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心事的男人
    乔一鸣想起来,这位助手是乔奕森的心腹,应该家里面的事情多少也清楚一些。

    助手看了一眼乔奕森,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大概给乔一鸣理了一遍。乔一鸣也清楚,依照乔奕森的个性,做不出来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何况对方是阮小溪的妹妹。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乔一鸣沉思着回了一句。

    “帮我一下吧。”乔一鸣说着过去扶起乔奕森,程琳也过来帮忙。

    乔一鸣把休息室打开,把乔奕森弄进去休息。打开休息室的门才发现,里面的墙壁上全部张贴着阮小溪的照片。

    看来乔奕森对阮小溪的爱,是有多么深刻呀。比起当年对安初檬,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样看来,乔一鸣更加不相信乔奕森会做出对不起阮小溪的事情来。

    连程琳都感叹,一个男人深爱一个女人到了这种程度,也不过是如此吧。她想,如果她是阮小溪,一定会感到很幸福的。

    只是现在他们中间产生了很深的误会,需要人帮他们解开这个误会。

    出了乔氏,开着车乔一鸣一直在思考阮小溪可能会去什么地方。

    一个刚刚生完孩子的女人,不在医院里面,也不在家里面,但是毋庸置疑她需要坐月子。

    如果她可以找到住的地方还好,如果没有在家里坐月子,很可能就在产后疗养的地方。

    乔一鸣立马打电话给乔奕森的助手,让他把撒出去的人抽出一部分,去月子中心这些类似的地方去寻找。

    “不要太着急了,这么大个人还带着孩子,肯定不会凭空消失,一定会找到的。”程琳看着焦虑的乔一鸣,安慰道。

    乔一鸣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打从见到乔一鸣的时候开始,程琳就觉得他是一个有心事的男人。他不说,她也不想去问。

    直到乔一鸣邀请她去他家,还让她假装他的女朋友,她以为乔一鸣是因为家里逼婚才有压力的。

    可是在乔家,从乔一鸣看阮小溪的眼神里,她捕捉到了一种不一样的东西。那是纠结,是隐忍,是隐隐的痛。

    她开始明白,乔一鸣的心事源于自己的大嫂,但是她还是没有说出来。直到此刻,看到他为了阮小溪跟自己的大哥急红了眼,她才更加确定,这兄弟两个爱着同一个女人,而且爱的都很深。

    “你一定觉得我很卑鄙吧?”乔一鸣突然问道。

    “什么?”程琳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我喜欢她,从小就喜欢,我以为长大后,我就可以追求她,可是她却嫁给了大哥,成了我的大嫂。”乔一鸣说的很平静,可是还能感觉到他内心的无奈和痛苦。

    程琳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既然已经成为定局,说什么都于事无补。

    她的手伸向前,紧紧地握着他的肩膀,像是给他力量一般。

    这个男人,有情有义,一定会找到一个适合他的女人来爱他。而阮小溪,不属于他,也不是那个适合他的女人。

    阮小溪在月子中心顶楼住着,这里宽敞舒服,设备齐全。吃的用的,都有人给她送过来,几乎不需要她自己动手。

    唯独照顾孩子这件事情,她不想假手他人。虽然照顾孩子十分辛苦,但是她想看着孩子一点点长大,这也虽然辛苦,但是心里也是甜的。

    刚吃过早饭,宋舟鸿就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过来了。

    “你怎么又来了?你去忙你的就行,我已经给你添了很多麻烦了,不能再耽误你的工作。”阮小溪说道。

    “你这样说,就很见外。我们之间,不存在添麻烦,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宋舟鸿回答道,一点儿都没有因为阮小溪的疏远而觉得不自在。

    “你来就来了,有带这么多东西。上一次买的,都还没有吃完用完呢,每次都让你这么破费。”阮小溪很歉疚地说道。

    宋舟鸿放下手里的东西,回答道:“刚说了不见外,现在又说破费,分明还是见外。我说了,为你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你只管接着就行。”

    阮小溪叹了一声,什么也没有说。因为不管她怎么拒绝,宋舟鸿还是会这样关心她照顾她。而她也不是一个巨人,什么都能够自己扛。

    比如现在,她无家可归,身无分文。如果没有宋舟鸿,真的不知道他们母女会不会流落街头。

    对宋舟鸿除了感激,还是感激。

    宋舟鸿走过去逗弄孩子,看着孩子笑着说:“长得真漂亮,跟你一模一样,长大了一定也是一个气质美女。”

    “她还这么小,这你都能看出来。”一提到孩子,阮小溪的脸上都是笑意,仿佛什么困难都没有了。

    “那当然,有你这样的妈妈,肯定能教育出跟你一样优秀的女儿。”宋舟鸿肯定地说,大部分都是在恭维阮小溪,哄她开心。

    孩子一天天长大,其实阮小溪看的明白,女儿还是随乔奕森多一些,比如她的眼睛大大的,虽然还是一个婴孩儿,但是炯炯有神,会说话一样,还有她的小鼻梁,挺拔俊俏,简直是乔奕森的缩小版。

    这两个孩子,真的很会投胎,好看的地方都随他们的父亲了。

    他们说话间,宋舟鸿的电话响了。宋舟鸿拿出来看了一眼,立马就挂断了,是阮静怡打过来的。

    虽然他没有表现出什么慌张的神色,但是阮小溪仍旧说道:“怎么挂了?你有事情就去忙,我这里真的不需要你这么费心。我们在这里已经很好了,别耽误你太多的时间了。”

    “一个陌生电话,我就挂断了,估计是打错了。”宋舟鸿一边解释,继续逗弄孩子。

    没想到小小婴孩儿竟然对这自己笑了,而不像是阮点点,每一次看到自己就跟看到坏人一般,小心谨慎。

    “你看看,她对我笑了,对我笑了。”宋舟鸿开心地喊着阮小溪说。

    “真的吗?”阮小溪也过来看,孩子真的笑了。

    “她知道你对我们好,所以看到你就笑了。”阮小溪顺着说。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