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死了就不会让你烦了
    司机一看外面那两个人不像是好人,立马调转车头,甩掉那两个人。

    宋舟鸿派出来的人使劲儿地拍车窗,师傅也不开门,最后载着阮静怡离去了。

    阮静怡坐在车上,还惊魂未定地拍着胸脯。如果被乔奕森的人给抓到了,那她肯定就死定了。

    “姑娘,去哪里?”司机问道。

    阮静怡报出了宋舟鸿别墅的地址,还是宋舟鸿说得对,乔奕森的人到处在找她,不能掉以轻心。

    不幸中的万幸,阮静怡一边往别墅里面走,一边抱着侥幸的心理。

    谁知道刚走进去,就看到宋舟鸿板着一张脸站在门口瞪着她。

    阮静怡心虚得垂下了头,不过她在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绝对不会说出刚才发生的事情。

    她知道,如果宋舟鸿得知她差一点儿就被乔奕森的人给逮住了,肯定没有她的好果子吃。再说了,她还在生宋舟鸿的气呢,他现在对自己越来越疏离了。

    不仅在家里陪她的时间越来越少,而且晚上都不再跟她同床而眠了。

    她已经这么主动地想要跟他在一起亲热一下了,还遭到了他的拒绝。她也是一个有脾气的人,别以为她就会这么轻易地就原谅宋舟鸿。

    “站住!”阮静怡经过宋舟鸿的时候,故意不跟他说话,本想走过去就混过去了,可是没想到宋舟鸿竟然叫住了她。

    “你在喊我吗?”阮静怡停下脚步,强装镇定的问道。

    宋舟鸿的脸色没有一点儿好转,而且看着阮静怡在自己的面前装傻充愣,更加生气了。

    “你去哪里了?”宋舟鸿低沉的嗓音问道,语气里已经可以听出来不高兴了。

    “我……我那里也没有去,只是随便走走。”阮静怡说完就避开宋舟鸿往里面走,却被宋舟鸿一把给抓住了。

    “我告诉了你多少次,不要随便出去,没有我的允许,不要离开这里,你把我的话当做耳边风吗?”

    宋舟鸿的语气提高了好几个分贝,他说话咬牙切齿,想要把阮静怡吃了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可怕。

    阮静怡看着他穷凶极恶的样子,这还是第一次,他用这种眼神看她,这种语气对她说话。曾经的温柔荡然无存,曾经的珍惜早已烟消云散,曾经的海誓山盟,仿佛就如做了一场梦。

    见阮静怡的眼睛开始变得暗淡,里面还酝酿着晶莹的泪花。宋舟鸿使劲儿推了他一把,将她推倒在地上。

    阮静怡觉得屁股蹲的生疼,但是也不及心里的万分之一。

    宋舟鸿的语气稍微有些缓和,继续说道:“我叮嘱你不止一遍两遍了,不要跑出去,外面有危险,你怎么就不听呢?”

    “可是我一个人在这里太无聊了,我想让你陪陪我,你怎么就不肯在家里多呆一会儿呢?你为什么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阮静怡愤怒地反问道。

    “你怎么这么不懂事?我很忙,哪里有时间陪你?”宋舟鸿不觉得又失去了耐心,朝她吼道。

    呵呵,阮静怡在心里面冷笑。该不会是对她失去了兴趣,所以才会以忙为借口,躲开她,不见她,也不要她。

    再怎么忙,也是需要吃饭睡觉的。而且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总该有正常的生理需要吧。可是想一想,他都有多久没有碰过自己了。

    “你没有时间陪我,我就去找别人。我才不管什么乔奕森呢,他最好抓到我,最好打死我,这样就一了白了了,我就不用像是坐牢一样呆在这里了。”阮静怡说着,从地上爬起来,真的就开始往外跑。

    “你站住!”说着眼疾手快,及时地抓住了她。

    可是阮静怡死活就是不听话,不停地挣扎,还对着宋舟鸿又打又闹的。

    “我就是要出去,就是要出去,你不要管我,我不要你管!”阮静怡的嘴里还不停地反抗着。

    宋舟鸿使劲儿将她一推,阮静怡后退几步,身子撞到了后面的墙上。她只觉得头部一阵眩晕,好像是缺氧了一般,足足过了好几秒钟才恢复了意识。

    这时候又听宋舟鸿说道:“哪里都不许去,你要是死,就死在这里好了。”

    宋舟鸿这么说,阮静怡彻底伤心欲绝。

    他不是要自己去死嘛,那她就死给他看好了。

    “我去死,我这就去死。”阮静怡被宋舟鸿的话给激住了,说着疯一般的跑上楼。

    宋舟鸿看着她发疯的样子,原以为她就是胡闹,慢悠悠地跟了上去。

    看阮静怡进了卧室,推开卧室的门一看,她正拿着剪刀在割腕。

    去,还来真的,这个死丫头!

    宋舟鸿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一把夺过她手里的剪刀,还是没来得及,剪刀已经划了下去,有了浅浅的一道伤口,沁出血来。

    “你干嘛拦着我,不是让我去死,我就死给你看,你看我敢不敢!”阮静怡吵着闹着还要去夺剪刀。

    但是身高比宋舟鸿差远了,宋舟鸿把剪刀举的高高的,她硬是够不着。

    “好了,不要再闹了!”宋舟鸿呵斥她道。

    为什么是自己在闹?阮静怡万分委屈,明明是宋舟鸿在无视自己,还在怪自己无理取闹。

    “我死了,就不会让你烦了,我也不会胡闹了!”阮静怡闭着眼睛大声地喊着。

    宋舟鸿看她情绪失控,一时半会儿缓不过来。他不想在这关头儿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更别说闹出人命了。

    毕竟这是在国内,而且她又是阮小溪的亲妹妹。

    宋舟鸿使劲儿将见到往后一扔,然后将阮静怡超前一推,就把她推倒在了宽大的床上。

    还没有等阮静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宋舟鸿高大的身躯就覆盖过来。

    这个时候阮静怡正在气头上,哪里肯跟宋舟鸿干这种亲密的事情。

    “你走开!不要碰我!”阮静怡伸出双臂使劲儿地往外推宋舟鸿。

    可是她那个小胳膊小腿的,很快就被宋舟鸿给压制住了。

    宋舟鸿也是一个精力旺盛的男人,这几天确实没有碰过女人了。阮静怡反抗的越激烈,他就越觉得有挑战性。

    三下五除二,就把阮静怡身上的衣服撕得稀巴烂。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