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附属品一样的存在
    这是宋舟鸿之前就安排在这里的人手,负责监视前来探望阮小溪的人,当然主要是掌握乔奕森的情况了。

    如果乔奕森来探望,立马就有人汇报给宋舟鸿。

    “老大,自从上一次乔奕森跟你同一天来过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手下的人汇报道。

    宋舟鸿皱眉,问道:“你确定?”

    “确定,没有看到乔奕森来过。”手下的人肯定地说,其实心里面有一丝的打鼓。

    乔奕森如果在白天或者前半夜来探望,他们一定是知道的,但是如果是后半夜,就没有那么肯定了。

    因为后半夜他们轮岗的都要休息了,哪里有精力去注意乔奕森。并且都后半夜了,也觉得不会再有人来了。

    宋舟鸿听了十分满意,看来乔奕森跟阮小溪之间的矛盾升级了,让乔奕森好几天都不来探望一眼。

    他更加自信地朝着病房走去,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不觉得连精气神都更加饱满了。

    一想到将要得到阮小溪,或者将阮小溪拥入怀中,宋舟鸿就觉得这是一件天大的成就。

    或许当初拥有阮静怡的时候,也有片刻的骄傲和欣慰,但是过了几次之后,就觉得阮静怡乏味的很,除了能够满足他的**之外,简直就像是一件附属品一样的存在。

    阮小溪不一样,她时而淡如秋菊,时而热烈似火,让人觉得浓烈的时候一阵耳红心跳,平淡的时候又患得患失。

    男人总是喜欢有挑战的女人,而阮小溪绝对是那种对男人有着魔一样吸引的女人。

    到了病房,宋舟鸿整理好心情正准备推门而入,阮小溪却先从里面拉开了门。

    只见她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提着一些生活用品,穿着整齐,看起来要出门的样子。

    “小溪,你要去哪里?”宋舟鸿问道。

    “你怎么来了?我要出院了,正准备回去。”阮小溪回答道。

    宋舟鸿看着她还有些苍白的脸色,以及怀里面那个带着小帽檐的婴孩儿,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你是剖腹产,身体还没有回复,怎么可以出院呢?看你的脸色,白的跟纸一样,一定是营养不良。”宋舟鸿严厉地批评道。

    女人生孩子就跟在鬼门关走一遭似的,何况阮小溪还是早产,那危险程度可想而知了。况且她还没有出月子,就这样子自己带着孩子回家,真的是太不知道爱惜自己了。

    “我真的没事了,总是住在这里也不行,我回家后自己调理一下身体就可以了。”阮小溪坚持说道。

    宋舟鸿不再跟她多争执,抢过她手里的包裹,丢在病房里面,然后拉着她回到病房里面,正准备跟她深谈,护士敲门进来了。

    “你好,这是你的住院清单,总共欠了三千六百四十八块钱,之前预存的费用都已经用完了,如果你执意要出院,将这些钱补上就可以了。”护士说着递过来一张条子。

    护士正要走,被宋舟鸿给叫住了:“你等一等,我有事问你。”

    护士停住脚步,看着宋舟鸿,只听他说道:“请问这位女士可以出院了吗?她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好,你们医院就让她出院?”

    宋舟鸿的语气里充满了不悦。

    阮小溪赶紧解释说:“是我自己坚持出院的。”

    “我们院方不建议,但是也要尊重病人自己得意愿,你们可以再商量一下。”护士说完转身离开了。

    护士走后,宋舟鸿瞪着阮小溪,就像是在审视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一样。

    阮小溪不敢看向宋舟鸿,低头看着怀里熟睡的孩子。

    小家伙儿睡得好好的,竟然突然哭了起来。阮小溪赶紧将她放下,看看是不是拉了尿了。

    宋舟鸿贴心的在一旁,急忙拿尿布出来,递给阮小溪。

    换了尿布以后,孩子就安生了。

    宋舟鸿拗不过阮小溪,就亲自送她回去。

    “去哪里?”宋舟鸿问道,他心里知道,阮小溪一定不会回到乔家去了,如果回去,那就不是他认识的阮小溪了。

    阮小溪果然报出了自己住的公寓地址,宋舟鸿嘴角一勾,正中下怀。

    车子刚开进小区,就看到楼下有两个不明身份的人在转悠。

    宋舟鸿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他猜想这两个人应该是乔奕森派来的,找阮静怡的。

    还好他有先见之明,将阮阮静怡藏在家里面,不让她随便外出。她要是被乔奕森的人抓到了,稍稍一审问,那不是前功尽弃了。

    “怎么不走了?”阮小溪不知车子为何突然停了下来,于是问道。

    “小溪,你看前面那两个人,你认识吗?”宋舟鸿指着前方问道。

    “不认识。”阮小溪摇摇头说。

    “这里可能不安全,你还是不要住在这里了。”宋舟鸿担忧地说。

    阮小溪不以为意:“有什么不安全的,那两个人跟我又没有关系。”

    宋舟鸿不知道该怎么说,或许他送阮小溪回来的事情,立马就会传到乔奕森那里。

    不过还好他事先有准备,护着阮小溪母女下车,然后往楼上走。

    阮小溪掏出钥匙,却怎么都打不开自家的门。她看看门牌号,确实是自己的家呀,这么这么久了,怎么能走错门儿?

    “奇怪了,怎么回事?”阮小溪疑惑地说着掏出手机,准备给父亲打电话。

    接电话的却是曾宝琴:“喂,小溪。”

    “阿姨,你们不在家吗?”阮小溪问道,多少年了,阮小溪一直不愿意喊曾宝琴一声妈妈。

    “我和你爸离开几天,你有什么事情?”曾宝琴问道。

    “家里的门怎么打不开?”阮小溪没有问他们去了哪里,此时她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管他们了。

    曾宝琴愣怔了一下,立马回答道:“家里的锁之前坏了,所以就换了一把。”

    刚回答完,曾宝琴愣怔了一下,又问道:“你不是在医院吗?回家了?”

    “我出院了,回家来住。”阮小溪说完又问道:“你们啥时候回来?我现在没有地方去。”

    “额,这个说不好,可能几天,也可能半个月……”曾宝琴还没有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阮小溪再打打过去的时候,那边已经关机了。

    阮小溪急的直想跺脚,现在乔家回不去,自己的家也回不去了。本来是给阮少安和曾宝琴借助的,现在他们换了门锁,竟然都不通知他一声。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