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生需要疼爱和呵护
    “果然是尿了,小孩子就是这样子,饿了拉了,不会说话,就会用哭来告诉大人。”护士一边换尿布一边说道。

    可是换完之后,孩子还是一直在哭,乔奕森问道:“是不是饿了?”

    “不会,因为我十分钟之前才来喂过。”护士肯定地说。

    在护士看来,孩子哭闹再正常不过了,可是乔奕森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这可是他的小公主呀,怎么忍心听她多哭一声,把他的心都给哭碎了。

    咳咳咳,目测一下,乔奕森以后一定是一个十足的女儿奴吧。

    “我可以抱抱她吗?”乔奕森还是忍不住问道。

    “可以,不过你要小心一点儿,这样抱,托住孩子的头和屁股。”护士一边示范着说。

    乔奕森认真地看着护士示范,然后谨记在心里,这才小心翼翼地接过女儿小小的身体。

    这么小的孩子,还不到五斤重,可是乔奕森抱在怀里重若千斤。第一次抱着一个婴儿,这种感觉,难以言喻,是一种兴奋,一种激动,一种为父的责任和担当。

    虽然说知道阮点点是自己的儿子的时候,乔奕森是第一次当父亲,那时候也激动非常。可是这一次,感觉跟那一次又不一样了。阮点点已经四岁了,他没有参与他成长的点点滴滴,甚至只能从照片里面看到他小时候的模样儿。

    可是怀里的这个小小人儿,是在她小时候就可以抱在怀里疼在心里的,而且她这么小这么弱,让他不禁更加疼爱几分。

    阮点点是男孩儿,既要疼爱又要严厉教育,这样他长大以后才不会像是温室里面的花朵一样,才能顶天立地。可是怀里的这个,是个女孩儿,天生就是需要人疼爱和呵护的。

    乔奕森想,自己一定会把最好的一切都给她,让她真的如公主一般长大。

    乔奕森注视着怀里的婴儿,原本闭着眼睛大哭的孩子,突然睁开了眼睛,与他四目对视。

    当小小婴孩儿看到乔奕森后,眼珠子还咕噜地转了一圈,然后张大的嘴巴慢慢地变小变小,最后止住了哭泣。

    乔奕森激动异常地说:“她不哭了,她不哭了,她不哭了……”

    “是呀,可能孩子知道你是她的爸爸,就不哭了。”护士在一旁附和道,然后对着孩子说道:“你是不是想爸爸了,所以看到爸爸,就不哭了?”

    乔奕森竟然悄悄地留下了眼泪,为这神奇的父女情缘。他相信护士的话,女儿一定是感觉到了爸爸就在身边。

    “先生,我们先出去吧,虽然说孩子的情况目前算是稳定,但是不宜与孩子呆的太久。”护士建议道。

    乔奕森虽然心中不舍,但是也不能不听从护士的,只要是为了他的女儿,做什么都行。

    他轻轻地将孩子放下,最后忍不住,小心翼翼地亲了一下孩子的额头。一抬头才发现,孩子正对着他笑。

    “她在笑,她在看着我笑,你看,她在笑。”乔奕森兴奋地对护士说道,急于找人分享他的喜悦。

    “是,孩子真的笑了,她真的认出你了。”护士附和道。

    乔奕森的心就像是挂着七八个吊篮似的,七上八下的。短短的一会儿,就好像是经历了所有的酸甜苦辣。

    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婴儿房,乔奕森迫不及待地想与阮小溪分享一下关于孩子的喜悦,可是他犹豫地站在病房的窗外,没有勇气进去。

    因为他不想看到阮小溪那冰冷的没有温度的脸颊,让他心痛不已。

    如果阮点点是一个意外,那么这个小公主,是他们真真正正爱情的结晶。可是他们却没有在一起分享彼此的兴奋和激动,而是冷漠以待。

    乔奕森懊恼不已,一时间却找不出解决的办法。

    他轻轻地敲了敲窗户,阮小溪用余光瞥见是乔奕森,连正眼都没有看一眼。当阮少安看过来的时候,乔奕森朝他摆摆手,示意他出来一下。

    走廊的尽头,阮少安站在乔奕森面前,在这个意气风发此时又有些愠怒的男人面前,阮少安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阮少安从乔奕森周身的杀气不难感觉出来,他在生气,也在压制自己的怒气,而且这种怒气来自于他跟阮小溪不可调节的误会。凭借直觉,阮少安总觉得这件事情跟阮静怡不无关系。

    因为这不是凭空的无端猜测,之前宋舟鸿的种种威胁,到现在的对阮静怡暧昧攻势。近一段时间宋舟鸿都没有再找过他们这两个老不中用的,倒是阮静怡跟阮小溪的接触频繁了很多。

    阮少安担心,阮静怡会不会中了宋舟鸿的套,伤害了阮小溪母子,离间了阮小溪和乔奕森之间的关系。

    “阮静怡在哪里?”乔奕森直接问道。

    “什么?”阮少安一愣,然后直摇头:“我不知道,可能在家吧。”

    阮少安说完,不敢再看乔奕森。

    “她一直跟你们住在一起?”乔奕森又问道。

    “是呀,是的。”阮少安又撒了谎。

    阮少安不仅担心阮小溪,还担心阮静怡。如果真的是阮静怡害了阮小溪,乔奕森也不会放过她的。

    “可是她并不在家里,她还可能去哪里?”乔奕森咄咄紧逼。

    “不在家?哦,可能出去了,但是去哪里还真的不知道。”阮少安小心翼翼地应付着。

    乔奕森的双目如炬,盯着阮少安,他看得出来他说话的时候在心虚,他一定在说谎。

    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乔奕森不清楚,阮静怡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地挑拨他跟阮小溪之间的关系。

    “用你的手机,给她打一个电话。”乔奕森说道。

    阮少安抬头看向乔奕森,看样子他是非要找到静怡不可。

    阮少安没有什么好推辞的借口,一边祈祷阮静怡不要接电话,一边问乔奕森道:“你找静怡什么事情?”

    “我只是了解一下,小溪是怎么早产的。”乔奕森淡淡的说。

    电话响了,阮少安不自觉得咽了一口唾沫,生怕阮静怡接通。那边阮静怡看到是父亲的电话,就知道父亲打电话给她,除了唠叨她,不让她干这干那,没有别的好事情,于是索性就当没听见。

    阮少安松了一口气,看着手机屏幕无奈的说:“没人接。”

    乔奕森扫了一眼手机屏幕,悄悄地记下了阮静怡的电话号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