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以为在里面洗澡的人是你
    乔奕森的脸出现在门里,脸上带着意思狡黠的笑。

    乔奕森一进门,就看到一个女人光着上半身站在花洒下面,下面的裤子都没有脱,上面只穿着内衣。

    原本以为是阮小溪,可是他再定睛一看,不是阮小溪,因为这个女人没有圆鼓鼓的肚子。

    在乔奕森的脸色变得凌厉之前,阮静怡先尖叫了一声,然后从浴室里面快速地跑出来。

    在她经过乔奕森身边的时候,却被乔奕森给牢牢地抓住了。阮静怡有些错愕,赶紧双手抱胸,以防自己春光乍泄,其实早就已经泄了。

    而乔奕森根本没有心情去看她哪里露着,只是不明白阮静怡怎么会在他们的房间里面洗澡。

    “姐夫,你干什么?你放开我。”阮静怡挣扎。

    乔奕森不放开她,冷冷而且有些愤怒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我……”阮静怡还没有说出口,就看到阮小溪进来了。

    她索性大叫道:“姐夫,你干嘛呀?你放开我,放开我,你不能这样子对我,我姐姐要是知道了,一定会伤心的。你放开我,放开我……”

    阮静怡不停地重复着这几句话,她这么大声,阮小溪一进门就听到了。

    乔奕森回头,正好与阮小溪对视,他看到,阮小溪的脸一下子就绿了。乔奕森的心头一紧,立马放开阮静怡,阮静怡挣脱后积极地往外跑,装作跑出来后才看到阮小溪。

    看到自己的姐姐后,她所有的委屈和羞辱全部化作眼泪,哭成了泪人。

    “姐姐……”阮静怡抱住阮小溪痛哭流涕,一副很伤心的样子。

    阮小溪抱着阮静怡,轻轻地拍打着他的后背,眼睛却看向乔奕森,一副难以相信的忧伤之色。

    乔奕森立马明白了,自己被设计了,而阮小溪误会他了。

    他赶紧对阮小溪解释道:“小溪,不是这样子的,你听我说。”

    乔奕森走到阮小溪的面前,因为紧张,来不及估计面前还**着上半身的阮静怡。

    “出去。”阮小溪看着乔奕森,平淡又冷漠地吐了这两个字。

    乔奕森低头才发现阮静怡还裸着呢,于是什么也没有说,快速走了出去。

    乔奕森走后,阮静怡就开始告状了:“姐姐,姐夫他……他刚才……”

    阮静怡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哭的更凶了。

    “你先过来,不要着凉了。”阮小溪拉着阮静怡坐下,给她找来自己的家居服,让她换上,关于刚才的事情却一个字都没有提。

    阮静怡不知道阮小溪心里到底怎么想的,自己如果一直强调,好像也不太好,于是只好一直哭一直哭,好像很委屈的样子。

    阮小溪是不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的,可能会有误会,但是她需要冷静,需要听他们两个的解释。

    “好了,别哭了,你告诉我,刚才怎么回事。”阮小溪终于开口问道。

    阮静怡听到姐姐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看起来她心里并不是一点儿都不介意的。

    “刚才,刚才我在洗澡,姐夫突然就进去了,我看到姐夫,赶紧就往外面跑,可是姐夫拉着我不让我走,还说……还说姐姐现在不是很方便……”阮静怡没说完又哭起来。

    乔奕森的**强烈,这一点儿阮小溪是知道的,但是他明明看到是阮静怡,还说出这样的话,阮小溪不知道该信还是该。

    可是阮静怡也没有必要说这样的谎话,阮小溪想不出来这到底是为什么。

    还没等阮小溪说话,阮静怡就说道:“姐姐,是不是姐夫觉得你在怀孕,所以他想……他想找个女人满足他?”

    “不会的,不会的,即使他想找个女人,也不会是你。”阮小溪这样安慰着阮静怡,实际也是在安慰自己。

    阮静怡再次扑进阮小溪的怀里面,哭个不停,哭的阮小溪心乱如麻。

    “姐姐,对不起,对不起,我给你添麻烦了。”阮静怡还不停地给阮小溪道歉。

    “没关系,没关系,这都不怪你,你不要想多了。”阮小溪安慰她说。

    “姐,其实……其实昨晚……”阮静怡没有说完有哭起来,任凭阮小溪怎么问,她都不说。

    “昨晚怎么了?”阮小溪问道。

    阮静怡只是一个劲儿地摇头,一个劲儿地哭,就是不说出一个所以然来。

    “好了,你先回自己的房间,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阮小溪说着送阮静怡出去。

    可是阮静怡表现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躲在阮小溪的后面。

    房间的门打开,乔奕森就站在门外,他转身看到阮小溪和阮静怡。看到阮小溪的时候,是一副无辜有无奈地神情,而看到阮静怡,就没有那么友善了。

    阮静怡偷偷地看了一眼乔奕森,心里有一丝得意,又有一丝害怕。

    不知道为什么,乔奕森那种不怒自威,让她害怕极了。她不知道,自己这么设计陷害乔奕森,乔奕森会把她怎么样。

    可是阮静怡关不了那么多了,好在现在事情已经办成了。有姐姐向着她,而且还有宋舟鸿保护她,她没有必要担心乔奕森会把她怎么样。

    “好了,你先回去吧,好好休息,不要想那么多,乖。”阮小溪安慰自己的妹妹说道。

    阮静怡朝着自己的姐姐点了点头,然后又怯怯地看了一眼乔奕森,才委屈又抽搐的走回自己的房间。

    阮小溪看了一眼乔奕森,神情没有那么愉快,然后转身走回房间,乔奕森也跟着走进来,然后关上门。

    还没有等阮小溪问,乔奕森就主动解释道:“小溪,刚才是一场误会,你不要想多了,我以为在里面洗澡的人是你。”

    “是我?误会?那你看清楚是误会以后呢,为什么抓着静怡,不让她离开?”阮小溪冷笑一身,反问道。

    “我……我只是想问问她,她为什么会在我们的房间里面。”乔奕森回答道。

    “只是……你只是想问问,可是你没有看见她没有穿衣服吗?她也是一个二十岁的大姑娘了,就这样被你看光了。还是你不只是想看看,你想……”阮小溪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