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们最好杀了我
    阮少安总觉得心里不踏实,但是他也不知道来时的路。这里地处偏僻,交通不发达,如果宋舟鸿不来接他们,他们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去呢。

    阮静怡被关在后院里面,刚开始安静地就如死了一般。后来又开始大哭大闹,朝着要出去。可是没有一个人搭理她,也没有过来看她。

    只有到了饭点儿,才有两个人一起过来给她送饭,防止送饭的时候她逃跑,宋舟鸿也真的是用心良苦。开始的几天,她不吃不喝的,一日日的憔悴下去。

    只有看到第二天的太阳照进来,刺痛了眼睛,她才睁开眼睛看一下,日复一日,这样子的生活,就跟死了没什么两样儿。

    阮静怡决定不能坐以待毙,她一定要逃出去。宋舟鸿这样对她,她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他不是想得到自己的姐姐阮小溪吗?如果自己告诉了姐姐这一切都是宋舟鸿的阴谋,是宋舟鸿给她出的主意,让她去破坏姐姐跟姐夫之间的关系,那姐姐还会跟他在一起吗?

    原来最卑鄙的人不是乔奕森,而是宋舟鸿。许许多多的事情连起来,阮静怡开始怀疑,自己遇到的所有不幸,会不会都是宋舟鸿安排的,然后嫁祸给乔奕森?

    这样子就可以加深自己对乔奕森的恨,让自己更加站在他的那一边帮他拆散阮小溪和乔奕森。

    卑鄙无耻下流,阮静怡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字眼去形容宋舟鸿了。这个人简直就像是魔鬼一般,而自己曾经那么深爱着他,傻傻的,被他利用。

    这个房间里面,除了有一张像样的床,没有其他家具和摆设。如果想要逃出去,她必须出其不意,让宋舟鸿的手下措手不及。

    阮静怡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床腿儿给拆了下来,她准备拿这个当做武器,等到有人进来的时候,就攻击他们,趁乱逃跑。

    阮静怡观察了一天,发现晚上的时候,是逃跑的最佳时机。她可以先跑去,然后找一个地方躲起来,这样子他们不容易找到她。

    这一天到了快晚饭的时间,阮静怡手里握着一根床腿儿,悄悄地躲在门后。

    不一会儿就有人开门了,阮静怡提起精神,准备一击即中。

    门刚一打开,阮静怡就突然从门后跳出来,给了那个开门的人当头一棒,那个人当场头部鲜血直流。而另外一个人手里端着盘子和碗,还没有反应过来,阮静怡就跑了出去。

    “站住,别跑!”那个人喊着丢掉盘子和碗就追了出来。

    现在不用看管阮静怡,院子里面的守卫都松懈了很多,阮静怡直接抛到了门口。她刚触摸到铁门,警报就响了起来。

    原来她不知道的是,这个铁门是能够智能识别的,如果不是宋舟鸿和他的手下们,其他的人只要一触碰到铁门,警报就会立马响起来。

    听到警报后,宋舟鸿的手下都从屋里面冲了出来。同时,宋舟鸿开车从外面回来了。

    车灯照在阮静怡的脸上,刺得她睁不开眼睛。阮静怡伸手挡住灯光,此时宋舟鸿的手下已经到了跟前,将阮静怡给控制住了。

    阮静已好几天都没有吃好睡好了,身体虚脱无力,根本没有一点儿反抗的力量。

    宋舟鸿从车上下来,居高临下地站在阮静怡的面前,满眼厌恶的看着她。阮静怡也同样用仇恨的目光迎视着宋舟鸿,这个可怕的魔鬼。

    她知道,落在他的手里,自己估计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了。

    “她怎么跑出来了?”宋舟鸿问手下道。

    “老大,她是趁我们进去送饭,突袭了我们,所以才……”说话的人声音越来越小,因为宋舟鸿的脸色越来越不好了。

    “没用的东西,连一个女人都看不住。”宋舟鸿说着甩了说话的人一巴掌。

    “是,老大,都是我没用。”那个人连忙认错道。

    宋舟鸿又走进阮静怡两步,问答:“想跑?”

    “对,除非你弄死我,否则我一定会跑出去的。”阮静怡肯定地回答。

    “想死没有那么容易,想跑更难。”宋舟鸿说完又对手下的人说道:“把她送到山上去,如果再让她逃跑,你们就不用来见我了。”

    “是,老大。”这些男人说着将阮静怡押上车,出了别墅。

    山间路崎岖难行,而且外面漆黑一片,阮静怡不知道这是哪里。但是她一点儿都不害怕了,因为宋舟鸿不会弄死她,还得让她好好地活着,以防给自己添麻烦呢。

    “这娘们儿,也太狠了,都把刀疤的头打破了。”那个给阮静怡送饭的男人说道。

    “呦,这小娘们,这么烈,我喜欢。”两外一个男人说着摸了一把阮静怡的脸。

    阮静怡嫌弃地瞥向一边,愤愤地说:“你们别碰我,你们最好杀了我,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杀了你,我们不敢,因为老大不让。不过其他的,是不是可以……”这个男人说着就开始对阮静怡动手动脚的。

    阮静怡激烈地挣扎着,真想把这一双咸猪手给剁掉。

    “这娘们儿,怎么这么眼熟?”另外一个男人看着阮静怡,开始回想。

    听男人一说,其他人也可是细细地端详起阮静怡来。可是阮静怡根本不想去看这些恶心的男人们,真想把他们的眼珠子都给挖出来,然后丢到山底去。

    “我想起来了,这不是上一次被我们玩过的那个小娘们儿吗?”又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他率先想起来上一次的事情。

    听到这个男人的话,其他男人纷纷附和,都确定是阮静怡无疑。

    阮静怡也镇静愤恨极了,她明白了,上一次自己被糟蹋,都是宋舟鸿设计的,不是乔奕森。是宋舟鸿找人把她糟蹋了,然后嫁祸给乔奕森,再假心假意地接受自己,好让自己更加对他死心塌地。

    一个又一个无情的事实摆在眼前,原来是自己错了,自己错的太彻底了。自己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爱上宋舟鸿这个魔鬼一样的男人。

    天啊,为什么这么不公平!难道是她瞎了眼,还是老天不长眼!

    阮静怡的心就像是被人撕成了几片,痛的无法呼吸。这个人面兽心的男人,无恶不作,手段下作之极。

    她错了,她对不起自己,更加对不起阮小溪,自己的姐姐,是自己的愚蠢,还得姐姐跟姐夫分离!

    原来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自己!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