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请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
    也不管现在乔奕森在哪里正在干什么,她都想立马看见他,当年问问他这些照片到底是怎么回事。

    乔奕森接到阮小溪的电话的时候,正在跟邱泽楷谈论合同的细节,正好到了关键时刻。邱泽楷这个人精明强悍,乔奕森一点儿都不能放松警惕,这样才能为公司争取到更大的利益。

    看到阮小溪的电话,乔奕森心中还是欣喜的,终于在一天一夜的失联后,可以听到对方的声音了。

    “对不起,邱总,我接一个电话,很快,马上就好。”乔奕森跟邱泽楷报备说道。

    明知道现在这个紧要关口打断谈判,是很不适合的做法,可是乔奕森去没有忍住想听一听阮小溪声音的冲动。

    不敢走远,就在邱泽楷的旁边,乔奕森接了电话。

    “喂,小溪,你还好吧?”乔奕森一改霸道总裁的强硬作风,温柔地问道。

    “你现在在哪里?我要马上见到你。”阮小溪没有回答乔奕森的问题,而是冷冰冰地问道。

    乔奕森听出了她的语气好像不太对劲儿,但是也不能耽搁太多的时间,解释道:“我现在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等我忙完回家陪你,有事情咱们回家说。”

    这时候听到乔奕森电话的邱泽楷开口道:“原来乔总是这么顾家的男人,要不这样,你回家处理你的家事,咱们合作的事情改天再谈。”

    “邱总留步,我已经好了。”乔奕森挽留着站起来的邱泽楷,说着挂断了电话。

    “我……”阮小溪还没有说完,乔奕森就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面传来嘟嘟的声音,阮小溪的心又凉了一大截。

    虽然平时她都很体谅乔奕森,尽量不打扰他的工作。可是当她要求见他的时候,他却因为工作而挂掉了她的电话,连一句解释都没有。

    “原来大名鼎鼎的乔总,在尊夫人面前,是这有个样子,还真的是让我刮目相看呀。怪不得昨晚,乔总宁可喝到吐,都不愿意一亲芳泽。”邱泽楷嘲讽乔奕森说道。

    “邱总说笑了,我太太怀孕了,而我最近又很少陪她,实在是觉得对不住她。”乔奕森解释道。

    “男人嘛,为了事业在外奔波是应该的,家里的女人应该体谅才对。如果女人不懂事,换了她就是了,这会下蛋的母鸡,到处都是。”邱泽楷丝毫都不顾忌的说道。

    他没有发现,乔奕森的脸都绿了。如果不是现在急于寻求跟邱泽楷的合作,乔奕森一定立马让他滚蛋。

    乔奕森甚至有些后悔,改不改跟邱泽楷继续合作。

    “邱总,会下蛋的母鸡到处都是,可是我的太太只有一个,您口下留情。”乔奕森提醒道。

    “原来乔总还是一个情种呀,恕我多言了,请见谅。”邱泽楷适时地道了歉,乔奕森这才作罢。

    阮小溪再次打过去,乔奕森的手机已经调成了来电提醒模式,根本打不过去。

    可是她心急如焚,一刻也不想等,于是提起自己的包包,装了信封,就打算去乔氏找乔奕森当面对质。

    “少奶奶,你要去哪里?”管家看她走路急匆匆的,追着问道。

    “我出去一下,一会儿就回来。”阮小溪说着继续往前走。

    管家看她脸色不太好,于是说道:“您要去哪里,我陪您去吧,我让开车的小李出去买菜了,现在家里面也没有司机送您。”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去,不要跟着我!”阮小溪坚决地说。

    管家见这个情势,也不好一直跟着阮小溪,于是把她送到了门外,就转身回去给乔奕森打电话,结果一样,电话打不通。等她再追出门外,阮小溪已经不见了踪影。

    阮小溪没走多远,就感觉到大喘气了,加上肚子里这只最近闹腾的厉害,他实在是一步都走不动了,于是勉强走到路口打了一辆车。

    正好遇上中午下班高峰,出租车堵在红绿灯路口,怎么都走不动了。阮小溪真的是觉得人倒霉的时候,喝水都能噎着。

    她的耐心完全被这长长的车流给消磨光了额,于是下车,决定走过这一段贼堵的路。

    她刚走到马路中间,人行道上的绿灯变成了红灯。可是阮小溪只顾着低头走路,压根没有注意到。

    对面几辆私家车开了过来,其实速度并不快,只是阮小溪的精神有些恍惚。她抬头看到有车子朝着自己开过来,一下子就乱了方寸,急忙躲闪,一不小心就跌倒在了地上。

    只觉得瞬间腹痛如绞,天旋地转。她想站起来,可是试了几试,都没有成功。

    对面几辆车子的司机不停地鸣着喇叭,谁也不敢靠近,生怕发生碰瓷讹人的事情。

    不一会儿,阮小溪的身下开始有鲜血流出,她声音微弱的喊了一声“救命”,可是没有人敢靠近她。直到红灯变成了绿灯,有行人路过,看到她身下不断流出来的血,才知道她是真的摔倒痛的真不起来了,才帮忙叫了救护车。

    一个人躺在担架上面,阮小溪用手护住自己的肚子。她现在根本想不起来自己刚才是要去干什么,一心只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出事情才好。

    在她被推进手术室的路上,旁边的护士问她:“我们要用你的手机,通知一下你的家人,你没有意见吧?”

    这时候的阮小溪疼的已经冷汗层层,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她只是摇头,再摇头。

    “你现在这个样子,必须要做手术,需要家人签字,否则会有生命危险的。”医生在一旁解释道。

    可是阮小溪一直摇头,直到进图手术室之前,她拼尽全身的力气,咬着牙抓着医生的白大褂叮嘱道:“请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

    说完这句话,阮小溪就晕厥了过去。

    医院没有办法,必须即刻进行手术,一边通知阮小溪的家人。

    从她随身携带的包包的里找到了她的手机,打开通讯录,最近通话,第一个就是老公。

    院方打了过去,可是却打不通。情况危急,院方打了备注为“妹妹”的电话,对方接到电话后显得很是慌忙,然后立马挂掉了电话。

    阮静怡在回宋舟鸿那里的路上,接到的院方的电话。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就进了医院呢?而且孩子可能保不住了。

    阮静怡的心里一团乱,她原本下定决定,不再心疼阮小溪了,她现在的结果都是被这个姐姐连累的。可是想到她躺在手术室里,可能一尸两命,也有自己的责任,阮静怡还是让司机调转车头,去了院方说的那家医院。

    手术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阮小溪恢复了一丝意识,嘴里微弱地说着:“我要我的孩子,我要我的孩子,我要我的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