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咸猪手
    不过阮静怡还是留了一个心眼儿,在宋舟鸿不在的时候,她假意对宋舟鸿的手下很客气很好,想从他们的嘴里套出点儿东西来,可是这些个人像是被宋舟鸿下了咒语一样,嘴巴严实的很,什么都不肯多说。

    阮静怡想想也算了,这些都是男人的事情,她只管享受这些成果就好了。

    现在真的派上了用场,她竟然说不出所以然来,难怪别人会不相信她的男人很厉害。

    “哈哈……”

    “哈哈……”

    “哈哈……”

    “哈哈……”

    这群男人开始哄笑起来,显然是不相信阮静怡的话。

    “小丫头,你才出来混几天,就想蒙混我们哥几个。”其中一个男人说着上前伸手就要去摸阮静怡的脸蛋,阮静怡赶紧拿手去遮挡。

    “害羞?不要害怕嘛,你又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了,就放松一点儿好了。”这个男人说着吩咐旁边的两个人,将阮静怡给控制起来。

    旁边的两个男人围上来就要抓住阮静怡,阮静怡扔下包就要跑,可是没有跑几步,就被这些歌男人给抓了回来。

    “今天你哪里都跑不了了,还是乖乖地,免得受皮肉之苦。”其中一个男的说着,给其他人递了一个眼色,然后这些人将阮静怡抬起来,就朝着前面的废墟走去。

    阮静怡害怕极了,她知道自己可能要被这群恶心的男人生吞活剥了。

    “救命呀,救命呀,救命呀……”阮静怡不停地呼唤着。

    她刚才不敢大声呼救,只是不想激怒了这群,只是觉得用钱可以将他们摆平,就不用费那么大功夫了。

    这是这群见色忘义的家伙,不仅抢了她的包包,还要对她施暴。

    想到这里,阮静怡使出浑身的力气,一边大声呼救,一边挣扎。可是她的手脚都被这几个男人牢牢地攥住,她根本动弹不得。

    她挣扎的越厉害,就有一种自己掉了一层皮的疼痛感,可见这几个男人的手都很粗糙。

    她细嫩的皮肤压根经不起他们这样子摩擦,阮静怡欲哭无泪,此时只有拼命地喊着叫着。

    “舟鸿救我,舟鸿救我,救我呀。你在哪里,快来救我呀,快点来救我呀。”

    喊宋舟鸿喊了半天,可是一点儿回音都没有,阮静怡想起母亲在离刚才不远的发廊里面做造型,于是开始拼命地呼喊母亲:“妈妈,快来救我,来救我呀,妈妈,妈妈”

    阮静怡的声音响彻这片废墟,可是她不知道的是,这里除了那家发廊,压根就没有其他的人了。发廊为了避免外面拆迁的噪声,早就做了全方位的隔音设施,压根就听不到外面发生了什么。

    阮静怡的嗓子都喊哑了,眼里被飞起的灰尘弄的模糊,和着眼泪流下来,花了她的妆容。

    可是此时她哪里顾得了这么多,可以预知的恐惧充斥着她的身体,让她剧烈地颤抖起来。

    这几个男人将她带到很远处的一处旧楼里面,这里还没有拆迁完。

    里面脏兮兮的,地上散落着床单和破旧的衣物。

    这几个男人毫不怜惜地将她扔在地上,不管水泥地板是不是会硌得慌。

    “啊”阮静怡惨叫了一声。

    她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竟然有一个男人从后面撩起了她的裙摆,让她直接曝光。

    阮静怡赶紧去捂住自己的,惹得这一群男人哈哈大笑起来,仿佛看着她这幅担惊受怕的样子,是多么愉快的一件事情。

    阮静怡抱着自己坐在地上,顾不得自己的手臂上和腿上已经破皮出血,而是胆怯地看着面前这一群饿狼一般的男人。

    “别害怕,一会儿你会很舒服的。”其中一个男人了舌头说道。

    “谁先来?”有人问道。

    “当然是七哥先来,我们排队。”一个男人回答道。

    然后其他的男人纷纷表示赞同,看来这个称作七哥的男人,是这群人里面领头的。

    阮静怡当然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她的情绪完全崩溃,嚎啕大哭起来,跪在地上哀求他们道:“求求你们,放过我吧,你们要什么我都给你们,只要你们放过我。”

    “小妹妹,咱们大家一起玩玩,不碍事的,不要你的命,就想尝尝你的味道。”七哥看似安抚地说道。

    “不,不要。”阮静怡一个劲儿地摇头,哭着说:“你们不能这么对我,不能,我是有男朋友的人,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不行。”

    这几个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丝毫没有因为阮静怡的哀求而表露出一丝怜悯,甚至更加增添了一丝。

    “快点儿吧,我都等不及了。”其中一个男人摩拳擦掌说道。

    “瞧你那点儿出息,那也得等到七哥办完事,才轮到你。”另外一个男人讽刺道,然后接着说:“不过我也有点儿忍不住了,这么嫩的妞,一定不错。”

    他们说话间,有一个男人不顾阮静怡的哭诉和哀求,已经上前,一把揪住她的长发,迫使她抬起头,看着她跟花猫似的脸颊,说道:“可惜了,妆花了,没啥看头儿了,就看身体了。”

    他说着一把将阮静怡身上的皮草外套撤掉,露出里面背心打底裙和阮静怡白皙嫩滑的皮肤。

    阮静怡只觉得一阵冷飕飕的,不自觉得抱紧自己。瞬间头皮生疼,像是被人扯掉了一般。

    “皮肤不错,感觉一定也很好。”七哥看着阮静怡说道。

    其他的男人看到阮静怡这么细皮的,瞬间更加兴致勃勃了。一个个跃跃欲试,都想上去摸一把,有女人拿手碰一下阮静怡的脸蛋,有人捏一下她的腰,还有的人在她的胸前狠狠地揩一把油。

    阮静怡既害怕又觉得恶心,这些人不要脸的臭男人们,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德行,竟然拿他们的脏手碰自己纯洁的身体。

    既然他们不会放过她的,阮静怡也不再求他们了,而是破口大骂起来了。

    “把你们肮脏的咸手拿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