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真的辣眼睛
    眼看着就到了公司,事情总要分个轻重缓急,乔奕森也顾不上跟阮小溪解释,先把合同签了,然后就有时间回去陪老婆孩子了。

    听到管家说,乔奕森来电话的时候,阮小溪还在院子里的遮阳伞下面坐着发呆。

    终于等到了乔奕森的消息,可是她却不想听他说什么,或者说她害怕从他的语气里面听出慌乱和谎言来。

    如果是那样子的话,她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办。

    乔奕森下了车就让办公室赶,他先是换下自己一身酒气的衣服。因为在他的办公室里,有备用的,所以不必回家换。

    然后就开始准备签订合同需要的材料和专业律师,他给律师们简要的开了一个短会,介绍一下合作的情况,就到了十一点这个点儿了。

    邱泽楷是一个守时的人,不多一分不少一分,敲开了乔奕森办公室的门。

    乔奕森打起十二分精神,来迎接这位神秘的合作伙伴,这可是他花费了大心血才寻来的合作机会,无比珍惜。

    宋舟鸿的别墅里面,阮静怡睁开朦胧的睡眼,就看到宋舟鸿在自己的头顶上方。那张英俊的脸,是自己迎接早晨最好的礼物。

    “小懒,起床了。”宋舟鸿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道。

    “讨厌,人家还想再睡一会儿。”阮静怡抱着宋舟鸿的脸亲了一下,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起来吧,我有东西要交给你。”宋舟鸿说道。

    “什么东西?”阮静怡好奇地问道。

    这时候宋舟鸿从身后拿出来一个信封,回答道:“证据!”

    阮静怡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没有了刚才的轻松和喜悦。现实总是残酷的,每一天醒来,她都要想起发生的不愉快。

    看阮静怡不高兴了,宋舟鸿接着说道:“你不是需要证据去揭穿乔奕森,你姐姐也要看到证据才会相信你,我帮你搞到了。只要你把这些个证据交到你姐姐的手里,她自然会相信你的。”

    “什么证据?”阮静怡接过来问道。

    “现在先不要看,等到给你姐姐的时候,你再看。”宋舟鸿阻止他拆开信封。

    阮静怡很疑惑,到底是什么证据,宋舟鸿又是怎么拿到的。可是宋舟鸿只说,让阮静怡相信他,他是在帮她。

    对此阮静怡深信不疑,因为让宋舟鸿接受现在的自己,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多深的爱。现在,阮静怡不再怀疑宋舟鸿对她的爱了,所以才会无条件地相信他。

    在报复心的驱使下,阮静怡顾不得吃早餐,简单地梳洗一下,就拿着信封去乔家。

    宋舟鸿让手下的人专门送阮静怡过去,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监视阮静怡,不要再半路上打开信封。

    阮静怡果然听话,一直到乔家门口,都紧紧地握着信封,没有去一探究竟的意思。

    当阮静怡再次站在阮小溪面前的时候,阮小溪很是惊讶,又有点儿心慌。

    因为昨晚她伤心离开现在又突然出现,因为每一次阮静怡出现,都会带来不好的消息。

    “静怡,你还好吧?”阮小溪不想去问那些事情,只关心妹妹的状况。

    阮静怡的脸上满是冷漠、坚定、决绝。

    “拜你们所赐,我还好。这是你想要的证据,我给你拿来了。”阮静怡说着将信封递给阮小溪。

    证据?阮小溪的心里咯噔一下,看着眼前的这个信封,犹豫再三,还是没有伸手去接。

    没想到阮静怡真的照出来证据了,看阮静怡笃定的样子,里面一定是关于乔奕森的。

    真的是乔奕森干的,这要怎么办?

    “怎么?难道你连看的勇气都没有?还是你一直都在欺骗自己,其实你过得一点儿都不幸福,只是在演戏罢了。”阮静怡咄咄逼人的说道。

    阮小溪压根就没有听到阮静怡说的什么,她只觉得脑袋里面嗡嗡嗡作响,乱的很。

    但是她知道,不管里面装的是什么,她都要看。她有权利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一切都是误会,她也有义务去澄清阮静怡对乔奕森的误会。

    伸手接过信封,可以摸到里面装着厚厚的一沓纸。阮小溪用力地信封,然后从里面掏出来才看到原来是照片。

    不看不知道,一看差点儿晕厥过去。这些照片,都是阮静怡和乔奕森的裸照,各种姿势都有,可谓是应有尽有,几近。

    只一眼,阮小溪便看不下去了。照片从手中滑落在地上,洒了一地。

    看到阮小溪的脸色变化之大,阮静怡很是狐疑,她也不知道里面的证据到底是什么。直到看到地上的照片,阮静怡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竟然是她跟乔奕森的裸照!这是什么时候的?她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

    照片上的两个人,看起来亲密无间,姿势很是**。而且照片里的她微闭着眼睛,很是享受的样子。

    还有乔奕森那古铜色的皮肤以及坚实的臂膀,都无意让人。

    怎么回事?阮静怡一点儿印象也没有,而且除了两个人,连背景都是模糊的,根本不知道何时何地拍下的这些照片。

    “你们……你们真的……已经……发生了……关系?”阮小溪声音颤抖,一字一句地问道。

    阮静怡张了张嘴,想要否认,但是为了让阮小溪相信自己,她撒了谎。

    “事实就在你的面前,如果你还是不相信,我也没办法。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也不会拿这些照片出来。我是被迫的,乔奕森是什么样的人,你自己琢磨吧。”阮静怡说完转身就走。

    阮小溪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这样的事实,真的是够辣眼睛,也够辣她的心脏的。

    不知道阮静怡离开多久,阮小溪才缓过劲儿来,她吃力地蹲子,一张一张的捡起地上的照片,重新装回信封里面,然后回到房间里面,拿出手机给乔奕森打电话。

    她这才发现,上面有十几个未接电话,都是乔奕森上午打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