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是一个男人把她接的
    宋舟鸿听到了手机里传来的外音,安慰阮小溪道:“他们也不知道你提前出院了,别怪他们。”

    阮小溪叹了一口气,看着自己有家不能回,只能无奈又无奈。

    “跟我走。”宋舟鸿说着拉着阮小溪下楼。

    “去哪里?”阮小溪问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宋舟鸿神秘兮兮的,替阮小溪打开后排车门。

    车子行驶到一家月子中心停了下来,阮小溪皱眉问道:“我们来这里干什么?我回家养养就好了,不需要住在这种地方,这得多少钱呀,我可付不起。”

    “不让你付费,你只要住进去就好了。你的身体,需要好好地调养一下,这里比较专业,产后恢复的也会很快的。”宋舟鸿说着又打开车门让她下车。

    “不,不能让你破费,我们还是先找一家酒店,等我爸他们回来,我就回家了。”阮小溪执意不肯下车。

    “可是你都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或许他们有急事,暂时回不来了呢?孩子还这么小,你住在酒店里面,方便吗?”宋舟鸿反问道。

    阮小溪低头看着女儿,她还没有满月,酒店里面什么都没有,怎么可能让她好好地出月子。她又抬头看看在这家月子中心,这里对她和孩子大概都是最好的了。

    还好自己的银行卡里面还有一些存款,虽然不多,但是足以支付这里的费用了,于是阮小溪决定暂时留在这里。

    “但是费用我自己出,你先帮我垫上,等我回去还给你。”阮小溪肯定地说。

    “好好好,你说怎么样就怎样。”宋舟鸿先答应她,先让她住进来再说。

    幸好在路上,宋舟鸿甩掉了乔奕森派来的两个尾巴,乔奕森暂时应该找不到这里来了。

    宋舟鸿开的月子房在顶层,是这里的高档月子房。阮小溪只是感叹这里的设备齐全,环境优雅,还以为所有的月子房都是这样子的,毕竟这里是这座城市里最好的月子房了。

    “这样会不会太奢侈了?你让我看一下收费单据。”阮小溪不安地问道,自己会不会付不起这里的费用。

    “现在不要看,以后再给你看。”宋舟鸿赶紧将单据收藏起来,省的阮小溪看到这么昂贵就不住了。

    阮小溪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宋舟鸿赶紧安慰道:“你现在最重要的是保持心情舒畅,好好调理身体,照顾孩子,其他的事情就不要操心了。你这样子下去,不仅老得快,小心孩子长大以后嫌弃你。”

    阮小溪无奈地笑了笑,这时候宋舟鸿还在想方设法地逗自己开开心,忽然发觉,那个一直陪着自己逗自己开心的男人又回来了。

    “你去忙吧,我在这里什么都好,就不要经常过来看我们了。”阮小溪说道,她还是不想欠宋舟鸿太多的人情,不想他花费太多的时间在她的身上。

    毕竟她都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不值得,以宋舟鸿现在的条件,可以找到更好的女人。

    “那好,这是给你买的补品,我会让月嫂炖给你吃的。你记得一定要好好吃饭,这样才有充足的奶水喂孩子,才能养出来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公主呦。”宋舟鸿说着俯身逗了一下孩子。

    “我会的,你放心,谢谢。”阮小溪感激地说。

    宋舟鸿并没有多留,他在故意制造一种你需要我就在,帮完你我就离开的现象和氛围。只要是女人,都抵挡不住这种暖男攻势吧,虽然说阮小溪难搞,但是也一定需要一个男人为她遮风挡雨。

    宋舟鸿出了月子中心,就给曾宝琴打去一个电话:“你们这几天在那边儿好好玩,暂时不要回来了。”

    “静怡呢?静怡什么时候过来陪我们?”曾宝琴问道。

    “静怡现在很忙,不能陪你们,你们好好玩便是。”宋舟鸿说完挂断了电话。

    原来这一切,都在宋舟鸿的掌握之中。宋舟鸿先是让曾宝琴换掉了家里的门锁,然后又把曾宝琴和阮少安送去一处偏僻的庄园度假。

    依照曾宝琴那个贪婪的个性,一定会流连忘返的。等到阮小溪从医院回家,无家可归的时候,宋舟鸿就可以趁机将她接到自己安排的地方来,方便自己就近照顾。

    俗话说得好,近水楼台先得月,就是这个道理。

    乔奕森安排在阮小溪家楼下的人,看到宋舟鸿载着阮小溪回家,立马通知了乔奕森。乔奕森正在开会,并没有接到电话。

    等到乔奕森打过来,他的人已经把宋舟鸿给跟丢了。

    一想到阮小溪在宋舟鸿的车上,乔奕森就觉得不对劲儿。他丢下手头的工作,立马赶到医院,才知道阮小溪已经办理了出院手续,此时已经不知去向。

    乔奕森一拳砸在护士的桌子上:“谁让你们准许她出院的?”

    看着暴怒的乔奕森,护士吓的直哆嗦,他双眼布满了血丝,好像是几天几夜都没有睡觉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恐怖。

    “是……是她自己要求出院的。”护士哆嗦着回答道。

    “她去哪里了?”乔奕森又吼道。

    “我也不知道,是一个男人……把她接……接走的。”护士断断续续地回答道,仿佛乔奕森立马就要将她吃了的样子。

    乔奕森确实有打人的冲动了,只是对方是一个女人,他是从来不打女人的,最终还是抑制住了自己的愤怒。

    他开车到跟丢宋舟鸿的地方,只是这个地方高楼林立,属于办公区。他想不明白,宋舟鸿带阮小溪母女来着地方干什么。

    “给我查宋舟鸿的行踪,如果谁查到什么线索,重重有赏。”乔奕森给助手打电话说道。

    额,这是下达了江湖搜寻令,还重金悬赏。他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挖地三尺,不相信找不到宋舟鸿把阮小溪母女藏在哪里了。

    而且阮小溪之前的公寓,也不能放松警惕。因为阮小溪不回乔家,只有这一个地方可能会去。

    当得知阮少安和曾宝琴出去好几天都没有回来的时候,乔奕森一个劲儿地给阮少安打电话,可是电话无法接通,好像没有信号。

    当然那个山间度假村庄,怎么可能会有信号呢?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