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清白女人不差你这一个
    阮静怡情急之下,伸手拿起沙发上阮点点的赛车模型,朝着乔奕森的头部砸去。

    乔奕森受到重重的一击,只觉得脑袋疼得厉害,然后就清醒过来。

    他看到眼前的阮静怡,再低头看看自己衣衫不整的样子,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你怎么在这里?”乔奕森冷冷地一边问着一边站起来系上自己的扣子。

    他的语气有些紧张,为刚才发生的事情感到不可思议。这是自己的家里,刚才跟自己在一起的女人不是自己的老婆。

    小溪在哪里?乔奕森一边系扣子一边搜索阮小溪的身影,还好阮小溪不在,应该没有看到刚才发生的事情。

    乔奕森又回头看了一眼阮小溪,只见阮静怡的衣服还算是整齐,应该还没有发生什么过分的事情。

    阮静怡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羞愤极了。她不能说是自己故意的,又不能当面指责乔奕森酒后乱性,毕竟她是清醒的。

    突然阮静怡站起来,抓起手机朝着楼上跑去,然后狠狠地摔上房门,将自己反锁在里面。

    阮静怡靠在门上,心普通普通地跳个不停。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乔奕森会把她怎么样?

    她应该不应该先找姐姐告乔奕森一状,就说他酒后对她不规矩。

    阮静怡想起来宋舟鸿,第一时间就打过去给宋舟鸿,可是电话没人接,发短信也不回。

    宋舟鸿看着屏幕上的来电,任由它闪着,并没有要接的意思。

    如果事情已经成功了,那么不急于这一时。如果不成功,他也不想听到前功尽弃的坏消息。

    过了一会儿,宋舟鸿才打过去给阮静怡。不等他说话,阮静怡就埋怨道:“你怎么回事?怎么没有给我姐打电话?”

    “我打了,可是小溪好像关机了。”宋舟鸿无奈地说道。

    “可是你也不早点儿通知我,我差点儿……”阮静怡说不出口,害怕宋舟鸿误会。

    “怎么了?乔奕森他没有对你怎么样吧?”宋舟鸿问的不急不慢,其实心里迫切想要知道结果。

    “当然没有,我可是很爱护我自己的,我是你的女人,当然不能随便跟别的男人有染。”阮静怡肯定地回答道。

    电话那头儿,宋舟鸿很久都没有说话,真想砸了手机,痛骂阮静怡一顿。

    可是他还是忍住了,因为阮静怡还有用处,只能哄,不能打不能骂。

    “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好女人。”宋舟鸿先是夸了阮静怡,然后又问道:“结果怎么样?乔奕森不上钩?小溪没看到吗?”

    “上钩倒是上钩了,但是我姐姐不出现,我肯定要失去清白了,所以为了保住我的清白之身,我打了他,把他打醒了。”阮静怡压低声音说道,好像是在向宋舟鸿邀功似的,她这么拼命地保住自己的清白之身,完全是为了宋舟鸿。

    可是宋舟鸿心里压根都不领情,他根本不在乎阮静怡是不是清白。他想要清白的女人,多得是,不差她一个。

    “哦,那你一定要再接再厉,再找机会。我这边还有事情,我先挂了。”宋舟鸿说完挂掉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面传来嘟嘟的声音,阮静怡有点儿回不过神儿来。刚才真的是太危险了,而宋舟鸿不应该安慰自己嘛。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比她还要重要?

    乔奕森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下客厅,还好没有人看见,否则他就百口莫辩了。

    他今天陪客户吃饭,真的是喝多了,压根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家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更加不知道阮静怡怎么会在家里面。

    乔奕森回到他和阮小溪的房间,阮小溪还是像往常一样,给他留门,卧室里面给他留了一盏小台灯。

    每晚晚归,看到给他留着的门和这盏小台灯,乔奕森的心里就特别踏实,因为他知道阮小溪在等着他。

    乔奕森坐在床边,床塌陷了一点儿,阮小溪就醒了。

    不知道怎么的,阮小溪最近这两天睡眠特别浅。只要是身边的一点儿动静,她就能醒。

    睁开眼睛看到乔奕森坐在床上,阮小溪笑笑说道:“你回来了。”

    “是,把你吵醒了。”乔奕森说着伸手去摸阮小溪的脸颊。

    阮小溪因为怀孕,变得圆润了一点儿,不过皮肤越发的有光泽。

    “没关系,我本来就没有睡得太着。”阮小溪说道。

    听到阮小溪这么一说,乔奕森的心不由得沉了一下。没有睡着,是不是知道刚才下面发生的事情?

    “刚才我看到阮静怡在家里,她什么时候来的?”乔奕森试探着问道。

    “哦,她是今天白天过来的,说是要小住几天。最近家里面冷冷清清的,所以我就答应了。”阮小溪回答道。

    “哦,这样子。”乔奕森没有表现出什么意见,但是也没有表现出开心。不过看阮小溪的样子,应该是不知道刚才楼下的事情,他也就放心了。

    以免阮小溪知道了多想,毕竟孕妇是最不能胡思乱想的。

    这一夜,阮静怡一夜都没有睡着。因为和乔奕森差一点儿擦出火花,也因为宋舟鸿的不闻不问。

    第二天早上,管家去叫阮静怡下来吃饭。阮静怡从楼上下来,就看到乔奕森和阮小溪坐在客厅里面互相依偎着,一起看着育儿杂志,有说有笑的。

    可是阮静怡一下子想起来的确实昨晚和乔奕森也在客厅里面,差点儿假戏真做,燃烧起来。

    想到这里,阮静怡不由得脸红。为自己的主动,也因为对阮小溪有愧疚。

    “静怡,起床了?”阮小溪看到她,先招呼道。

    “姐姐……姐夫。”阮静怡尴尬地喊了一声,头也没抬。

    “昨晚睡得好吗?你第一天住在这里,还习惯吗?”阮小溪问道。

    “都好,习惯。”阮静怡敷衍地点点头。

    可是阮小溪分明看到她的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呢,一看就是没有睡好的样子。

    乔奕森也看着阮静怡,面色平静,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