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还需要一剂猛药
    “怎么可能?我们不是说好的,是你的注意,你要去帮一帮你姐姐。”宋舟鸿推卸责任说。

    “可是那一天晚上,你没有给姐姐打电话,你就不怕我真的被乔奕森给吃了?如果你真的爱我的话,就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处在危险当中。”阮静怡突然回想着说道。

    即使宋舟鸿没有给姐姐打通电话,也应该打电话或者发信息提醒自己的,怎么可以不管不问呢。

    而且她隐约感觉到,那一天,她没有计划成功,宋舟鸿是有些生气的。

    “不是你想的这样子,我是太着急了。那天我没有联系上小溪,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想,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带上几个人,直接杀到乔家去,把你救出来。”宋舟鸿说道。

    “你一口一个小溪,嘴里和心里还是只有我姐姐吧。”阮静怡突然觉得,这一切仿佛不是自己计划好的,更像是宋舟鸿希望自己这样子做的。

    “你……你真的是莫名其妙。”宋舟鸿不想跟阮静怡废话了,从她的身上起来,丢下这么一句,然后起身离开。

    看着宋舟鸿离开,阮静怡傻傻地躺在床上。她又有些后悔了,自己刚才不应该问那些啥问题,惹得宋舟鸿不开心了。

    她想去追他回来,可是等到她穿好衣服出去,却被告知,宋舟鸿出去了,今晚不再别墅里面过夜。

    阮静怡一个回到房间里面,空荡荡的,有一种孤单被抛弃的感觉。

    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梦里全部都是野兽,一会儿化身成乔奕森,一会儿化身成宋舟鸿。当自己被吓醒,看看时间,已经凌晨四点多钟了,可是旁边还是空空的,宋舟鸿还是没有回来。

    第二天宋舟鸿回来,阮静怡肿着两只眼睛,看到他跟没有看到似的。

    宋舟鸿主动打招呼,阮静怡却背过身去,压根就当他是空气。

    宋舟鸿见她使小性子,也没有多搭理她。反正现在事情已经办成了,阮静怡对他的价值,也就是床上那一会儿了。

    宋舟鸿坐在书房里面,翻看着阮小溪的照片,他最想的是拥阮小溪入怀。

    左思右想,宋舟鸿还是有点儿不放心,以前那么多次,都没有拆散阮小溪和乔奕森,这一次就真的能达到他想要的效果吗?

    有了阮静怡这一剂良方,还需要一剂猛药才行。

    宋舟鸿觉得,现在还不是跟阮静怡摊牌的时候,她还要再助自己一把才行。

    “不要怪我这么狠心,谁让你姐姐和乔奕森欠我的呢?”宋舟鸿这样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打了一个电话,吩咐手下的人小心办事。

    手下的人得到这个差事,很是开心,好久都没有这样的好差事了。

    宋舟鸿出了书房,看到阮静怡还在客厅里呆坐着,走过去,坐到她的身边,说道:“好了,不要生气了,是我不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宋舟鸿道完歉,递给她一张金卡,说道:“这是我的一张副卡,你可以拿着出去随便买,看到什么喜欢的,就买下。”

    阮静怡看到一张金卡放在自己的面前,双眼差点儿冒火,可是还是强忍着喜悦问道:“你不是走了吗?你不是不回来吗?”

    “你在这里,我怎么舍得不会来呢?”宋舟鸿说着抱住阮静怡。

    阮静怡觉得,此时需要自己的热情似火将宋舟鸿融化,让他舍不得往外面走。

    阮静怡反手抱住宋舟鸿,主动地送上一个热烈的征服似的吻。

    宋舟鸿本来没有什么反应,但是这时候更加不能拒绝阮静怡。可是两个人热吻半天,宋舟鸿竟然没有一点儿反应。

    阮静怡不禁怀疑,宋舟鸿昨晚是不是出去偷吃了。于是心里很是不爽,一想到他跟别的女人亲亲我我,她就受不了。

    宋舟鸿解释,可是阮静怡完全不听。男人的话没有一句是可信的,看看宋舟鸿,看看乔奕森,都是一个样儿。

    阮静怡忽然觉得自己很是可笑,乔奕森做不到始终如一的事情,宋舟鸿又为什么能够做到呢?

    她不知道该如何排解自己内心的懊恼和苦闷,于是拿着宋舟鸿的给的金卡就出了门。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何以解忧,唯有现金!

    阮静怡先是去套现了很多现金出来,装在包里,沉甸甸的,这种感觉真的特别好。

    然后叫上自己的母亲一起,出来疯狂扫货。曾宝琴可是比阮静怡识货多了,只是最近这些年一直没有足够的资金供他挥霍。

    有这样的一个机会,怎么会不抓住呢?花老公的钱,跟花女婿的钱,那个感觉,还真的有些不一样呢。

    曾宝琴带着阮静怡,阮静怡刷卡现金,轮流着来,母女两个人把整座城市里面的高级商场逛了一遍,而且都不带自己提的,因为很多商场都有送货上门的服务。

    曾宝琴觉得,自从阮少安落魄之后,她受到过得白眼都在今天给弥补回来了,不觉得走路也更加昂首挺胸了,俨然一副阔太太的样子。

    “妈,你还想买什么,一块儿给买了吧。”阮静怡豪气万丈地说。

    曾宝琴仔仔细细地回想了一下,好像该买的都买了,恨不得春夏秋冬的鞋子、衣服一下子买全。她不仅给自己买了,还顺带给阮少安也买了不少。

    用她的话说,妻子是丈夫的门面,丈夫也是妻子的门面。

    以后一起出门,不能让别人看见她的老公穿的这么寒酸,会一并连她都看不起的。

    “静怡,吃的穿的用的就不用了,不过你看我这头发,好久都没有打理过了,是不是去做一个造型?”阮静怡拉着自己微卷的头发说道。

    “好的,我知道有一家店,很不错。”阮静怡说着带妈妈去宋舟鸿曾经带她去过的那一家店。

    只是这个地方有些偏僻,她刚开始还纳闷,宋舟鸿怎么去这么一家不起眼的小店理发,不过去了之后才知道,技术确实不错,外表看起来不咋地,但是里面装修称得上奢华,这就是所谓的低调又奢华吧。

    阮静怡和曾宝琴上了一辆出租车,然后七拐八拐的,终于到了那个有点儿乱的小巷子,车子进不去,只好下来不行。

    “这个地方怎么脏,可以嘛?”曾宝琴嫌弃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