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二个香吻
    在这个家里久了,管家当然懂得察言观色。她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但是又不好直接问,于是说道:“少奶奶,咱们还是先去吃饭吧,不要饿到肚子里面的小小姐了。”

    阮小溪伸手摸向自己的小腹,再有一个多月就到自己的预产期了。

    虽然没有胃口,但是不能虐待孩子。所以阮小溪没有拒绝,简单地洗漱一下,就下楼吃饭。

    上午,阮小溪借口在院子里面散步,时不时地看向大门口的方向,可是始终都没有看到她想见到的那个身影。

    是的,乔奕森一上午都没有回来,也没有打来一个电话,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即使是不方便回来,也应该打个电话说一声的,唯一的解释就是被什么人给绊住了,连打电话都不方便。

    乔奕森出轨了!这个念头在阮小溪的脑袋里面一直打转,可是她不是一个猜忌的人,只要她没有亲眼所见,只要乔奕森没有亲口承认,她都不应该当做是事实。

    乔奕森昨晚陪大同集团的总裁喝酒到很晚,这是他今年新开发的一个客户。乔奕森预感,房地产行业整体将进入低迷时期,所以他准备开辟新的市场,准备进军制造业,这在未来几十年将是一个可观的产业。

    以前与大同集团可谓是交集甚少,矫情也浅。乔奕森想趁此机会,与大同集团签订合作协议,以取得乔氏在未来可能出现瓶颈期的转型。

    而大同集团的总裁邱泽铠,据说是特种兵出神,行事作风雷厉风行,说一不二,很是强硬,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主儿,所以乔奕森费劲了周折,才跟他搭上线。

    至于邱泽楷究竟是什么背景什么出身,具体还没有一个人知道。此人相当神秘,让乔奕森完全摸不清他的门路。

    昨晚在酒席间,邱泽楷作风豪放,竟然找几个陪酒女郎大玩亲亲的游戏。

    虽说乔奕森之前也是名声在外,但是现在已经有了老婆孩子热炕头,对于这种游戏很是反感,但是又不能不给邱泽楷面子。

    乔奕森迫不得已,最后只能以罚酒的方式保持自身的清白。

    不知道他喝了多少酒,也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反正第二天乔奕森是在酒店的房间里面醒来的。

    他睁开眼睛,看着雪白的床单,第一个反应就是身边有没有女人。不过还好,没女人,自己的衣服也比较完整。

    他庆幸,自己昨晚没有中招,没有被人趁机占便宜,总算对得起自己的老婆孩子了。

    如果阮小溪知道了自己这么洁身自爱,不知道会不会感动的扑上来给他十二个香吻呢。

    正当他想念老婆的时候,助手用门卡开门进来,看到乔奕森已经醒了,于是说道:“乔总,这是您的早餐。”

    乔奕森没有接早餐,而是问道:“昨晚是你把我送回来的?没有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吧?”

    助手一脸懵逼,什么叫做不该发生的事情?

    “到底有没有?”乔奕森拍了他一下又问道,他要找人再确定一下,否则还是有点儿不放心。

    毕竟他醉的不省人事了,万一发生点儿什么,他也不知道。

    “要是有的话,就是您第一次喝成这样子,怎么叫都叫不醒,而且酒后还吐真言,嘿嘿。”助手想起来乔奕森昨晚喝醉的样子,就忍俊不禁。

    “我说了什么?”乔奕森一脸黑线的问道。

    助手赶紧忍住笑回答道:“您嘴里一直在喊夫人的名字。”

    乔奕森一听,这才放心了,还好他没有喊其他女人的名字,否则回家不得跪搓衣板。

    “早餐你吃吧,我要赶紧回家一趟。”乔奕森起身整理着衣服说道。

    “我已经吃过了,这是给你带的那一份儿。”助手回答道。

    “那您就送人吧。”乔奕森说着就走进浴室洗漱。

    助手摊摊手很是无奈,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他看到是邱泽楷打来的,赶紧拿去递给乔奕森。

    乔奕森接过电话,才知道,邱泽楷已经同意跟他合作了,并且要在中午之前跟他签合同。

    这就是雷厉风行,刚说合作就要立马签合同。乔奕森犹豫了一下,却被邱泽楷调侃道:“乔兄,不会是昨晚喝多了,到现在还没醒吧?”

    “邱兄,你说的哪里话,昨晚那点儿算不得什么。”乔奕森嘴上还说着大话。

    “好,那我们十一点,就在你的办公室签合同,我也想看看你的地盘,到底有没有这个实力跟我合作。”邱泽楷说道。‘

    “没问题,恭候你的大驾。”乔奕森一口就答应了。

    “现在几点了?”乔奕森挂了电话问助手道。

    “上午十点。”助手回答道。

    “立马回公司,准备签合同。”乔奕森说着扔下手中的毛巾。

    这样看来,昨晚乔奕森的努力没有白费,对方就这样同意了。

    助手开车载着乔奕森去公司,一路上乔奕森不停地给阮小溪打电话,可是没有人接。

    乔奕森本想着先回家,因为一晚上都没有回家,不放心阮小溪,也是想的厉害。可是不巧,邱泽楷这个老狐狸这么着急签合同,看来回家是赶不上了。

    乔奕森皱眉,翻看了一下通话记录,发现昨晚阮小溪又打电话过来。

    “昨晚小溪打过电话?”乔奕森问助手道。

    “是,夫人打电话问您什么时候回去,可是那时候您跟邱总喝得正欢、后来我想告诉您,可是您醉的太厉害了,时间太晚,我就没有送您回去,邱总早就准备好了酒店,所以直接住在了酒店。”助手回答道。

    “知道了。”乔奕森心中着急,阮小溪一定是担心了,所以才会打电话过来。

    电话打了很多次,都没有人接。他又打了家里的座机,听管家说,阮小溪今天的状态不是很好,昨晚睡得不好。

    乔奕森明白,一定是自己没有回去,阮小溪心中不踏实。乔奕森让管家传话给阮小溪过来接听电话,可是阮小溪却拒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