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可以去你房间里面洗个澡吗
    可是阮静怡如果有别的企图,那他就不能不防备了。

    乔奕森暗示了阮小溪,让阮静怡搬走,但是阮小溪显然不舍得自己的妹妹离开,他也没有再强求。

    下午的时候,乔父乔母让司机把阮点点给他们送过去,家里面就只剩下乔奕森和阮小溪姐妹俩了。

    阮静怡有些畏惧乔奕森了,但是又不甘放弃。

    明明做错了事情的人是乔奕森,可是现在小心翼翼地人竟然是她。

    她一定要尽快完成任务,从这里撤走,省的一看到乔奕森就提心吊胆的。

    吃过晚饭,阮小溪说想去外面院子里面走一走,今天好像没有那么困。

    阮静怡自然陪同,她奇怪的是,白天一天乔奕森都陪在姐姐的身旁,晚上这一会儿的功夫,怎么就不见人影了呢。

    “姐姐,姐夫去哪里了?是出去办事情了吗?”阮静怡问道。

    其实阮静怡心里在想,在家装模作样了一天,晚上又出去会老了吧。

    “他在书房里面,今天没去上班,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处理。”阮小溪回答道。

    “哦,原来没有出去啊。”阮静怡沉思着说。

    阮小溪知道,今天白天乔奕森对阮静怡说话的态度是很好,于是安慰阮静怡道:“你姐夫最近可能是太累额了,所以今天说话没有分寸,你不要往心里去。”

    “没事的,姐,我不会的。”阮静怡笑笑回答。

    “这就好,不过你姐夫也是为了你好,为了让你以后有一技之长,可以有安身立命的本事。等你玩够了,可以考虑一下,要不要继续读书,或者学习什么,告诉我就行了。”阮小溪婉转地说道。

    “好的,姐姐,我知道了。”阮静怡愉快地答应了。

    其实阮静怡根本就没有听进去乔奕森呢和阮小溪的话,因为她压根就没有想继续读书的打算。

    曾宝琴不止一次告诉过她,干得好不如嫁得好。曾宝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自己没有读过什么书,当初就是一个打工的,后来认识了阮少安,有了之后,一朝夺走了阮少安的心。恰巧阮小溪的母亲又病重,她理所当然得成了阮太太。

    何况现在的阮静怡,整颗心都在宋舟鸿的身上,只想着怎么取悦宋舟鸿,怎么让宋舟鸿爱上自己,哪里有什么心思读书,安身立命什么的。

    阮小溪就不一样了,从小她的母亲就教育她要自食其力,不可以靠家里。她读书很努力,后来离开乔家后,工作也很努力,短短几年的时间里面,竟然都坐了到副主编的位置。

    也正是因为阮小溪从小受过苦,长大后为了母子两人的生计奔波,所以她懂得生活的不易,人生在世,有一样拿得出的本事,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即使没有父母,没有老公,也可以养活自己,养活自己的孩子。

    阮小溪深深地呼吸着夜晚清凉的空气,而阮静怡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

    她突然对阮小溪说道:“姐姐,我觉得身上有点儿痒,估计是该洗澡了,昨天竟然忘记了洗澡。”

    说完还朝着阮小溪吐了吐舌头。

    “你呀,这么大女孩子了,赶紧回去洗个澡吧。”阮小溪说道。

    “好的,那我一会儿再来陪你。”阮静怡说道。

    “不用了,我再走一会儿也回去。”阮小溪说完朝阮静怡摆摆手。

    阮静怡回到房间里面左思右想,她该怎么接近乔奕森。现在的乔奕森是清醒的,她如果直接去找她,勾引他,会不会被他识破,让后被扫地出门?

    想来想去,阮静怡突然想到一个好办法,她到浴室里面,打开花洒,出来的水是凉的。

    阮静怡出来给阮小溪打了一个电话:“姐,我房间里面的水不热,我可以去你房间里面洗个澡吗?”

    “可以,你去吧。”阮小溪很快就答应了。

    阮静怡拿着手机就跑去阮小溪和乔奕森的卧室,成不成功就看此次了。

    因为刚才她在自己房间里面的时候,听到乔奕森对管家说道,帮他热两杯牛奶,拿去卧室,看来他马上及要回卧室了。

    阮静怡麻溜的进了他们房间的浴室,故意没有锁浴室的门她把自己的外衣,然后站在花洒下面,任由水洒在自己的头发上和身上。

    静静地站在花洒下面,阮静怡的心里却一点儿都不平静,她一秒一秒地数着,就等着乔奕森进来,然后自己就让姐姐进来。

    这个等待的时间很是难熬,忽然听到外面有脚步声,而且不是阮小溪的。

    阮静怡肯定,乔奕森进来了。因为这个房间,在这个时间,没有其他人会进来了。

    她屏住呼吸,把花洒开得更大。

    乔奕森进了卧室,发现浴室里面有人洗澡,想也没想,就以为是阮小溪呢。

    刚才不是说吃完饭去外面散散步,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乔奕森知道,阮小溪只是不想打扰他工作而已,所以才说出去散步。

    突然乔奕森生出一个念头,好像他们好久都没有体验过浴室激情的感觉了。阮小溪临盆在即,等她生产完之后,还要有一个月的时间,他不可以跟她同房,想想就觉得天理不容。

    这样想着,乔奕森觉得不如就在她生产之前,小小的揩一把油吧。

    乔奕森蹑手蹑脚地走向浴室,附耳在门上,里面除了花洒出水的声音,什么也没有。

    不过乔奕森已经在心里面开始意淫了,他知道此时阮小溪就站在花洒下面,的,她的身体因为怀孕而变得了不少,不过一点儿也不影响他对她的热情。

    一会儿等他进去,如果阮小溪没有发现他,他就从后面抱住她,然后衬着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从后面满足她一次。

    这样想着,乔奕森就觉得刺激,有点儿迫不及待了。

    阮静怡屏气凝神,突然听不到脚步声了,她的心跳的更快了,不知道乔奕森是还在房间里面还是离开了。

    正当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浴室的门突然被推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