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女人不能动
    “那咱们哥几个是不是浸提还可以……”其中一个男人邪魅地说道。

    立即就有人附和了,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是他们最喜欢的。

    不过其中有一个人反对:“没有老大的吩咐,这个娘们儿不能动。万一出点儿什么意外,你们知道老大会怎么处罚你们!”

    听到这样的警告,刚才欢呼雀跃的几个人,立马沮丧起来了。是呀,比起舒服一时,事后被宋舟鸿打断一条腿或者扔到江里喂鱼,太不值得了。

    “算了算了,哥几个找个地方快活去,不用有什么后顾之忧。”几个男人觉得很扫兴,摇摇头说。

    阮静怡这样,才侥幸逃脱了再一次被蹂躏的命运。

    眼泪已经不能够代替她的懊悔和屈辱了,仇恨把她包裹。她要报复宋舟鸿,一定不能够让宋舟鸿的诡计得逞,这是她苟且偷生活下来的最后的希望。

    车子开到山上的别墅里面,夜间风大,下车的时候,阮静怡懂得一直在发抖,可是心里温度已经到了冰点,比这个要冷得多了。

    几个男人商量以后,决定把阮静怡呆的那个房间的窗户全部定死,这样子以防止她再次逃跑,也不用费那么大的精力去看守她。

    “大家还是要警觉一点儿,千万不要掉以轻心,万一她逃跑了,我们就只有去死的份儿了。”其中一个人还是很谨慎地叮嘱道。

    “放心吧,哥几个知道轻重。这样子她能够逃跑,算她长了三头六臂。”男人很有把握地说。

    “喂,你是干什么的?”看到别墅里面有人,其中一个男人问道。

    “我是在这里看守别墅的,老大让我来的。”男人回答道。

    “好了,去给我们弄点儿吃的。”那个男人吩咐道。

    “好的。”这个男人回答着,然后一瘸一拐的就去准备了。

    能够被宋舟鸿发配到这种地方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人,或者是犯了大错的,丢在这里不管不问,所以现在这些个男人对他都不算客气。

    阮静怡任由他们把自己推进房间里面,她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外面是黑夜,里面灯光很亮。她听到窗户给钉死的声音,可是却无动于衷,更准确的说,是无计可施。

    从此阮静怡就过上了暗无天日的生活,不管白天还是黑夜,房间里都开着灯,她不知道时间,不知道是哪一天。只有到了吃饭的时候,从墙上开的一扇小门里面会送进来食物。如果她过来接,她才会有东西吃,如果她不过来接,食物直接被扔在地上,有些已经发馊了。

    阮少安和曾宝琴在外面呆的久了,玩遍了吃遍了,不免有些厌倦了,就像回到城里来了。

    可是他们不认识路,这里信号不好,给任何人打电话也打不出去。

    这一天,阮少安和曾宝琴徒步走了很久,终于找到了一个信号比较好的地方。给阮静怡打电话,可是一直关机,给阮小溪打电话,打不通。

    于是曾宝琴就给宋舟鸿打去了电话,曾宝琴俨然一副丈母娘的样子,说道:“舟鸿,我们在这里呆得够久了,想回去了,十分想念你们。”

    “这么快就想回来了,玩好了?”宋舟鸿假装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问道。

    “是呀,尤其是想念静怡,不知道静怡最近好不好?”曾宝琴问道。

    “好,很好,好得很。”宋舟鸿肯定地说。

    “那你看啥时候过来接我们呢?”曾宝琴又问道。

    “好的,我安排人过去接你们,就这两天吧。”宋舟鸿答应的倒是很爽快。

    “好好好,那我们就在这里等你。”曾宝琴很开心的挂掉了电话。

    有这样的女婿真好,有钱有势,想玩的时候,,就送他们出来玩玩,想回去了,还会派人过来接。

    曾宝琴甚至还酸阮少安道:“你的这两个女人,都找了有钱的男人,可是孝敬你的,不还是静怡吗?所以呀,以后不要那么偏心,总是小溪小溪的,也多想想静怡。”

    “我当然想她们,她们都是我的女儿。”阮少安知道曾宝琴的德行,懒得跟她解释那么多。

    挂了电话,宋舟鸿想来想去,如果不去接他们回来,任由他们在那里自生自灭,万一哪一天她们自己回来了,肯定会不依不饶,生出什么事端。

    不如把他们接回来,然后在自己的控制范围之内,这样亮他们也整不出什么大风大浪来。

    于是宋舟鸿就吩咐手下,去把阮少安和曾宝琴接回来,直接带到这里来。

    宋舟鸿答应了阮小溪要帮她找回阮静怡,所以这几天一直没有过去看望阮小溪,做出一副他在努力寻找阮静怡的样子来。

    这一天,宋舟鸿终于忍不住,买了很多东西去看望阮小溪,去之前给阮小溪打了一个电话。

    阮小溪说,在家做了他的饭,等他过来一起吃。

    宋舟鸿很是开心,跟阮小溪一起吃饭,而且是她亲手做的,怎么都有一种家的味道。而且时不时地还有孩子的哭声,简直就是接地气平凡而温暖的一家人。

    “小溪,入如果一直这样过下去,我觉得会很幸福的。”在饭桌上,宋舟鸿忍不住再次表明心迹。

    “舟鸿,我明白你的心意。只是现在我已经麻烦你很多了,不想再拖累你了。”阮小溪婉拒道。“

    ”你这是拒绝吗?“宋舟鸿反问。

    ”我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根本配不上你,你可以找一个比我更好的女人,你们结婚生子,一定会过的很幸福的。而我现在这个样子,根本不值得你付出这么多。“阮小溪说的是心里话。

    通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阮小溪已经认可了宋舟鸿,认为他是一个善良无私的人。

    至于他对自己的心意,那也是一个男人正常的冲动罢了,但是他从来不逾越底线,对她很是尊重。这让阮小溪对宋舟鸿的好感度增加不少。

    “值得还是不值得,我自己心里清楚。”宋舟鸿说完岔开话题道:“今天天气不错,一会儿我带你们出去晒晒太阳吧。”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