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
    前门一般都有人看着,所以阮静怡从后门偷偷地溜了出去,为此她还从墙上掉了下来。

    没错,她是翻墙出去的。先脱掉高跟鞋,爬上矮墙,然后对自己使了一把狠劲儿,纵身一跃,就摔在了地上。

    她拍打一下身上的尘土,穿上鞋子,走到马路上截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就去了青林公馆。

    可是青林公馆别墅林立,阮静怡压根就不知道宋舟鸿的女人住在哪一家。

    于是她就一家挨着一家找,忽然她发现有一家阳台上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宋舟鸿。

    只看见宋舟鸿在阳台上晾衣服,还不时地回头跟屋里面的人说着话。

    阮静怡的心被刺痛了,这样一个男人,竟然给女人洗衣服晾衣服。

    她朝着别墅的门口跑去,门竟然没有锁,阮静怡直接冲了进去。

    她看到一个女人穿着居家服,怀里面抱着一个孩子,正在一边哄孩子,一边跟阳台上的宋舟鸿说话。

    这个女人是背对着阮静怡的,可是那背影和身影却有些熟悉。

    宋舟鸿回过头来,看到屋里面站着阮静怡,不禁心下一慌。

    这个女人,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不过宋舟鸿尽量保持着正常,不让阮小溪发现什么异样。

    “你们……”阮静怡先张口说话,阮小溪这才转过身来,发现原来是阮静怡,简直是又惊又喜。

    “静怡,你怎么来了?”阮小溪高兴的问道。

    阮静怡看到阮小溪的时候,也是目瞪口呆。这才明白,原来这里住的是自己的姐姐。而宋舟鸿每天早出晚归,都是来陪伴自己的姐姐。

    原来一切都是谎言,一切都是假的。宋舟鸿说现在爱的是自己,姐姐已经是过去式了。可是他现在还是抛下自己,陪伴姐姐。

    替身,自己终究只是姐姐的替身而已。

    这个事实,让阮静怡急痛攻心,说不出一句话来。

    宋舟鸿的心里也一直在打鼓,如果阮静怡说出一些什么对他不利的话来,阮小溪肯定要起疑心的。

    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那就先不要开口,静观其变。

    “骗子,骗子,你们都是骗子,大骗子!”阮静怡大吼着,转身跑了出去。

    阮小溪抱着孩子追了两步,孩子开始哭,她就没有继续追了。

    这时候宋舟鸿赶紧上前,假装什么都不知道问道:“怎么回事?”

    “那是我妹妹,你快去追她,一定把她带回来,快去呀。”阮静怡催促道。

    “好好,我这就去,你在这里,哪里都不要去,好好照顾孩子。”宋舟鸿叮嘱着,忙不迭失地就追了出去。

    阮静怡一边走一边哭泣,看到的事实总是这么残酷。一个是自己最爱的男人,一个是自己的亲姐姐。

    自己最爱的男人欺骗了自己,他口口声声的爱,只不过是幌子而已,利用自己接近自己的姐姐,才是他真正的目的吧。

    宋舟鸿开车追出来,不远就看到了阮静怡。

    车子堵在她的前面,可是阮静怡却绕过车子,无视宋舟鸿,继续往前面走。

    宋舟鸿下车拉住她,强行将她拽上车,然后锁死车门,载着她回到自己的别墅里。

    “你放开我,我要下车,我要出去,我要出去。”阮静怡不停地拍打着车门。

    可是宋舟鸿不为所动,也不搭理她,只管开着车。

    阮静怡再苦再闹,宋舟鸿都不在意,他在意的是阮小溪知道了事实的真相,那他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到了别墅里面,宋舟鸿打开车门,阮静怡倒是不下车了。因为她知道,这个地方对她而言,只是一个牢笼,是宋舟鸿囚禁她的老龙而已。

    以前总以为有宋舟鸿的地方就有爱,她就在这里傻傻地等着他回来。可是现在的一切都让她心灰意冷,尤其是这个像牢笼一样豪华的别墅。

    “下来!”宋舟鸿毫不客气地把她从车上拽了下来,然后拉着她往里面走。

    宋舟鸿的手下看着这一幕,知道老大又要发飙了。

    “光华,都是你惹的祸,看老大怎么收拾你。”其中一个男人警告光华道。

    光华也很后悔,懊恼地挠挠头,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都怪自己一时色迷心窍,才会着了阮静怡的道。

    自己还没有跟她怎么样呢,就白白地搭进去自己的一条命,真的是太不值得了。光华后悔不已,就等宋舟鸿收拾完阮静怡,过来发落他了。

    宋舟鸿将阮静怡丢在卧室里面,然后狠狠地关上门。阮静怡扑在门上,仿佛这一关上,自己就永生不见天日了一般。

    “你既然不爱我,为什么还让我呆在这里?让我走,我要离开这里,我再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阮静怡质问宋舟鸿道。

    “你说的什么傻话,只要你乖乖地,听我的话,我们还可以跟以前一样。”宋舟鸿避重就轻道。

    “跟以前一样?是吗?难道你一直不是在利用我吗?你摸着你的心告诉我,你爱过我吗?”阮静怡咄咄逼人问道。

    “爱这种东西,太奢侈了,一辈子只有一次。你可以选择乖乖地呆在我身边,你也可以说不,但是你的自由,我还是不能给你。”宋舟鸿直接向阮静怡摊牌了。

    他已经没有耐心再去哄阮静怡了,或者说,现在已经哄不下去了。

    “呵呵,你终于说了实话。你的爱只给我的姐姐,是吗?所以我,从始至终都只是替身,你一直都在欺骗我,骗我!”阮静怡歇斯底里地吼道。

    宋舟鸿不说话,因为无话可说,无可辩驳。

    过了一会儿,看阮静怡撒完泼,冷静了下来,宋舟鸿慢慢地走向她,想要安抚一下她,好让她继续乖乖地听自己的话。

    没想到却被阮静怡一把给推开了,这时候的阮静怡,身上的那股子决绝,真的有几分阮小溪的风范。

    “你不要碰我,也不要想继续再欺骗我。你给我两个选择,我也给你两个选择。”阮静怡不容拒绝地说道。

    “什么选择?”宋舟鸿问道。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