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准她离开这里半步
    “想让我像以前那样听话地留在你身边,你就必须离开我姐姐,不能继续爱她,要么,你就放我离开。”阮静怡决绝地说。

    宋舟鸿看着她在思考,这个丫头,凭什么跟他谈条件。这两个条件,他一个都不会答应。因为阮小溪是他这辈子唯一爱的想要得到的女人。如果放阮静怡离开,岂不是让她出去坏自己的好事?

    “如果我不答应呢?”宋舟鸿嘴角一扯,反问道。

    “那我就……”阮静怡说着开始寻找旁边的凶器。

    她看到桌子上的水果刀,快速跑去过拿起来,对准自己的脖子大动脉,威胁道:“我就死给你看。”

    此时的阮静怡,双眼猩红,如果说她能够自杀,宋舟鸿还真的不好说。毕竟骨子里面的倔强,跟阮小溪同宗宗族。

    “你先放下刀,我们再谈谈,或许还有其他的解决办法。”宋舟鸿开始打迂回战术。

    “还有什么办法?除非你答应我的条件。”阮静怡威胁说。

    “你让我再考虑一下,好吗?”宋舟鸿商量着说。

    阮静怡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盼望着宋舟鸿能够早日醒悟,只有自己才是真正爱他的,而自己的姐姐已经为乔奕森生了两个孩子了,已经不属于他了。

    就在她犹豫的那一刹那,宋舟鸿看准一个时机,上前将她的刀夺下,趁机控制住她。

    “你想死,没有那么容易!”宋舟鸿愤愤地说道,他最恨别人威胁他了,还是一个女人。

    女人对他而言,要多少有多少。如果不是看在阮小溪的面子上,他才不会管她是死是活呢。

    阮静怡连最后一点儿筹码也没有了,她绝望地瘫倒在地上。宋舟鸿打开房门,喊道:“来人!”

    他的手下闻声立马赶了过来:“老大,什么事?”

    “把她给我关到后院里面去,只许给她吃的,不准她离开这里半步。”宋舟鸿下命令说。

    手下看了一眼地上的阮静怡,走过去将她拖起来,往外面去。

    阮静怡不在反抗,这就是哀莫大于心死吧。她也知道,在这里,她根本逃脱不了宋舟鸿和他手下的魔掌。

    宋舟鸿的手下摇摇头,将阮静怡丢进后院那间备用的储物室里面,然后落了锁。

    宋舟鸿不是傻子,阮静怡是怎么跑出去的,又是怎么找到阮小溪现在的住处的,这些都很可疑。

    而知道他的行踪的,还有阮小溪母女的,也就这么几个人。他随便一质问,这些人就招了。

    对于疏于守卫的责任,每个人都逃不开,宋舟鸿罚他们去执行一项生死任务。如果侥幸不死,就饶了他们,如果死了,那也是罪有应得。

    这些人不管怎么求情,宋舟鸿始终不轻饶。而对于光华,宋舟鸿当然要更加严格地惩罚。

    直接让人拖出去狠狠地打了一顿,打断了腿骨,继续留在这里将功赎罪。

    光华躺在地上惨叫,让其他的人都心生寒战。

    “以后谁要是再犯相同的错误,惩罚会更加严重。”宋舟鸿撂下这么一句话,警告其他的人。

    所有的人都噤若寒蝉,不敢说话。宋舟鸿平时不处罚人,但是一旦处罚,那绝对是往死里惩罚,这一次真的是动火了。

    阮小溪打电话过来,宋舟鸿一看,就知道阮小溪是来追问阮静怡下来的。像阮小溪这么善良的女人,肯定对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也是姐妹情深的。

    “喂,小溪。”宋舟鸿回答道。

    “找到静怡没有?真的是急死我了,她的电话打不通,已经很久了。”阮小溪很着急地问道。

    “我还在外面找,可是我出去她就不见了,应该是打车走的,要不然不会这么快。”宋舟鸿回答道。

    “那怎么办呢?她到底怎么了?感觉她说话怪怪的,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情。”阮小溪苦无头绪,心急如焚。

    “你别担心,我会继续找的。你照顾好自己和孩子,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好了。:”宋舟鸿安抚阮小溪说。

    “好的,又要麻烦你了,真的是谢谢你了。”阮小溪除了感谢,不知道该对宋舟鸿说些什么,而且这个时候,除了找宋舟鸿帮忙,不知道还能去找谁。

    之前宋萱打来电话,说是单位派她去国外学习一年才能够回来的。

    当时阮小溪觉得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对宋萱来说无疑是一种进修和进步。可是她这一走,阮小溪觉得孤单多了,平时有许多心里话,都不知道该去找谁说了。

    虽然说阮小溪要在家照顾孩子,不能亲自出去找阮静怡,但是她时不时地往阮静怡的手机上打电话,以防她开机的时候接不到。

    而且跟宋舟鸿的联系也频繁了起来,主要就是问阮静怡找到没有。

    不知不觉的,阮小溪竟然对宋舟鸿的依赖感越来越强。尤其是孩子还这么小,他们孤儿寡母的,生阮点点的时候,还有陈姐在帮她,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又不能出去工作,没有经济来源,只能暂时依靠宋舟鸿的帮助。

    日子久了,跟宋舟鸿渐渐地熟悉亲切起来,感觉他就跟家人一般。

    在外游玩的阮少安很是不安,因为一直联系不上阮静怡和阮小溪。

    “要不咱们回去吧,来这里很久了,不知道那两个孩子怎么样了?”阮少安建议道。

    “你呀,瞎操心。孩子们都这么大了,有他们自己的生活了,不需要我们这两个老不死的了。静怡有那个宋舟鸿照顾,你放心吧。至于小溪,她都给乔家生了两个孩子了,乔家还能亏待她?”曾宝琴不以为意地说。

    主要是曾宝琴这个人贪图享受,这样的山美水美,好吃好喝地伺候着,她早都流连忘返了。

    宋舟鸿对他们都这么好,何况对他们的女儿阮静怡呢,那只能是更加好,没的说。

    “你呀,光想着自己享受,不为孩子们考虑考虑。”阮少安不免埋怨曾宝琴说。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跟着你吃了这么多年的苦,现在女儿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金龟婿,女婿孝顺我们的,我们还不受用,这不是不给女儿和女婿面子吗?”曾宝琴反驳道。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