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想看见他
    这张脸自己再熟悉不过了,可是猛一看见,去有一种悲凉感涌上心头。

    阮小溪惊恐地睁大双眼,想要伸手去推开他,可是手上没有一点儿力气,胳膊酸麻,抬不起来。

    “小溪,你醒了?你终于醒了。”乔奕森看到阮小溪怔怔地看着自己,喜不自禁,激动地俯身去拥抱她,却不知道阮小溪心中无比的厌恶这个拥抱。

    “你……你怎么在这里?”阮小溪张口问道,声音有些沙哑。

    乔奕森一愣,以为阮小溪刚醒来,可能意识还没有完全恢复,听到她说话不清楚,赶紧说道:“你想喝水吧?我去给你倒。”

    乔奕森起身去倒水,然后试了试水温刚刚好,这才端到阮小溪的身边,然后小心地将阮小溪扶起来,靠在自己的身上,才给她喂水。

    阮小溪活动了一下,身上有了一点儿力气。虽然她很是干渴,但是水杯到了嘴边,她却猛地抬手一把打落在地上了。

    玻璃杯掉在地上,瞬间碎成碴。阮小溪本想推开乔奕森的,可是她还没有完全恢复力气,根本奈何他不了。

    乔奕森转头吃惊地看着地上的碎片,然后回过头来,对阮小溪没有一丝责备的意思,反而很抱歉地说道:“小溪,我知道你怪我,对不起,是我最近太忙了,没有时间陪你。你生孩子这么辛苦,我都没有陪在你的身边。”

    阮小溪微微偏头看向乔奕森,她想看看这个男人说这些谎话的时候到底是什么表情。看他面不改色的样子,阮小溪倒是想起来了,他原本就是一个演戏的高手,当初他们假装恩爱的时候,也不知道甜死多少人呢。

    四目相对,乔奕森竟然看不出来阮小溪在想些什么,为什么她的眼神充满了怨怼?阮小溪也分辨不清出,乔奕森那一句话是真的,哪一句话是假的。

    夫妻做到了今日,竟然看不清楚对方了,一种悲凉感涌上心头,阮小溪用尽全力离开乔奕森的肩头,任由自己的身体直直地落在了床上。

    “小溪,你怎么了?我要怎么做,你才肯原谅我?”乔奕森问道,他心中也很困惑,阮小溪平时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可是今天的行为太反常了。

    “你走,我不想看见你。”过了许久,阮小溪才张开发干的嘴唇,说道。

    声音不大,但是决绝坚定。

    乔奕森一怔,不禁皱眉。他们之间,还没有到如此苦大仇深的地步吧。

    “小溪,你听我给你解释,先不要激动,你还在输血。”乔奕森安抚阮小溪说。

    可是阮小溪死活都不让乔奕森碰她,一边推开他的手一边说道:“你走开,走开,我不想看见你。”

    听到病房里面动静的阮少安和曾宝琴想进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敲门就来就被乔奕森一个眼神给秒杀了回去。

    阮小溪看到自己的父亲,却觉得是自己此刻唯一的亲人,喊道:“爸爸……”

    阮少安止住脚步,回过头来,问道:“小溪,你怎么样了?好点了吗?”

    “爸爸,你不要走。”阮小溪说道。

    阮少安瞅瞅乔奕森,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走进来。

    他走到阮小溪身旁,还怯怯地看了看乔奕森。此时看到自己的父亲这么畏惧乔奕森,阮小溪竟然有点儿厌恶乔奕森的仗势欺人。

    既然阮小溪让他们留下来,那就留下来吧。

    乔奕森还是不放弃,关心的问道:“小溪,你刚生产完,一定饿了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阮小溪却毫不领情地说道:“不用。”

    然后恳求阮少安道:“爸爸,你让他走,我不想看见他。”

    阮少安诧异地看看女儿,又看看乔奕森,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乔奕森也不解,到底发生了什么,阮小溪要如此地对她。他都这样一再跟她解释道歉甚至放下身段讨好了,可是阮小溪的态度还是这么决绝。

    虽然他知道阮小溪就是一个倔强的女人,但是此时看起来却有点儿无理取闹了。

    阮少安看阮小溪态度坚决,头撇向一侧,默默地流眼泪,他不想女儿刚刚生产完这么伤心,于是对乔奕森说道:“我想你们之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小溪刚刚生完孩子,不能太伤心了,要不你先回去,我再劝劝小溪。”

    阮少安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他看得出来,乔奕森对阮小溪不错,感情很深。

    乔奕森听完没有答话,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阮小溪,叮嘱道:“你好好休息。”然后站起来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这还是第一次,他被人赶了出来,还是被自己的老婆和老丈人。

    乔奕森坐在车里面,一肚子气没地方撒,给助手打电话问找到阮静怡没有,可是助手去了阮小溪以前住的地方,敲了半天门都没有人回应。

    最后找到物业,谎称排查人口,费了好一番口舌,才帮忙打开了门,里面却没有一个人。

    乔奕森知道,阮少安和曾宝琴肯定知道阮静怡去了哪里,只是当时以为阮静怡是跟他们住在一起,一找便能找到,就没有追问。

    现在阮少安和曾宝琴呆在阮小溪的病房里面,更加不能逼问他们了。

    乔奕森烦躁地只想砸了方向盘,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最近莫名地觉得在事业和家庭之间比较吃力。

    乔奕森咯开病房后,阮少安就不停地安慰阮小溪:“小溪,不要太伤心了,刚生完孩子容易伤身体。”

    提起孩子,阮小溪才想起来,自己的孩子去了哪里。

    “孩子,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呢?”阮小溪说着就坐了起来,情绪比之前更加激动。

    因为她记得自己早产了,而且医生说孩子很可能保不住了。她挣扎的时候,不顾受伤正在输血,一下子拔掉针头,就要往外冲。

    阮少安赶紧拦住她说道:“小溪,没事,孩子没事,孩子正在婴儿室里面。”

    “我要去看我的孩子,我要去看我的孩子。”阮小溪坚持要出去,可是她刚刚剖腹产,牵动了肚子上的伤口,瞬间血污了她的衣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