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该抱有幻想
    既然睡不着,乔奕森就起床去医院看望孩子。

    到了病房门口,才发现里面是黑的,阮小溪和孩子都睡下了。他想离开,可是又不想没看到就走。

    既然都睡着了,正好他可以进去偷偷地看一眼。

    于是乔奕森去了护士站要了病房的钥匙,一般情况下是不会给的,不过乔奕森长了一张到处都可以刷脸的颜,所以当然弄到了病房的钥匙。

    轻轻地打门,乔奕森用手机的光照着地板,走到孩子的小床旁边。他抬头看了睡在一旁的阮小溪一眼,就连睡着了,阮小溪的手还是放在小床旁边。

    阮小溪的脸看起来有些苍白一看就是营养跟不上,很多次他看到半夜阮小溪一个人在哄孩子睡觉。有时候这个小家伙不睡觉就是闹人,阮小溪也不能好好休息。

    这个小家伙,真的是让人又爱又恨,恨的是她这么折磨她的亲娘。

    乔奕森弯腰伸手抱起孩子软软的小小的身体,放在自己的胸前。孩子身上的奶香充满他的鼻翼,十分好闻。

    睡梦中的婴儿咂了咂嘴巴,她的口水都流出来了,甚是可爱。虽然手机的光很柔很暗,但是依然可以看到孩子的嘴唇,上面覆着一层晶亮晶亮的口水,可爱极了。

    乔奕森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俯身在孩子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

    阮小溪或许是太累了,压根就没有觉察到身边的孩子被乔奕森抱在怀里逗弄。

    乔奕森没有刮,这才后半夜,已经长出了茬儿。他亲吻孩子的时候,胡茬儿扎在了孩子的稚嫩的脸上,孩子被刺痛就哭了起来。

    乔奕森一下子就慌乱了,他竟然没有意识到孩子为什么会哭,只是心疼她。

    “哦,宝贝儿不哭,宝贝不哭……”乔奕森压根忘记了自己是hi偷偷来看孩子的,女儿一哭他就轻轻地哄着她,以至于手忙脚乱地手机都掉在了地上。

    这么大的动静,这一下子阮小溪醒了过来。

    “谁?谁在这里?”阮小溪只是恍惚中看到一个人影抱着她的孩子,她惊慌失措地问着就坐起来。

    乔奕森看到阮小溪醒了,也不再躲躲闪闪了,回答道:“是我。”

    听到是乔奕森的声音,阮小溪才稍稍得松了一口气。乔奕森伸手触摸到床头的开关,将灯打开。

    孩子还在哭,阮小溪慌忙地下床,走到乔奕森身边,从他的手里钱抢过孩子,然后又像是防贼似的离他远远的。

    “我只是过来看看你们,不知道孩子怎么就哭了。”乔奕森无辜地解释道。

    将孩子抱到灯光下,阮小溪仔细地看了一下,发现孩子的脸有些红红的。

    “你对她做了什么?”阮小溪质问乔奕森道。

    乔奕森一愣,摊手无奈地说:‘我什么也没有做,看看孩子是不是尿了。“

    乔奕森说着就去一旁拿尿布,他并不知道阮小溪在说什么。

    阮小溪将孩子放在,可是尿布还是干爽的,并不是尿了,她又看了一下时间,离上一次喂过孩子还不到一个小时,肯定不是饿了。

    只是孩子的小脸颊红红的,好像是过敏一样。阮小溪看向乔奕森,这个男人毛发旺盛,她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虽然知道乔奕森并不是有意的,但是阮小溪还是忍不住呵责他道:”以后你不准接近她!“

    乔奕森拿着尿布干站着,听到阮小溪这么无理的要求,瞬间就怒了,反驳道:”我的女儿,我为什么不能靠近?“

    ”她是我的孩子,跟你没关系!“阮小溪将孩子护在怀里说道,生怕被乔奕森抢走似的。

    乔奕森气的说不出话来,这个女人越来越不讲理了。先是无缘无故地生气,后是禁止他接近他们的女儿。

    这句话还没有气完,就听见阮小溪继续说道:“我要跟你离婚!”

    乔奕森瞪大眼睛看着阮小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说什么?她说要跟自己离婚?

    呵呵,乔奕森在心底里发笑,觉得这是自己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夫妻两个好好地,怎么说离婚就离婚呢?

    尽管阮小溪一再无理取闹,乔奕森还是一忍再忍。毕竟她是自己最爱的女人,还未自己冒险生下了两个孩子。

    “小溪,你不要激动,你听我说……”乔奕森试图解释,可是还没有说完,就被阮小溪给打断了。

    “你住嘴!我不想听你说,也不想看见你,你走,你赶紧离开,你走!”阮小溪一再摇头,还紧紧地抱着一直在啼哭的女儿。

    乔奕森微张的两片嘴唇还没有合上,就被阮小溪一再无情地伤害。

    他想上前去帮忙照顾一下女儿,可是阮小溪一再警惕地与他保持距离。

    乔奕森不知道阮小溪怎么了,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安慰她。更加不忍心看到女儿一直哭一直哭,嗓子都哭哑了。

    “你照顾好女儿和你自己。”乔奕森丢下这么一句话,使劲儿地将尿布一掷,然后迈着修长的,迅速地消失在病房的门口。

    看到房门关上,阮小溪才将孩子稍稍得松了一点儿,抱着孩子在房间里面转悠。嘴上在哄着孩子,心里却怎么都静不下来。

    每次看到乔奕森,心里都跟打翻了五味瓶一样。每一次他一走,心里就空落落的。

    以前的海誓山盟还在耳畔回响,可是仿佛之间什么都变了。

    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她以为乔奕森会是一个例外。现在才知道,规律都是生活总结出来的,她不该抱有这么一丝丝的幻想。

    孩子一直哭,哭的她更加心烦意乱。即使没有乔奕森,这个孩子她也是坚持要生下来的。

    不管是自己的福缘还是孽缘,都得自己受着。

    “宝宝,你消停一下吧,不要哭了。妈妈知道你难受,妈妈跟你一样,你再哭下去,妈妈会更加难受的。”阮小溪说着说着竟然不自觉得掉下了眼泪。

    都说母子连心,这么个小小的婴儿,竟然听到阮小溪的话以后,哭声越来越小了,最后慢慢地安静了下来。

    看她熟睡过去,阮小溪才放心地将她重新放到自己的小去,自己却怎么都睡不着了。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