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插足
    接下来的几天,邱泽楷一直拉着乔奕森到处看项目谈投资细节。乔奕森好几次婉拒,可是邱泽楷亲自到公司堵乔奕森,乔奕森不得不就范。

    好几次应酬到半夜,乔奕森才脱身去医院悄悄地看看阮小溪和女儿。带着一身的酒气,只是静静地在窗外陪伴她们一会儿,自己再悄悄地离开。

    阮小溪的身体一日日的恢复,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抱抱女儿。前些天她行动不便,都是阮少安推她过去看孩子的。今天她能够自己下地了,便自己去看孩子。

    隔着窗户看着孩子挥舞着小手小脚,不再像前几天那样虚弱了,阮小溪很是欣慰。

    “护士小姐,我能进去看看孩子吗?”阮小溪抓住前来例行检查的护士问道。

    “可以的,刚才医生说,过了今天,孩子就可以不用住在这里了,你就可以时时刻刻见到她了。”护士说道。

    “真的吗?太好了!”阮小溪觉得这是最近听到过的最好的消息了,孩子终于平安了,她悬着的心也总算是放下了。

    这些日子以来,由于自己的身体都很虚弱,所以阮小溪都没有机会亲自抱抱女儿。此时抱在怀里,自己的小心肝宝贝儿,阮小溪激动地差点儿掉下眼泪来。

    一想到自己很快就可以和女儿在一起了,用自己的乳汁喂养她,阮小溪开心极了。生养孩子虽然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但是看着孩子在自己的怀里一天天地长大,也是说不出的愉快。

    这种愉快,还是一种成就感,只有当了母亲才能体会出来的感觉。

    轻轻地放下女儿,阮小溪转身往病房走,却看到宋舟鸿提着东西站在她的病房门口。

    “你怎么来了?”阮小溪很是惊讶,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宋舟鸿了,此时就像是从天而降一般。

    “我跟你联系过,联系不上,后来去乔家打听,才知道你住院了。”宋舟鸿解释道。

    “哦,进来吧。”阮小溪淡淡地回应道,自己先推门进了病房。

    因为之前乔奕森派了乔家的人过来照顾她,可是都被阮小溪给赶走了。

    提到乔家,阮小溪明显不要高兴了,宋舟鸿看在眼里,心里却是高兴的,说明他的离间计真的奏效了。

    正好阮少安和曾宝琴也不在,因为在医院里面照顾了阮小溪好几天,曾宝琴一直嘟囔着想回去换件衣服。

    今天阮小溪自己可以下床了,就让阮少安陪曾宝琴回家了。

    阮小溪心里知道,曾宝琴毕竟是继母,能看在阮少安的面子上,勉强在这里照顾她几天,已经算是不错了。

    至少在她被老公背叛的日子里面,有他们两人在身边,感觉到少许家人的温暖。

    看着阮小溪瘦削的身体装在宽大的病号服里面,宋舟鸿忍不住说道:“小溪,你瘦了很多,一定吃了很多苦吧?”

    “还好,毕竟生孩子是一件痛并快乐的事情。”阮小溪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这是我给你买的一点儿补品,你好好补补身子,这样才能赶快好起来,有力气照顾自己和孩子。”宋舟鸿说着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谢谢,让你破费了。”阮小溪客气又疏远地说道。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感觉,越来越看不透宋舟鸿这个人了。

    最熟悉的陌生人,莫过于此吧。

    “我们之间,永远不需要说这两个字。”宋舟鸿说道。

    阮小溪笑笑,没有答话。

    宋舟鸿四处望了一下,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乔奕森没有在这里陪你?”

    宋舟鸿表现的很是诧异,毕竟曾经乔奕森当初是信誓旦旦要争抢阮小溪的男人。此时老婆为他生了孩子,他却不在这里陪伴。

    宋舟鸿无疑是有意无意地在提醒阮小溪,她选错了男人。

    “他有事,不在这里。”阮小溪仍然是淡淡的回答道,并不想把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随便给别人吐苦水。

    宋舟鸿看着阮小溪有点儿失落的神情,他在心里冷笑一声,到现在阮小溪都在维护宋舟鸿。

    “你别站着了,身体还没有好,赶紧坐下休息一会儿。”宋舟鸿说着上前,扶阮小溪坐下。

    阮小溪看似无意地伸胳膊拦了一下宋舟鸿伸过来的手,然后自己坐下,还说道:“你也坐吧。”

    宋舟鸿不是没有感觉到阮小溪的见外和疏远,一时间竟然找不到合适的话题。空气有些尴尬,谁也没有说话。

    突然阮小溪觉得肚子一阵痛,她吃痛地咬紧牙齿,额头上有细细的汗珠沁出来。

    “小溪,你怎么了?”宋舟鸿赶紧上前扶着她的肩膀问道。

    “我肚子有点儿疼,可能是刚才太用力了,扯动了伤口。”阮小溪咬着牙回答道。

    “你先躺一下,我去帮你叫医生。”宋舟鸿说着俯身拖着阮小溪的后背,让她慢慢地轻轻地躺在床上。

    两个人距离非常近,宋舟鸿高大的身躯将阮小溪覆盖住,而阮小溪一手扶着肚子勾着头,像是在迎合宋舟鸿一样。

    “咳咳咳……”突然身后传来一阵轻咳。

    宋舟鸿将阮小溪安置好后才转身看,阮小溪也侧着脑袋看起,原来是乔奕森和他的助手过来看望阮小溪了。

    看到刚才的情景,乔奕森的脸一下子就黑了,所以助手才故意咳嗽两声,提醒阮小溪。

    或许乔奕森并不是误会阮小溪会做出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来,但是只因为那个人是宋舟鸿,乔奕森的怒气就蹭蹭地往上冒。

    宋舟鸿看到乔奕森,倒是面不改色,反而带着挑衅和炫耀。

    阮小溪看到乔奕森,面色稍微有些慌乱,只有三秒钟,就恢复了冷漠的状态。

    她的第一反应是,乔奕森一定是误会了。可是一想,即使他误会了又能怎么样?他既然做得出来那样的事情,她又何必解释那么多。

    “乔总,你来了,小溪的身体很虚弱,需要人照顾。”宋舟鸿故意说道,言外之意不就是刚才我在照顾你的老婆嘛。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www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