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己解决
    这一切发生的都太巧合了,看起来那么顺其自然,就像是阮静怡说的,因为她撞见了乔奕森的丑事,又试图揭穿他,所以乔奕森恼羞成怒报复了阮静怡。

    电话终于接通了,接电话的却不是乔奕森,而是他的助手:“喂,夫人。”

    “我找乔奕森,让他接电话。”阮小溪说道。

    “乔总正在陪客户喝酒,现在恐怕不方便接听您的电话。”助手说道。

    阮小溪隐隐约约可以听到电话那头儿男男女女嘈杂的声音,还有就被碰撞的清脆响声。

    忽然听到电话那头儿有一个女人的声音道:“乔总,这杯酒我敬您,您一定要喝光呀。”

    “丽丽小姐敬酒,我自然甘之如饴。”这是乔奕森的声音。

    透过电话,阮小溪听到对话里充满了和欣赏之意。

    助手半天没有听到阮小溪说话,于是问道:“夫人,您有什么事情可以先给我说,等到乔总,忙完,我会第一时间转告的。”

    “不必了。”阮小溪丢下这么一句话,迅速挂掉了电话。

    可是她的脑海中始终回荡着刚才那个女人的声音还有乔奕森可能看着女人的神情,那么邪魅那么妖娆,让人拒绝不得。

    阮静怡跑出了乔家没有多远,遇到了宋舟鸿开车来接她。

    “这么晚了,年会出来乱跑。我追你出去,都看不见你的人影了。”宋舟鸿埋怨道。

    看到宋舟鸿这么晚亲自开车来接自己,阮静怡心里充满了感激,她感动得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只是想讨回公道而已。“

    “那你的公道讨回来了吗?”宋舟鸿不经意地问道。

    “乔奕森不在家,我姐姐她还是不相信我,她非要当面去问乔奕森,还要证据。这样的男人,她怎么就这么信任呢?”阮静怡懊恼地说。

    “小溪跟你一样,太善良了,太容易相信别人了。所以才会被乔奕森骗的团团转,我真的是为他感到不值。”宋舟鸿痛心疾首地说。

    “乔奕森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他好过的。”阮静怡的眼睛看着远方,饱含怨毒地说。

    “我们先回去,我会帮你的,放心。”宋舟鸿说着驱动车子离开。

    不管阮静怡心中多么恨,但是面对宋舟鸿的时候,她还是那个小心翼翼地小女人。

    躺在,阮静怡怎么都睡不着。虽然宋舟鸿就睡在她的身边,可是她却没有勇气像以前那样子肆无忌惮地扑上去。

    她不敢,她害怕自己身上的淤痕,让宋舟鸿厌恶,就连自己都不愿意看到,别说别人了。

    关了灯,阮静怡悄悄地伸手,朝着宋舟鸿那边摸索。

    这样子的黑暗,让她有了一丝自信和安全感。

    看不到对方的身体,但是也能获得一样的快乐吧。

    当她触碰到宋舟鸿的胸膛时候,明显感觉到对方很不适应地一动,然后宋舟鸿说道:“睡觉吧。”

    他完全没有跟她一起共赴巫山的意思,虽然阮静怡也没有那么大的,但是她觉得让彼此的身体交融在一起,是目前她可以想到的唯一弥补的办法。

    虽然遭到了宋舟鸿的拒绝,但是阮静怡没有要放弃的意思。她鼓足勇气,一把扑在宋舟鸿的身上,抱着他说道:“我睡不着。”

    宋舟鸿沉默了三秒钟,然后推开阮静怡说:“你等着,我去给你热一杯牛奶。”

    看着宋舟鸿在黑暗中起床,然后凭借着对这里的熟悉,很顺利地就出了房间,阮静怡有些失望。

    她不相信宋舟鸿没有理会她的意思,只是在躲着她而已。不一会儿,宋舟鸿便端着一杯热牛奶进来了,阮静怡为他打开床头灯照明。

    “来,喝了吧,喝了就容易入眠了。”宋舟鸿将牛奶递给她说道。

    阮静怡没有反驳,听话地结果牛奶全部喝光了。

    宋舟鸿关了灯躺下来,主动地抱住阮静怡,但是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阮静怡不死心,主动地着宋舟鸿。

    宋舟鸿周身一紧,身体滚烫,阮静怡知道自己得逞了,她一改往日被动的局面,反被动为主动,向宋舟鸿索取者。

    宋舟鸿很快就了,阮静怡的小蛮腰很快就被他掌握在手里。

    这一刻,阮静怡才觉得自己是一个真正的女人,是宋舟鸿的女人。她大声地叫着,像是在心中的屈辱和委屈,又像是在刺激他的感官。

    不一会儿,阮静怡的声音越来越弱,她竟然睡了过去,在宋舟鸿还在驰骋的时候。

    宋舟鸿抽身出来,自己去了浴室解决。

    他有些后悔自己刚才没有把持住,但是为了不让阮静怡起疑心,还是坚持了下去。

    宋舟鸿回到卧室里面,阮静怡还睡的不省人事。刚才他在她的牛奶里面下了药,足以让她睡到明天中午人事不知了。

    接下来宋舟鸿将所有的灯都打开,房间里面灯火通明。他将不省人事的阮静怡摆成各种姿势,然后迅速地按下相机的快门,拍下了她的裸照。

    这,宋舟鸿没有睡在卧室里面,而是去了书房。

    他亲自操刀,合成的一张张照片摆放在桌面上,直到自己很满意为止。

    不巧的是,这,乔奕森竟然也没有回家。阮小溪等到很晚,都没有等到乔奕森回来。后来给他打电话,没有人接。

    阮小溪靠在床头,似睡非睡,一直熬到了天亮,可是房间里面还是没有乔奕森回来过得痕迹。

    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阮小溪觉得胸闷的厉害,从来没有这么心慌过。

    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乔奕森真的有了?

    这个念头在阮小溪的脑袋里面一直转呀转,直到管家叫她出去吃饭。

    管家也很是奇怪,以往阮小溪会自己按时下楼吃饭的,今天没有听见一点儿动静。

    看到阮小溪的脸色不是很好,而且眼睛肿的跟灯泡是的,管家紧张地问道:“少奶奶,你这是怎么了?”

    “我没事,奕森昨晚回来了吗?”阮小溪问道。

    “少爷昨晚没有回来吗?”管家也很疑惑的问。

    听到管家的话,阮小溪的脸又暗了好几个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