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把你身上的钱给我拿出来
    乔奕森回去后,怎么想怎么生气。阮小溪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以前那么善解人意,现在简直是不可理喻。

    都是被他惯得了,果然女人不能对她太好,否则就容易蹬鼻子上脸。以前他的那些个女人,他压根就不放在心上,结果他们一个个的上赶着。

    现在阮小溪可好了,他把她当做心肝宝贝儿一样地供着,爱着,宠着。恩爱的日子过了几天,就开始各种折腾了。

    堂堂乔氏掌门人,被一个女人接二连三地拒绝、漠视,甚至还动手打了他,要跟他离婚,乔奕森怎么受得了?

    接下来就跟赌气似的,乔奕森也不再去医院看望阮小溪,尽管十分思念女儿,但是只好忍着。他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可是却常常分心走神儿。

    自从阮小溪可以下床走动,孩子也出了婴儿监护室以后,曾宝琴就以阮小溪可以自理了,不想去医院里面照顾阮小溪母女了,而且还拖着阮少安不让他去。

    这一天,阮少安正要去医院看望阮小溪,就被曾宝琴给拦住了:“你去哪里?你给我站住!”

    “小溪一个人在医院里面,我不放心,我要去看看。”阮少安说着继续往外面走。

    “你给我站住,听到了没有?”曾宝琴追上去拦住阮少安,继续说道:“把你身上的钱给我拿出来。”

    “你……”阮少安看着曾宝琴,气的说不出话来。

    阮小溪和阮静怡最近都没给他们生活费,他们手里的钱已经不多了。阮少安身上的钱,还是上一次阮小溪塞给他的。

    “你什么你?我们就这么点儿钱过日子了,你又买东西给你那个倒霉女儿吃,我们吃什么。”曾宝琴说着将阮少安身上的钱全部给搜出来拿了去。

    身上一分钱都没有,阮少安怎么去看望阮小溪母女,他气恼的回头坐下,不停地叹气。

    曾宝琴一边数着手里面为数不多的几张人民币,一边嘀咕道:“静怡这个死丫头,最近也不回来看我了,我去看她,还不让我进去。”

    曾宝琴觉得上次买的衣服都穿腻了,护肤品也快用完了,需要补充一批了,于是就去找阮静怡,结果被宋舟鸿的手下拦在门外,怎么说都不让进去。

    而且还说阮静怡不在里面,让她以后不要再去找她了。

    曾宝琴打阮静怡的电话也打不通,一下子仿佛失去了联系一般。

    乔奕森那边也一样,他比曾宝琴更想找到阮静怡。因为只有阮静怡知道阮小溪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可是阮静怡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毫无讯息,跟上次安初檬离家出走如出一辙,不禁让乔奕森更加怀疑,这一切都是油有预谋的。

    难道又跟宋舟鸿有关系?可是阮静怡跟宋舟鸿之间,会有什么联系呢?

    其中疑惑,百思不得其解。

    宋舟鸿位于郊区的别墅,看守十分严密,压根就不能靠近。而且据他们探测,别墅十米以外,都有反侦察设备,所以一般人都不能够靠近。

    “乔总,别墅里面肯定有猫腻儿。”助手肯定地说道。

    “这个还用你说?”乔奕森不耐烦地回了一句,看起来很是焦躁。

    助手一时哑口无言,自己的**oss这两天越来越反常了,就差张口就骂人,抬手就打人了。

    不过他十分能够理解,因为有妻儿却不能看望,还被人陷害,又不能找出陷害他的人,想想是挺点背的。

    “找人盯着点儿,千万不能松懈,只要阮静怡在那幢别墅里,难道还能永远不出来?”乔奕森又交代道。

    “是,乔总。”助手领命就去干活儿了,真怕多呆一秒钟,就会被乔奕森骂成猪脑子。

    宋舟鸿的别墅里面,阮静怡缠着宋舟鸿道:“我的手机呢?”

    “现在是特殊时期你最好不要跟外界联系。”宋舟鸿回答道。

    “为什么?乔奕森有那么可怕吗?竟然连手机都不能用了?”阮静怡表示抗议。

    “听话,说不定我们这附近就有乔奕森派来监听的,只要你的手机一发出讯号,就会被他们发现,他就知道你在我这里了。我也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先将就一些日子。”宋舟鸿哄她道。

    “那我要出去,我天天在这里,除了吃就是睡,也不能打电话,都快憋死了。我不要呆在这里了,我要出去。乔奕森他能把我怎么样?”阮静怡开始耍小孩子脾气。

    宋舟鸿看着阮静怡,已经失去了耐心,表面上却无所谓地说了一句:“他是不能把你怎么样,顶多上一次的事情再来一回!”

    宋舟鸿此话一出,阮静怡立马闭了口。阮静怡觉得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让人窒息。

    或许是女人的敏感,一提起这件事情,她就特别在意,认为宋舟鸿也特别在意。

    呜呜呜呜……

    阮静怡竟然哭了起来,伤心极了。

    宋舟鸿看了她一眼,故意问道:“你哭什么?”

    “你说过……你说过你不在乎那件事情,可是你……你为什么总要提起来?为什么?”阮静怡反问道。

    “已经发生的事情,不提不代表没有发生过。我只是在提醒你,要听话,避免重蹈覆辙。”宋舟鸿说话的语气,完全像是公事公办,一点儿安慰的意思也没有。

    果然,阮静怡止住了哭泣,乖乖地说道:“我不出去了,我哪里都不去,我就呆这里陪你,好不好?”

    阮静怡说着走向宋舟鸿,抱着他的手臂,撒娇似的。

    “我还有事情,你在家里面好好休息。”宋舟鸿抽出自己的胳膊,说完就扬长而去。

    阮静怡的脸上还挂着泪痕,看着宋舟鸿远去的背影,真后悔自己刚才不该任性。

    在她看来,宋舟鸿能够接纳包容现在的自己,自己就应该无条件地爱她听他的话。以至于现在宋舟鸿要离开,她都不敢张口挽留,虽然心里十分不情愿他离开。

    宋舟鸿买了鲜花和水果以及一些营养品,亲自驱车去医院看望阮小溪母女。刚到门口,就有人迎了上来。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