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己的女人属于私有物品
    “不,不可能,不会的,他是我姐夫呀。”阮静怡不敢相信地说道。

    她怎么都不敢相信,乔奕森,自己的姐夫,竟然会会对自己做出如此恶性,并且他们之间也就数面之缘,能有什么深仇大恨。

    “你不要忘记了,上一次你在乔家,给乔奕森设套,依照他的脾性,怎么会轻易地放过你?现在你姐姐正在怀孕期间,如果跟他吵吵闹闹的,他不能拿你姐姐怎么样,都会算在你的头上的。”宋舟鸿提醒道。

    “你说得对,乔奕森从来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他自己在外面偷吃,我想揭发他,她就报复我,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阮静怡顺着宋舟鸿的思路,开始将这件事情推到乔奕森的身上去。

    “而且这张纸条上的字迹,我已经让人对过了。乔奕森之前跟大同集团签合同时候的签名,跟这个落款乔字,一模一样,所以可以断定是乔奕森了。”宋舟鸿又拿出了强有力的证据直指乔奕森。

    阮静怡又仔细的看了看纸条,这张纸条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上面会有她出世时候的地址、

    宋舟鸿好像会看穿了阮静怡的心思,解释道:“这张纸条是我找到你的时候,在地上发现的,应该是那群歹徒无意中留下来的。”

    阮静怡这一下子更加相信了,这张纸条看起来很不起眼,一定是那帮子混蛋对她行凶的时候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王八蛋!”知道了真相的阮静怡,十分愤怒,她咒骂一声,穿着拖鞋就跑了出去。

    “你去哪里?”宋舟鸿在后面问道,可是并没有去追她。

    阮静怡也没有回答,径直跑了出去。

    宋舟鸿推算,阮静怡一定是去乔家找乔奕森算账了,而且这件事情一定会惊动阮小溪的,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果不其然,阮静怡一路狂奔,直到累得跑不动了,看见一辆出租车路过,她截了一辆车子,朝着乔家的方向去了。

    坐在出租车上,她看着窗外的灯红酒绿,这么晚了,这座城市还这么喧闹。人们都肆意的狂欢着,仿佛没有人知道她心里的苦楚。

    只一天的时间,她的心境就变了。原先还为阮小溪自己的姐姐打抱不平可是现在她都后悔了。

    如果不是她主动招惹乔奕森,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即使宋舟鸿表面上不在意,但是她不确定,宋舟鸿是不是真的不在意。毕竟对一个男人来说,自己的女人属于个人的私有物品,而她竟然被一群王八蛋给霍霍了。

    恍惚间,已经到了乔家门外。

    “小姐,到了。”司机提醒她道。

    阮静怡下车就直奔乔家大门,司机在后面喊道:“小姐,还没有给车费,车费。”

    阮静怡头也不回,像是没有听见似的,还是一直往前去。司机只好自己下车,追上她,一边追一边说道:“看起来穿的这么有钱,连车费都要赖。”

    阮静怡不停地按门铃,一直看到有人出来。

    毕竟都晚上十点钟了,巧家大门已经落锁了。

    “小姐,您的车费还没有给。”司机再次提醒道。

    阮静怡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太匆忙,出门忘记带包包了,身上一毛钱都没有。

    看到开门的管家,阮静怡说道:“我出门忘记带钱了,麻烦帮我付一下车费,我会让我姐姐给你的。”

    “好的,阮小姐,你先进来吧,这么晚了。”管家让阮静怡进了门,而自己给司机付了车费。

    管家一回头,阮静怡都快走到别墅正门了。看她着急忙慌的,忘记提醒她,阮小溪已经睡下了。

    管家赶紧喊住阮静怡道:“阮小姐,少奶奶已经睡下了。不如你今天先在这里休息,有事情等明天再说。”

    阮静怡跟没有听见似的,一直往里面闯。

    她等不到明天了,一定要找乔奕森理论,一定要让自己的姐姐看清楚乔奕森是一个怎样人面兽心的男人。

    管家追不上她,阮静怡已经进了阮小溪的卧室。

    乔奕森还没有回来,阮小溪像往常一样,给乔奕森留门。听到门外有动静,她睡眠浅,就醒了,以为是乔奕森回来了,她慢慢地坐起来问道:“你回来了?”

    床头灯有些昏暗,看不清门口人的脸,但是凭借着那模糊地身影,她知道那不是乔奕森。

    “姐,是我。”阮静怡声音有些哽咽的回答道。

    或许是见到了亲人的缘故,心中的委屈就化成了眼泪,忍不住哽咽起来。

    “静怡?你怎么这时候来了?”阮小溪问着就起床。

    “乔奕森呢?我找乔奕森。”阮静怡话语中充满了怒气。

    阮小溪心中咯噔一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感觉出来了阮静怡浑身的怒气。

    她还记得上一次阮静怡从这里不愉快地离开,这才几天的时间,又这样气呼呼地找上门来了。

    上一次,乔奕森解释那都是误会。她也跟乔奕森冷战了两天,最后才决定相信乔奕森。

    可是这一次,她不知道阮静怡又是为何事。

    “发生什么事情了?他还没有回来,有事可以跟我说。”阮小溪说着走到了阮静怡的跟前。

    看着姐姐大腹便便的样子,想到乔奕森在外面花天酒地到这么晚还没有回来,又想起乔奕森多么心狠手辣睚眦必报,阮静怡一下子扑到阮小溪的怀里大哭起来。

    “姐,姐……”阮静怡一声声地叫着,叫的人心都碎了。

    “姐姐在这里,不哭不哭,发生什么事情,你告诉我。”阮小溪拍着妹妹的肩膀安慰道。

    阮静怡从阮小溪怀来出来,看着她问道:“姐,你相信我不相信?”

    阮小溪一愣,她有预感,阮静怡要说的事情,肯定是跟乔奕森有关系的。

    一个是自己最爱的男人,一个是自己的亲妹妹,阮小溪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知道这两个自己最亲的人怎么救杠上了呢?

    “我相信你,你说。”看着妹妹哭的这么伤心,阮小溪不能不去安抚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