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难道真的是他干的
    虽然是在家里,可是她却穿着的整齐。直到自己觉得满意了,是宋舟鸿喜欢的样子了,她才走了出去。

    餐厅里面,只有宋舟鸿一个人。阮静怡走过去,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跟他打招呼道:“哇,这么丰盛,都是你准备的,我太喜欢了。”

    阮静怡说着在宋舟鸿的脸上亲了一口,宋舟鸿没有来得及躲避,但是他的嘴角却有伊莫嫌弃。

    “坐吧。”宋舟鸿淡淡地说道。

    阮静怡坐在宋舟鸿身边的位置,自己没有先吃,而是专门夹了菜放在宋舟鸿眼前的盘子里面。

    “谢谢。”宋舟鸿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句,然后也没有动那一筷子菜,而是自己去夹了别的菜吃。

    阮静怡有些尴尬,或者是她自己心里介怀,才会觉得无论自己做什么说什么都会被宋舟鸿嫌弃。

    默默地吃着饭,眼泪流下来,混着饭菜一起下肚。

    宋舟鸿偷偷地瞄了一眼,但是什么也没有说,就当做没有看到似的。

    终于阮静怡自己忍不住了,他放下筷子,拉住宋舟鸿的手臂问道:“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宋舟鸿手中的筷子一滞,思考了几秒钟回答道:“我只是觉得自己对不起你,是我没有照顾好你,没有保护好你,才会让你发生这样的事情。”

    阮静怡一愣,没有想到宋舟鸿竟然会这样说,她一直认为宋舟鸿是在嫌弃自己。

    这样的宋舟鸿,这样为她照想,怎么能让他不爱。

    “不不不,不怪你,你不要自责,跟你没有关系,都是那些挨千杀的,才会发生这种事情。”阮静怡说着又开始泣不成声。

    宋舟鸿轻轻地将她揽在怀里,安慰道:“不要哭了,都过去了,以后我会好好地保护你的。”

    以后?宋舟鸿的意思是,并不会因此不要她?

    阮静怡有一点儿惊讶,又有些喜出望外。

    “真的吗?我们还可以在一起?”阮静怡天真地问道。

    “好了,不要胡思乱想了,你需要好好地休息。”宋舟鸿说道。

    阮静怡点了点头,这才有了一点儿食欲,开始吃饭。

    曾宝琴做完头发出来,怎么都看不见阮静怡的影子,打电话也没有人接,后来电话直接关机了。

    她等不及,最后就自己回去了。可是阮静怡的电话还是打不通,她就跑到宋舟鸿这里来找阮静怡。

    “静怡,你自己回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害我的找了你好久。”曾宝琴埋怨道。

    阮静怡不想告诉母亲发生了什么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越少人知道约好,于是搪塞母亲道:“妈,我有急事就回来了。”

    “那你也得给我说一声呀,打电话也不接,要死了。”曾宝琴还是埋怨说。

    阮静怡有些不耐烦了,她心里急于跟宋舟鸿修复关系,而母亲在这个时候唠叨个不停。

    “妈,你要是没什么事,就先回去吧。”阮静怡直接说道。

    这么明显地赶人,曾宝琴心里更气了。

    “你这个死丫头,你现在攀上高枝了,就嫌弃你妈我给你丢人现眼了。你要知道,你可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儿不嫌母丑。”曾宝琴教训女儿道。

    “今天把你想要的都给你买了,你还想怎么样?我正烦着呢,你赶紧回去吧。”阮静怡不耐烦地反驳母亲道。

    曾宝琴一怔,没想到阮静怡竟然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仔细一看,阮静怡的神色不太对劲儿,而且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似的。

    曾宝琴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使得阮静怡对她说话这么冲。毕竟是亲母女,没有什么仇恨,曾宝琴不计较女儿刚才说话的态度,关心起她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不管她怎么问,阮静怡就是不肯说实话。曾宝琴还以为是宋舟鸿欺负了她的宝贝女儿,差点儿去找宋舟鸿理论了。

    “妈,我都说了不是,您就别在这里给我添乱了。您不要去,您还是回去吧,这就是帮我的忙了。”阮静怡说着,连推带搡地送母亲出去了。

    晚上,阮静怡一直在等宋舟鸿回房间睡觉。可是宋舟鸿去了书房很久了,都没有见出来。她正要去找他,宋舟鸿回来了。

    “怎么还没有睡觉?”宋舟鸿问道。

    “我在等你,你不在,我睡不着。”阮静怡回答道。

    宋舟鸿勉强扯了扯嘴角,什么也没有说,但是嘴皮子却动了几下。

    阮静怡看得出来,他有话却没有说出来,于是问道:“你想说什么?”

    宋舟鸿看了看阮静怡,虽然准备睡觉了,但是她还是穿的严严实实的,分明是不想被他看到她身上的淤痕。

    他知道,一个女人对自己的贞洁看的很重要,尤其是有了喜欢的男人之后。而今天的事情,无异于对阮静怡是一个巨大的冲击。也只有这样子,他才能牢牢地掌握住阮静怡。

    “难道你不想知道是谁对你做了那些事吗?”宋舟鸿问道。

    阮静怡张了张口却没有说出话来,今天宋舟鸿都没有主动提到这个话题,她以为他至少不愿意在自己的面前提起,不想让自己再次受到伤害,可是现在居然又提起来。

    阮静怡不知道宋舟鸿为什么这么问,对她来说,只要宋舟鸿有一点点动作,都会让她觉得他很在意那件事情。

    只听到宋舟鸿接着说:“不能便宜了那群混蛋,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你知道是谁干的?”阮静怡问道。

    “或许我已经有了一点儿线索。”宋舟鸿回答道。

    “谁?”阮静怡紧张地问道,莫名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宋舟鸿这时候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张纸条,只见纸条上写着:“天上人间发廊,乔。”

    落款是乔,笔法苍劲有力,一看就是一个男人的字体。

    阮静怡抬头看向宋舟鸿,她心中想到一个男人的名字,可是她不敢相信,只看见宋舟鸿朝她肯定地点了点头。

    难道真的是他干的?

    阮静怡不忍相信!她为他找着理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