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难道我是外人吗
    开始阮静怡还在不停地反抗拒绝,慢慢就欲拒还迎,嘴里的低吟浅唱很快就代替了一枪愤怒怒。

    或许只有这种方式才能够让阮静怡快速地冷静下来,而且再次被自己牢牢地控制住。

    事后,阮静怡趴在宋舟鸿的胸口上,嘴里还喘着大气。只有在这个时候,这个男人越强烈,她才能够感觉到他是要她的,爱她的,她的心才能稍稍地得到一丝安慰。

    而此时的宋舟鸿,除了发泄和带有目的性的安抚,对怀中的这个女人,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感情。

    刚开始的新鲜感和补偿感,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阮静怡的粗浅,渐渐地消失殆尽,剩下的唯有利用而已。

    “不要离开我,好吗?”阮静怡趁机撒娇似的恳求道。

    “我们不是一直都在一起。”宋舟鸿并没有正面回答她。

    “我们还像以前那样子,你为我做早餐,我陪你吃饭,我们一起出去玩,晚上一起睡觉。如果国内不安全,我们大不了一起去国外,总不会有人找到国外去吧。”阮静怡幻想着生活回到最初的样子。

    “乖,我在这里还有事情没有做完。最近太忙了,可能忽略你了。如果你觉得在这里不开心,我可以送你出国一段时间避避风头。”宋舟鸿建议道。

    “不,我哪里都不去,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阮静怡立马就拒绝了。

    宋舟鸿觉得这个女人就像是寄生虫一样生活在自己的身边,不过要想限制自己的自由,她还不够格。

    “那你就听话一些,在这里好好的呆着,不要再像今天这样跑出去了。如果不是我看到你被人追,将他们截住了,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宋舟鸿再次回到这个话题。

    阮静怡抬起头看向宋舟鸿,她竟然一点儿都不知道原来宋舟鸿看到了她。

    原以为是出租车司机甩掉了那两个尾巴,没想到竟然是宋舟鸿暗中帮忙。

    这样一想,对宋舟鸿更加感激了,当然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好,我答应你,不再这样任性了。但是你工作再忙,可不可以陪陪我?我不会占用你很多时间的,就像是今天这样子,也好。”阮静怡恳求道。

    “我会的。”宋舟鸿摸着阮静怡的头发应答道。

    阮静怡这才罢休,更加紧紧地抱着宋舟鸿的身体,像是抱着全世界一样。

    宋舟鸿也只是暂时的安抚一下阮静怡,他在外面还要对付乔奕森,还要陪伴阮小溪母女,怎么会有很多时间跟阮静怡在一起,甚至有时候看到阮静怡,不觉得就有一丝厌恶。

    所以即使他嘴上答应了,但是接下来的日子,他仍旧以忙为借口,早出晚归,不与阮静怡同食同宿。

    阮静怡平静了一些日子,刚开始对宋舟鸿的早出晚归,一忍再忍。

    她在歉疚在忍让,希望自己的懂事能够得到宋舟鸿的理解和疼惜。可是事实并非如此,她已经有快一周没有见过宋舟鸿了。

    宋舟鸿有时候根本不会回来住,故意在躲着她似的。她的电话,宋舟鸿基本也不接,即使接了,也是从匆匆的两句话就挂掉了。

    阮静怡的失落一天比一天多,她的落寞只有对着天空发呆。她的心开始不安分起来,她想出去,飞出这个四四方方的牢笼,自由自在地生活。

    可是她又不敢轻易地跑出去,她担心宋舟鸿会因此更加生气,更甚于担心会被乔奕森抓到。

    上一次的事情,她能够觉察出宋舟鸿的愤怒。如果再来一次,她不知道宋舟鸿会不会彻底厌弃她。

    她不敢打赌,她赌不起,因为她不想失去宋舟鸿,她太爱他了,不能没有他。

    这些日子以来,没有父母的消息,也不知道姐姐阮小溪怎么样了。她彻底跟外界断了联系,与世隔绝。

    她想方设法想要引起宋舟鸿的注意,可是连宋舟鸿的面都见不上,简直就是无计可施。

    阮静怡无聊地坐在院子里面,看着头顶的天空发呆。不远处,宋舟鸿的手下聚在一起聊天,时不时地朝着这边瞄一眼。

    看他们的表情和眼神,就知道没有聊什么好听的。

    男人嘛,都一个德行。这些个男人跟她一样,天天在这幢别墅里面,除了她,连个女人的影子都没有见过,这一定是眼馋了吧。

    不过也只能干看着,他们都知道阮静怡是自己老大的女人,谁也不敢逾越半分。只是最近他们都看得出来,宋舟鸿越来越不喜欢阮静怡了,当然也看出了这个女人的寂寞。

    正因为这样子,他们才敢在宋舟鸿不在的时候,聚在一起意淫一下阮静怡。

    刚开始阮静怡还白了他们一眼,觉得他们这种行为很是恶心。

    不过过了一会儿,她就不这么想了。

    宋舟鸿不是无视她吗?宋舟鸿不是不要她吗?那她就跟宋舟鸿的手下来个暧昧,看宋舟鸿介意不介意。

    她之所以这样做,一来是为了让宋舟鸿生气吃醋,引起他的注意,二来也是为自己寂寞的生活添点色彩。

    女人嘛,总要证明自己是有魅力的,而证明的方法就是,让男人们臣服在自己的脚下。

    阮静怡朝他们几个摆了摆手,这几个男人互相看了一眼,立马就围了过来。

    阮静怡一手端着杯子,一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双腿还架在前面的桌子上。

    她穿着睡裙,里面也没有打底,有意无意地将睡裙往上拉了一些,露出自己白皙细长的双腿。

    几个男人看了一眼,不自觉得咽了一口口水。

    阮静怡不动声色地品了一口茶水,然后放下,问道:“你们几个,刚才在那边聊什么?”

    “没什么。”

    “没什么。”

    “没什么。”

    ……

    几个人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你们老大,昨晚回来了吗?”阮静怡又问道。

    “这个……”几个人有些为难,谁也不愿意说出宋舟鸿的行踪。

    “怎么?这个都不能说?难道我是外人吗?”阮静怡假装生气地板着脸。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