了判别的能力。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怀疑自己的人生。

    很快,邱泽楷卷款携逃的消息传遍了。董事们纷纷上门来找乔奕森讨说法,每一次董事们在利益受损的时候,都会上门找碴儿。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