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心灵的伤远远大于身体
    阮静怡听到姐姐这么说,就决定告诉她,让姐姐为自己做主。

    “姐,你看。”阮静怡将纸条递给了阮小溪。

    阮小溪狐疑地打开纸条,看到上面一行字还有落款,她明白,那个乔字,代表的是乔奕森,至少阮静怡是这么认为的,而且她也认得出来,这个乔字是乔奕森的笔迹。

    可是上面就是一个地址,这又代表什么?

    “什么意思?”阮小溪问道。

    阮静怡反手将门关上,然后当着阮小溪的面,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来。

    阮小溪吓了一跳,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静怡,你怎么了?你是要干什么?”阮小溪惊讶地问道。

    阮静怡不说话,只是一边哭着一边服。阮小溪睁大眼睛看着,等她情绪稳定下来。

    可是阮小溪看到的确实阮静怡满身的伤痕,触目惊心。

    阮静怡抱着自己伤累痕痕的身体,慢慢地蹲在地上。

    阮小溪心疼地哭了,她知道阮静怡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可是怎么能搞得这样子狼狈。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告诉姐姐,我一定会帮你的。”阮小溪说着,也蹲下来,可是她的肚子太大了,实在不方便,只好跪坐在地上,抱住阮静怡。

    “姐……”阮静怡抱着自己的姐姐,泣不成声,她无法将那么屈辱的事情讲述出来,每每提及,都是一种无法言说的痛,心灵的伤远远大于身体的。

    阮小溪陪她哭着,不再逼问她,因为那一定是痛不欲生的经历。不过从阮静怡断断续续的只言片语之中,阮小溪大概了解了。

    她的亲妹妹,竟然被一群混蛋给欺负了!

    阮小溪的手慢慢收紧,她心中的愤怒也在一点一滴的凝聚。光天化日,竟然会发生这样惨绝人寰的事情。

    悲痛愤怒之余,阮小溪想起来纸条,难道纸条跟这件事情有关系?

    “跟乔奕森有什么关系?”阮小溪问道。

    “这张纸条,就是在现场捡到的,是那些人留下的。姐,一定是乔奕森找人干的,一定是他!”提到乔奕森,阮静怡显得十分激动,她抓着阮小溪的手,青筋都凸起来了。

    许久阮小溪都没有说话,因为一时间她还消化不了这个消息。

    是乔奕森找了一群害了她的亲妹妹?阮小溪不相信,一来乔奕森跟阮静怡无冤无仇的,二来乔奕森不会做这样畜生都不如的事情的。

    乔奕森虽然高傲自负,但是她知道,乔奕森的骨子里面,还是很有正义感的。在大是大非面前,他还是有分寸的。

    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做出这种事情,而且还是对自己的亲妹妹。

    “静怡,这些都是推测,等乔奕森回来,我会找他问清楚的。”阮小溪说道。

    阮静怡听到这些话,抓着阮小溪的手渐渐地松了下来。

    她失望地看着阮小溪问道:“姐,你不相信我,你还是不相信我。你情愿相信一个背叛你的男人,你也不肯相信你的亲妹妹。”

    “不,不是这样的,静怡,你冷静一点儿,现在还没有弄清楚,我一定会……”阮小溪还没有说完,就被阮静怡给打断了。

    “你一定会怎样?你还是不相信我,你宁肯相信那个背叛你的男人。我是你的亲妹妹,你却这样对我。那个男人在骗你,他背着你在外面偷吃,我想拆穿他,他就用这样卑鄙下流的手段对付我,你还是不相信。你不是我的姐姐!”

    阮静怡一把推开阮小溪愤愤地说着站了起来。

    阮小溪及时用手撑在地面上,这才没有磕到肚子。听到那句“你不是我姐姐”,阮小溪的心一疼。

    她看阮静怡的情绪如此激动,内心十分着急。

    一个女孩子,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任谁都会的。

    可是说这一切都是乔奕森干的,阮小溪接收不了,她需要找乔奕森问清楚,她需要证据证明。那一张纸条,不足以说明。

    “静怡,你先别激动,等我问清楚,等我找到证据。如果真的是他干的,我一定会为你做主的。你现在先冷静一下。”阮小溪安慰着阮静怡,一边吃力地从地上站起来。

    阮静怡见姐姐还是这么维护乔奕森,就知道阮小溪不会为自己出头了。

    她真的会很呀,不应该早前想着揭穿乔奕森的真面目,而让自己落得这样的下场。

    阮静怡一边捡起地上的衣服,一边说道:“以后你的事情我不会再管了,我的事情也不牢你费心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而且让人意料不到。阮小溪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阮静怡,也不知道该怎么挽留她。

    阮静怡丢下一句:“你要证据,我会给你找到的,至于你要怎么做,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说完阮静怡就离开了。

    阮小溪扶着门框看着阮静怡匆匆离去的决绝的背影,眼泪情不自禁地就再次流了下来。

    她的眼泪,不为自己,为了阮静怡。

    自己的亲妹妹,她还那么年轻,就发生这样的事情,以后该怎么办?

    难过之余,阮小溪擦干眼泪,回到房间里面,就给乔奕森打去了电话。

    她不明白,为什么每一次阮静怡都针对乔奕森?上一次乔奕森解释说是误会,那这一次呢?如果他是冤枉的,也请他拿出证据来。

    最近乔奕森隔三差五地晚归,每一次回来的很晚,还一身酒气。第二天早上阮小溪醒来,他就不在了。

    以前中午还赶回来陪她吃饭,现在白天都看不见他的人影儿。

    他解释说,是因为公司有很重要的事情,关系到公司未来的发展,所以最近特别忙,希望阮小溪谅解。

    阮小溪原本是很谅解他的,为了家族的事业辛苦忙碌。可是自从他忙碌起来之后,很多烦心事都随之而来了。

    先是阮静怡看见乔奕森偷吃,而后在家里发生了乔奕森撞见阮静怡洗澡的场面,再到今天,阮静怡直指乔奕森痛下杀手,派人玷污了阮静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