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的小公主
    麻药的作用渐渐消退,阮小溪觉得肚子疼痛难忍。

    “小溪,你不要乱动,不要动。”阮少安看见这么多血,赶紧将阮小溪带到去,然后对曾宝琴说道:“叫医生,赶紧去叫医生。”

    “哦,哦哦。”曾宝琴看情况挺严重的,应着就出去喊医生了。

    医生给阮小溪重新整合了伤口,叮嘱她一定要卧床休息,不能随意乱动,如果伤口再次崩开,那就很危险了。

    可是阮小溪执意要去看她的孩子,医生只好给她注镇静剂,阮小溪才渐渐地睡了过去。

    宋舟鸿预料到,一旦乔奕森跟阮小溪的关系破裂,势必会怀疑到阮静怡的身上来。所以再三叮嘱阮静怡,今日不要出门,以免乔奕森找她麻烦。

    阮静怡有点儿不服气,乔奕森已经对她使出这么卑劣的手段了,还能怎么对待她?难道杀了她不成?

    宋舟鸿一再解释,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她的人身安全着想,因为乔奕森这个人阴狠毒辣,防不胜防。最后阮静怡勉强答应了,最近不随便外出。

    宋舟鸿这才稍稍得放了心,他这也是为了给自己创造机会。阮静怡出门不自由,他就有更多的时间去跟阮小溪接触了。

    现在阮小溪正是身心受到严重打击的时候,如果有他在身边陪伴,相信一定会让阮小溪回心转意的。

    这一步步走来,还真的是多亏了阮静怡这个蠢女人。在阮静怡的身上,宋舟鸿找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和补偿。

    那是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绝对的信任和崇拜,是他在阮小溪那里从来没有得到过的遗憾。

    宋舟鸿先是假意给阮小溪打电话问候,可是阮小溪还因为麻醉的作用沉睡,阮少安和曾宝琴外出吃饭了,电话却没有人接听。

    依照阮小溪的脾气,宋舟鸿猜测,这一次应该没有那么容易就原谅乔奕森,可是他又不得不担心,阮小溪因为爱而原谅乔奕森。

    得不到的在骚动,说的就是宋舟鸿吧。得到的也没有有恃无恐,乔奕森依然对阮小溪呵护备至。

    阮小溪的梦中,全是乔奕森跟阮静怡在一起污秽的画面,那么真实,仿佛就在她的面前上演。

    她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乔奕森可以找任何女人,但是偏偏是她的亲妹妹。

    在梦中,乔奕森不仅背叛了她,伤害了她,还了她的妹妹,然后抛弃了她的妹妹。

    梦境与现实如此吻合,阮小溪在梦魇中醒来,早已经泪流满面。

    她相信乔奕森对自己的爱,但是更加了解他强烈的**需要,而孕中的她满足不了他。

    所以他找了自己的妹妹代替,然后想要不负责任。或许是阮静怡的纠缠,让乔奕森对她进行了报复。

    阮小溪细细想来,阮静怡起初去家里的时候,对乔奕森满满的好感,一口一个姐夫,连眼神都是发光的。可是后来突然就变了,甚至在自己的面前揭露乔奕森的。

    这种转变,很可能就是阮静怡爱而不得报复,而乔奕森因为不想失去家庭,对阮静怡进行了反击。

    阮小溪不敢再想下去了,一切都这么合情合理,她还对乔奕森抱有什么幻想?

    这个男人,算她看错了。

    乔奕森冷静一下后,决定去给阮小溪买一些补品。她看起来脸色很苍白,生孩子一定耗损了不少气血,需要好好地补一补。

    当他提着东西再次回到病房,却再次吃了闭门羹。阮小溪当他是空气一般,不跟他说话,还直接忽略他的存在。

    阮少安无奈地看了看乔奕森,乔奕森只好放下东西就离开了。

    这边阮小溪对他不理不睬的,他看自己的女儿去好了。他都不相信,自己的小公主也这么不理解她的爸爸。

    只可惜只能隔着玻璃窗看到孩子皱巴巴的小脸蛋,不能进去抱一抱她,跟她说说话。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新生儿,原来孩子生下来这么小,这么皱。说实在的话,确实不怎么好看,但是他相信,他的宝贝儿一定会长成一个漂亮的小公主的。

    乔奕森猛地一阵心疼,因为他想到如若不是幸运,这个孩子可能就来不及看一眼这个世界了。那么,这将是他一辈子的遗憾。

    不觉得再次眼眶,乔奕森发觉,自己越来越矫情了。曾经心如钢铁,现在却被一个小娃娃弄得鼻头儿酸酸的。

    突然孩子“哇”的一声哭了,声音不是很大,但是那是一个婴儿所有的力气了。

    乔奕森的心不禁揪在了一起,他看着女儿哄道:“宝宝,别哭别哭,爸爸在这儿呢,不哭,爸爸会在这里陪着你的。”

    可是孩子还是一直哭,停不下来。乔奕森一拳砸在旁边的墙上,他恨自己此时却无能为力。

    正好有护士经过,他抓住护士问道:“我女儿一直在哭,她一直在哭,她是不是不舒服,她到底怎么了?”

    “先生,先不要着急,我去看看。”护士正好就是过来查婴儿房的。

    “我也去。”乔奕森说着就要跟进去。

    “这……先生,您最好呆在外面……”护士还没有说完就被乔奕森给打断了:“不,我一定要去看我的女儿。”

    这个眼神,决绝坚定,不同拒绝。护士只觉得周身一阵冷嗖嗖的,如果她拒绝的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那您跟我过来,先消一下毒吧。”护士说着引他到隔壁的消毒室。

    乔奕森没有拒绝,因为他知道,这样对孩子是最好的。做好消毒之后,临婴儿房,还套上脚套,这才走了进去。

    一房间,里面就有一股奶味飘来,这是新生儿身上特有的气息吧。

    孩子还在哭,护士轻轻地摇了摇她的小床,但是孩子的哭声丝毫都没有减弱。

    “她怎么还在哭?”乔奕森着急地问道,眼看着孩子的小脸都哭的红彤彤的了。

    “我看看她是不是尿了。”护士说着将孩子的两条小腿轻轻地抬起来。

    乔奕森看着,想下手帮忙,但是又没有勇气去触摸那娇嫩的皮肤,生怕自己粗糙的打手弄疼了她。即使护士小心翼翼的,乔奕森还是忍不住提醒道:“你轻一点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