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放心吧,睡一觉就好了
    至于乔奕森,就坐等看着他破产吧。很快,乔氏就会宣告倒闭,而乔奕森就会背负巨债,然后逃之夭夭,哪里有时间去找阮小溪母女呢。

    并且宋舟鸿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最近阮小溪不那么对他拒之于千里之外了。

    他对她这么好,就算是万年冰山,总该融化了吧。

    宋舟鸿会在早上阮小溪刚起床,就出现在她的门口,为她送上爱心早餐。会在孩子哭闹的时候,帮她哄孩子,逗孩子笑。会在她忙得应接不暇的时候,帮她洗衣服晾尿布。

    一切一个男人或者说一个老公能够做的事情,宋舟鸿都帮阮小溪做了。

    而阮小溪也时不时地犒劳一下宋舟鸿,为他做一顿饭,或者为他泡一杯茶解解乏。

    虽然这些简单的事情,但是在宋舟鸿看来,却是无价之宝,是阮小溪渐渐地接受他的讯号。

    孩子生病是作为母亲最大的担忧,不巧的是,孩子真的生病了。而且宋舟鸿从家里离开了,阮小溪着急地不行,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别说去医院了,孩子到现在连户口都没上,名字都没有起,如果去医院,都不知道会不会被接受。更加要命的是,她现在身无分文。平时买菜的钱,都是宋舟鸿留下的。

    本来宋舟鸿给她一笔钱,可是她死活都不要,只留下一些供他们日常生活开销的。

    没办法,阮小溪只好打电话给宋舟鸿,让他回来一趟。宋舟鸿听说孩子病了,而且阮小溪急的都快哭出来,二话不说,立马调转车头回到了阮小溪的住处,带上他们母女就赶往医院了。

    果然,因为孩子还没有姓名,没有户口,医院很是犹豫。

    在这个关键时刻,宋舟鸿对阮小溪说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找医生谈。”

    不知道宋舟鸿给医生说了什么,医院就同意接收这个孩子了。

    孩子发高烧,需要输液,可是这么小的孩子,枕头扎在身上,让做母亲的阮小溪看着,是多么揪心的一件事情。

    “求求你们,能不能不输液,这样太遭罪了,她才一个多月呀。”阮小溪恳求医生道,眼泪都掉下来了。

    医生犯难地看向宋舟鸿,说道:“您是孩子的父亲,你就劝劝孩子的母亲吧。”

    额,是宋舟鸿告诉医生,孩子是他的。不过此时,阮小溪担心的是孩子的病,根本不在乎医生的误解。

    宋舟鸿将阮小溪带到一边安慰道:“孩子生病了,需要治疗。如果治疗不及时,恐怕会留下病根的。”

    阮小溪知道,这么小的孩子发烧,如果烧坏了脑袋,那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好了,你在外面等着,不要看到就是了,我在里面看着,孩子交给我,你放心。”宋舟鸿看着阮小溪犹豫,替她做决定道。

    “不,我要亲眼看着,她是我的女儿,我要看着她。”阮小溪坚定地说。

    宋舟鸿答应了,让阮小溪看这医生给孩子扎针输液。看着针头扎进孩子的身体里,孩子哭得嗓子都哑了,阮小溪的心都碎了。

    宋舟鸿走过去,紧紧地搂住阮小溪的肩膀,给她力量,然后嘱咐医生道:“你们轻一点儿,让孩子少受点儿嘴。”

    几乎整个输液过程,孩子都在哭,阮小溪也跟着一起哭。宋舟鸿在旁边安慰她,劝导她。

    孩子的烧慢慢退了,哭声也越来越小了。在针头从孩子的身体里面拔出来的那一刻,阮小溪不由得扑进了宋舟鸿的怀里。她捂着眼睛,不想看到这一幕。

    对一个孩子来讲,太残忍了。

    “好了好了,都快去了,没事。”针头拔出来,宋舟鸿对阮小溪说道。

    阮小溪转过头,跑向自己的孩子,将她抱在怀里,心疼极了。

    医生嘱咐说,虽然现在退烧了,但是还要观察一夜,以免再次发高烧。所以需要住院,需要大人陪护。

    对于阮小溪这种状况,医院建议两个大人都在旁边陪着,以免发生刚才的情况。

    宋舟鸿没有推辞,立马就同意留下来陪护。

    看着孩子安静地睡着了,阮小溪终于松了一口气,她转头便看到宋舟鸿正爱意满满的看向孩子的脸颊,这种爱,是一个长辈对一个晚辈的,更像是一个父亲对一个女儿的。

    “谢谢你。”阮小溪情不自禁地拉起宋舟鸿的手说道。

    宋舟鸿反手握住阮小溪的,这是第一次,阮小溪主动对他有了身体接触。

    “你再说这句话,我就生气了。”宋舟鸿莞尔一笑,假装生气地说道。

    阮小溪破涕为笑,说道:“折腾你这么久,你也累了,休息一会儿吧。”

    “我们一起坐在那里休息吧,一起照顾孩子。”宋舟鸿指了指旁边的休息沙发说道。

    阮小溪没有拒绝,跟宋舟鸿一起坐下来,可是她的眼睛却一直盯着孩子。直到做了母亲,才知道一个做母亲的不易和伟大。

    有儿万事足,她现在就是这种心态吧。

    “靠在我的肩膀上休息一下吧。”宋舟鸿说道。

    阮小溪看了一眼他的肩膀,很宽很厚实,靠上去一定很安心,可是她还是犹豫了。

    宋舟鸿不给她犹豫的时候,用手扳过她的头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轻轻地说道:“睡吧,睡一觉,孩子就没事了,一切都好起来了。”

    或许是阮小溪刚才真的太紧张了,现在放松下来,觉得好累,竟然真的闭上了眼睛,睡着了。她的手还在宋舟鸿的手里握着,仿佛那是通向心灵的地方。

    夜深了,很安静,灯光昏暗,旁边有阮小溪,床上有孩子。这一切很安静很美好,仿佛他们就是一家人一样。

    这样为妻子孩子操劳,也是一个男人的担当,更是一个男人的幸福。

    第一次,宋舟鸿心里有了幸福的感觉,是那种任何东西都换不来的幸福。

    不知道睡了多久,阮小溪打了一个寒战,突然醒了过来。她才发现,原来自己枕在宋舟鸿的胸前睡着了,而彼此的手还紧握着。

    宋舟鸿睡得很熟很香,她不想打扰他的美梦,所以没有抽出手。自己的身上还披着宋舟鸿的外套,阮小溪慢慢地取下来,盖在宋舟鸿的身上,虽然有点儿冷,但是更不忍心对自己好的人冻着。

    阮小溪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就看到宋舟鸿直挺挺地坐着,任由自己枕在他的腿上睡着。

    阮小溪很不好意思地赶紧站起来,一下子就羞红了脸。

    宋舟鸿却笑了,这样的阮小溪,仿佛回到了初恋时的模样儿。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