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老婆我自己会照顾
    “我的老婆,我自己会照顾,不牢宋先生费心了。”乔奕森说着走向阮小溪身边,好像是在证明谁跟阮小溪的关系才是最近的。

    “不管谁照顾小溪,我都希望小溪能得到最好的照顾,我相信乔总也一定这样想。”宋舟鸿说道。

    “那是当然,不过我的老婆只能我来照顾。”乔奕森笃定地不容置疑地强调说。

    阮小溪看着这两个男人在自己的病床边上打起来口水仗,如果不是碍于自己现在身体不适,恐怕大打出手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如果你照顾不好她,那么别人也可以代劳。”宋舟鸿毫不示弱地回道。

    “我看谁敢!”乔奕森说着俯身帮阮小溪盖好被子,顺便一个凌厉的眼神丢过去,像是在警告阮小溪一般。

    阮小溪很不喜欢这个眼神,就像是把她当做宠物一般,想对她好的时候就甜言蜜语,不想对她好的时候,就可以不顾及她的感受。

    “请你们出去。”阮小溪开口赶他们走。

    乔奕森一愣,宋舟鸿一愣,他们只以为阮小溪会赶走一个,可是她却把他们统统赶走。

    “小溪,你刚才不舒服,我去帮你叫医生。”宋舟鸿说着出去找医生了。

    “我出去待一会儿。”乔奕森的助手也很有眼力劲儿地自动消失了。

    房间里面只剩下阮小溪和乔奕森两个人。乔奕森直直地盯着阮小溪,可是阮小溪却一眼都不看他。

    乔奕森盯着阮小溪,他的双目被怒气笼罩,可是阮小溪一眼也不看他,即使已经感觉到周身的空气在几句凝聚成冰。

    “我要休息了,请你出去。”阮小溪说着就要装睡。

    乔奕森走过去,伸手扳过她的脸,迫使她看向自己。阮小溪却紧紧地闭着眼睛,就是不看他。

    乔奕森大怒,一想起刚才宋舟鸿跟她这么近的接触,心中的醋意就蹭蹭地往上冒。他捏住她的下巴,尽管她疼的皱眉,仍旧不肯睁开眼睛。

    乔奕森俯身,捉住她的唇。阮小溪挣扎,使劲儿地想要推开他,可是乔奕森却纹丝不动。

    阮小溪睁开眼睛,抬手就给了乔奕森一个巴掌。

    乔奕森一愣,松开她的下巴,直起身子,盯着她,感觉到脸上一阵火辣辣辣的,还真的是下了死手。

    这个虎娘们,竟然敢打他!这是第二次了,打过他的女人也就这一个,打过他两次的女人,还是这一个!

    阮小溪打了乔奕森,一点儿也没有愧疚地意思,也没有道歉,更加理直气壮地回瞪着他。

    两个人还在对峙,突然宋舟鸿带着医生推门进来了。

    阮小溪看向医生,医生看到乔奕森,连忙哈腰打招呼道:“乔总也在,您放心,我会照看好尊夫人的。”

    医生的话还没有说完,乔奕森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转身就走出去了,顺便重重地甩上了门。

    医生看着还在摇摆的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医生,赶紧看病吧。”宋舟鸿提醒道。

    “是是是。”医生转过身来,赶紧为阮小溪检查。

    虽然乔奕森走了,但是阮小溪还是乔太太,他丝毫不敢怠慢。

    阮小溪因为剧烈活动,伤口有一点点儿撕裂,不过还好处理的及时,没有造成感染。

    “小溪,以后你要注意,不要再随便走动了,好好休息,注意身体。”医生走后,宋舟鸿叮嘱道。

    “没事,我就是想去看看孩子,我都可以自己下床了。”阮小溪回答道。

    宋舟鸿看了一圈,竟然没有一个人在这里,于是说道:“我给你请一个护工,这样有什么事情也好有照顾。”

    明知道会被阮小溪拒绝,可是宋舟鸿还是说道。

    “谢谢,不过我可以的,再说了还有我的家人。”阮小溪果然拒绝了。

    虽然知道宋舟鸿是好意,但是阮小溪就是跟他有一种距离感。

    气氛有些尴尬,阮小溪坐在床上,好像并没有跟宋舟鸿聊天的**,而宋舟鸿坐在那里怔怔地看着阮小溪,却不懂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你好好休息,我有事情先走了,回头再来看你。”宋舟鸿站起来说道。

    “你去忙。”阮小溪并没有挽留。

    宋舟鸿现在并不像那么粘着阮小溪,因为太刻意,会让阮小溪和乔奕森起疑的。此刻他最需要做的就是按兵不动,让乔奕森自乱阵脚,然后自己慢慢地渗入到阮小溪的生活中去。

    宋舟鸿出了医院,拨通了一个电话,只听他说道:“你那边盯紧一点,让他越忙越乱越好。”

    “我办事,你放心。”对方阴阳怪气地回答道。

    宋舟鸿抬头看看深秋的太阳,仿佛阳光格外明媚,空气分外清新,他嗅到了幸福在靠近。

    随后的几天里,乔奕森再次陷入了忙得不可开交的地步,唯恐合作之初出现纰漏,他甚至亲自上阵写文案写计划,不知不觉工作到午夜,一直疲惫到睁不开眼睛,才停下来。

    或许忙碌让他忘记烦心的事情,只要一想起阮小溪的态度,他就焦躁到不行,只有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之中去,时间仿佛才好过一些。

    他去医院探望过阮小溪母女,孩子已经出了婴儿监护室,跟阮小溪住在一起。

    他隔着窗户看到阮小溪抱着还在正在喂奶,听到孩子的哭声。他很心疼,心疼女儿为何哭泣,心疼阮小溪刚生产完就母乳喂孩子,身体会吃不消。

    可是当他无意中对上阮小溪的眼神,那种疏离和冷漠,禁止他靠近,一目了然。

    乔奕森很想走进去,抱一抱孩子,亲一亲孩子,哄一哄孩子,对阮小溪说一声:“老婆,辛苦了。”

    可是他没有勇气,连日来心力交瘁,他没有力气再去跟阮小溪对峙争吵。这样远远的看着她们母女,或许还能享受片刻的宁静和温暖。

    一天晚上,乔奕森忙完已经很晚了,原本已经躺下,可是翻来覆去都睡不着,眼前全都是女儿可爱的小模样儿。虽然只能远远地看着,但是他却看得清清楚楚,孩子一天一个样儿,真是恨不得每天给她拍一张照片,纪念她成长的每一天。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