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挣扎
    “你们这一群,无赖,你们要是在碰我,就让你们。全家都死掉,把你们大卸八块儿,丢到海里去喂鱼。”

    “你们这个死样子,凭什么碰我?你们没有资格,都没有资格碰我的身体。”

    阮静怡像是发疯似的乱吼乱麻,因为嗓子哑了,有些话根本都听不清楚。

    这些个男人也不管她骂的是什么,每一个人回应她。

    “七哥,快点儿吧,再等下去哥们几个都要憋出病来了。”其中一个男人催促道。

    这个叫七哥的男人听到后,不慌不忙地开始解自己的皮带,而其他的男人都上去开始脱阮静怡的衣服。阮静怡转过头就乱咬一通,结果谁都没有咬到。

    “你们走开,离我远一点儿,听到没有,滚开!”

    “你们都滚开,滚开,你们再这样对我,我就对你们不客气了。”

    “啊,死,臭,混蛋!”

    ……

    伴随着阮静怡歇斯底里地哭喊咒骂声,这些个男人已经将她的打底裙撕碎,一个个揪着一点儿碎片,挥动在手里,像是在宣示胜利一样,还时不时地拿到鼻子下面嗅一下,仿佛那上面可以尝出女人的味道来。

    阮静怡抱着自己蜷缩着,现在她身上只剩下贴身的。这种羞辱,让她气愤难当,但是除了破口大骂,她一点儿招儿都没有。

    可是尽管她喊破了嗓子,这些人也没有停下手。

    七哥看到阮静怡这么细嫩有线条的身体,忍不住了一下舌头,提留着裤子就走向阮静怡。

    阮静怡抱着自己的身体哭泣,看到这个男人向自己逼近,她使出浑身的力气猛地站起来,就要逃跑。

    可是七哥伸出手轻而易举地就将她给捉了回来。

    其他人见状,纷纷说道:“七哥,终于忍不住了?”

    “七哥,让哥几个看看你的厉害吧。”

    “七哥,快一点儿呀,我们都等不及了。”

    ……

    七哥拽住阮静怡,不由分说就将她扛在了肩膀上,然后快速地朝着里面走去。

    “喂,七哥,就在这里嘛,你还害羞?”

    “七哥,害怕我们看到你不行吗?”

    “就是,还躲到里面去,没劲儿!”

    ……其他的人开始纷纷表示没意思了。

    只听见七哥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小兔崽子们,在外面等着。”

    果然这些个人就在这里拿着阮静怡衣服的碎片解馋,没有一个人进里屋去。

    阮静怡毫无防备就被这个男人给扛了起来,她拼命地在他的见头儿挣扎,可是她的身体就像是铁打的一样,走路稳健,丝毫不受影响。

    于是阮静怡拿粉拳使劲儿地捶打他的背部,指甲陷入他的肉里,渗出血迹来,可是男人依然不为所动。

    到了里屋,七哥一下子将阮静怡扔在了,阮静怡只觉得身体下面扎得慌。

    原来这里有一张破床,还挺宽敞的,只是只有废弃的床垫子,上面还零星散落着灰尘。

    阮静怡娇嫩的皮肤,怎么受得了这么粗糙的床垫子,只觉得浑身不舒服,可是她来不及反应,七哥就扑了上来,将她。

    你怎么才来?

    阮静怡惊恐地看着身上这个男人,直接地他力大如牛,把自己压得喘不过气来。

    而七哥觉得这个时候的阮静怡,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十分可爱,于是上去就吻住了她微张的嘴巴。

    阮静怡刚开始没反应过来,当她闻到一股浓烈的烟熏味,不禁开始反胃。

    她知道,自己骂也没用,打也没用,于是趁着七哥的舌头伸进她的嘴里的时候,一口就咬住了他的舌头。

    七哥吃痛地皱眉,想要拔出自己的舌头,可是阮静怡像是铁了心要将他的舌头给咬断一样,死死地咬着不放。

    七哥疼的就要晕过去了,于是他不再对阮静怡客气了,伸手一巴掌打在她的脑门上。

    阮静怡瞬间觉得眼前直冒金星,脑袋晕晕乎乎的,自己好像是掉进了一个漩涡中一样,再也没有一点儿起来了。

    七哥轻轻松松地将自己的舌头从她的嘴里掏出来,最厉害咒骂了一句:“臭娘们儿!”

    然后起身将她的贴身全部撤掉。

    阮静怡晕晕乎乎的,感觉到自己最后一点儿遮蔽物也被褪去,心中羞辱万分,可是她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音来,只有屈辱的眼泪顺着眼角溜了出来。

    七哥伸手拍打了几下阮静怡白皙修长的,然后又捏了捏,十分有弹性,看着这样的货色,口水直流。

    “真的是走了狗屎运了,竟然能睡上这样的女人。”七哥一边嘀咕着一边分开了阮静怡的腿。

    阮静怡仍然觉得昏昏沉沉的,但是意识一点点的清醒,她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侵犯,她无力地举起双手,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可是抬起来又落了下去,还是使不出力气来。

    七哥健壮的身体一次次地累倒在阮静怡的身上,享受着世间最美好的事情,乐此不疲。

    阮静怡在一次次地撞击中清醒过来,她只觉得身体如棉花糖一般,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打再去骂了,只剩下无声地眼泪在诉说着自己的屈辱和无奈。

    觉得这个男人的身体仿佛是弹簧一样,酥软又舒服,枕在她的胸前,不舍得下去。

    外面的那几个兔崽子早就等不及了,因为害怕惹恼了七哥,所以不敢进去窥探。但是七哥都进去好长时间了,隐隐约约可以听到里面男人和女人的呻,这一会儿突然没声了。

    “要不我们过去看看七哥完事了没有?”有人建议道。

    “还是不要去了,七哥会生气的,再说了,七哥完事自己会出来的。”另外一个男人阻拦说。

    “你要是不想去,不着急,你就在这里等着,你最后一个。”又有人反驳道。

    多数人都耐不住猴急的性子了,想要排在前面,于是他们决定一起去看看。

    到了里屋门旁,门是虚掩着的,有一条缝,可以看到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