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天赐良机
    “好,不过就是会不会耽误你的时间?”阮小溪也好久没有出门了,除了去门口买菜,很是想出去走一走。

    “你们就是我最紧要的,不存在耽误不耽误。”宋舟鸿回答道。

    阮小溪不再多说什么,这个男人,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无私地帮助自己,照顾她和孩子,如果自己能回报万分之一,那也是好的。

    宋舟鸿开车带着他们母女去了婴儿游泳馆,刚出生的婴儿去学游泳,这个挺有意思的。看着女儿在水里面滑动着小胳膊小腿,可爱极了,阮小溪开心的笑了。

    “小溪,好久没有看到你这么开心了。”宋舟鸿看着她,深情款款地说道。

    “谢谢你,舟鸿。”阮小溪感激地带着笑看着他说道。

    “只要你开心,就是对我最好的谢谢。”宋舟鸿总是有意无意地对阮小溪表白心迹。

    想想自己都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还有一个男人这样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和着想,阮小溪甚至有一种被宠爱的幸福感。

    “我很开心,只是我想念点点。”阮小溪在宋舟鸿的面前也不伪装,开始袒露自己的心计。

    你现在刚出月子,一个人照顾两个孩子,肯定忙不过来。再说了,点点现在不是跟着爷爷奶奶出去玩了,以后他回来了,自然会见到的。“宋舟鸿安慰他道。

    阮小溪也是这样想的,阮点点是她跟陈姐一手带大的,总不能不认她这个母亲吧。

    ”是呀,就是不知道这两天怎么了,做梦总是梦到他,可能太想了吧。“阮小溪回答道。

    ”孩子满月了,你也出月子了,按理说,应该给孩子举行一个百日宴什么的,庆祝一下。“宋舟鸿看着小小的婴孩儿说道。

    ”免了吧,一切从简,我相信,孩子长大后会理解我的。“阮小溪感慨一声说道。

    孩子的a满月宴是需要亲人参加的,而现在孩子除了她这个亲娘,没有别的亲人在身边,这个满月宴该怎么举办呢?

    宋舟鸿不再强求,主要是为了被乔奕森给盯上,就是今天带她们出来,他都是派了很多手下在暗中清道,以防被乔奕森的人给盯住了。

    在外面没有逗留太久,宋舟鸿就把她们母女送回去了,嘴上说是为了阮小溪母女好,实际上还不时不想让乔奕森的人发现。

    他太害怕阮小溪母女重新回到乔奕森的身边去了,他不能冒这个险。

    阮少安和曾宝琴回来后,在宋舟鸿的别墅里面没有见到阮静怡,问下面的人也都说不知道。

    一直到宋舟鸿自己回来,曾宝琴才迫不及待地问道:”静怡去哪里了?“

    ”静怡出国了,参加一个封闭式的培训,所以不能够跟外人联系,就连我,都不能联系。“宋舟鸿找借口说道。

    “培训?什么培训?怎么之前没听她说过?”曾宝琴疑惑地问道。

    “这是我们临时决定的,因为我打算结婚以后,把一部分事业交给静怡来打理。你也知道,她的文化程度不高,所以我就想如果能进行专门的培训,对她的以后会有很大的帮助的。”宋舟鸿巧舌如簧,说的一套一套的。

    听到他么么要结婚,曾宝琴心花怒放,好像结婚的是她一样。

    能够钓到宋舟鸿这个金龟婿,曾宝琴在心里佩服女儿,所以也不再追问什么,自己就坐等当着丈母娘了。

    阮少安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但是也说不出来。他想再仔细地问一下宋舟鸿,可是曾宝琴一直在阻拦他,害怕问多了,惹得这个金龟婿不开心。

    于是阮少安只好作罢。

    “对了,在静怡回来之前,你们就先在这里住下吧。这也是静怡走之前交代的,在这里我也好照顾你们。”宋舟鸿说道。

    “好好地,我们就住在这里了。”曾宝琴很愉快地答应了。

    本来阮少安还想回到阮小溪的公寓里面去住呢,住在那里比较安心,住在这里,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可是这个软糯的男人,事事都要听曾宝琴的,曾宝琴一瞪眼,他连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你们刚回来,好好休息,我还有事情,就先出去了。”宋舟鸿交代完就离开了。

    宋舟鸿刚一出门,就交代手下说道:“好好地看着他们,不准他们出这里一步。还有,那这里的信号源全部切断,不准他们跟外界联系。”

    “明白,老大。”他的手下回答道。

    宋舟鸿想了想,跟他们解释那么多,浪费唇舌,直接把他们软禁在这里就好了,省得他们出去找阮小溪,坏了自己的好事。

    尤其是那个阮少安,宋舟鸿看打出来,曾宝琴还好打发一些,阮少安心里有其他的想法,而且阮少安对自己一直都不满意,从小就不满意。

    如果不是当年阮少安嫌贫爱富,强行拆散他跟阮小溪,说不定现在他们早已经结婚生子了。

    他也不用一个人流浪国外,受尽了苦楚和折磨,一直到今天都在过着刀头舔血的生活。

    如果不是看在阮少安是阮小溪亲生父亲的份儿上,宋舟鸿一定不会留阮少安活在这个世上的。

    阮少安活着,时刻提醒着自己,曾经的卑微和渺小。

    虽然现在的他早已经可以呼风唤雨了,可是他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过去,那些不堪的过去。

    这幢别墅,作为软禁阮少安和曾宝琴的场所,宋舟鸿也不适合再来了。省得每次他们都问东问西的,他都要浪费时间去应付。

    他吩咐手下,好吃好喝地伺候着他们,只要不让他们出去就行。如果问起来,就说他也出国了。

    其实宋舟鸿是加紧了追求阮小溪的步伐,现在一切障碍都不存在了,给了他充分的时间和空间跟阮小溪独处。

    乔奕森和阮点点都不在阮小溪的而身边,只剩下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也对他造不成什么威胁。

    而阮小溪此时此刻是最脆弱最需要人陪伴的时候,宋舟鸿觉得真的是天赐良机,没有哪个时间比现在更加合适了。

    这一次就连老天都在帮他,他一定可以心想事成。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