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假戏真做
    难道就这样子,说乔奕森占她的便宜?如果他说是喝醉了,把她错认为是阮小溪了,没有人会不相信他吧。

    她现在叫人过来也不是,不叫人也不是,只好一边应付着满身酒味的乔奕森,一边给宋舟鸿发信息。

    “现在该怎么办?”阮静怡拍了一张照片,然后传给宋舟鸿,说清楚状况,问宋舟鸿该怎么处理。

    宋舟鸿不假思索地回了一条:“男女之间的事情你应该清楚,你主动一点儿,自然可以大功告成。”

    阮静怡看着宋舟鸿的短信,怎么主动?难道她去乔奕森的衣服,反被动为主动,真刀真枪地跟乔奕森亲热起来?

    很快宋舟鸿又来了短信:“机不可失,不要犹豫。”

    阮静怡当时也是昏了头来,宋舟鸿让她怎么做,她就怎么做。为了安全起见,她给宋舟鸿发了一条求助信息:“两分钟之后,打电话给我姐,让我姐下楼看到。”

    发完这条信息,阮静怡就放下了手机,她以为宋舟鸿会看到信息,也会按照她说的去做。

    她深深地吐了一口气,然后鼓足勇气,伸手去借乔奕森的衬衫扣子。

    乔奕森的回来的时候,西装外套已经不在身上了,只剩下白衬衣,显得他的身材颀长无比。

    阮静怡在解她的衬衣扣子的时候,手都是抖的。虽然他早就跟宋舟鸿有了鱼水之欢,对于男女之事已经了然了,可是这是第一次跟别的男人。

    而且她生怕乔奕森这时候突然醒过来,要么戳穿她,要么强了她。

    阮静怡在解到最后一颗扣子的时候,心里默念:“姐姐赶紧下来,赶紧下来……”

    乔奕森的扣子被完全,露出精壮的胸膛,小麦色的皮肤,在灯光下好像是会发光一样。八块儿腹肌,码的整整齐齐的。

    阮静怡看的不禁咽了一口口水,真的是没有想到,乔奕森的身材这么棒,比宋舟鸿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在心里想,如果不是她已经有了宋舟鸿,恐怕也会爱上这种男人吧。

    不过没有如果,即使乔奕森是那种人人都会爱的钻石王老五,但是他是自己的姐夫,就不能沾花惹草,辜负自己的姐姐。

    天下负心的男人,尤其是辜负他们姐妹的男人,都是可耻的。

    阮静怡光滑细腻的小手一不小心触摸到了乔奕森的皮肤。乔奕森只觉得凉凉的,然后拉着这双小手就往自己的身上蹭,阮静怡这才发觉,乔奕森的提问已经很高了,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乔奕森随时都有可能把她吃了,男人的不是她这个弱女子可以抵挡得了的。

    阮静怡只盼望着阮小溪赶紧从楼上出来,将她解救,可是时间好像是过了两分钟了,楼上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乔奕森的头抬了一下,最后又落在了她的肩上,正好嘴唇朝下,吻住了她的肩膀。

    阮静怡瞬间觉得自己像是被投掷在火炉上一般,炙热无比。而乔奕森的手也开始不安分,在她的后背上滑来滑去。

    阮静怡觉得浑身上下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爬,痒痒的。她的心都要提到了嗓子眼,但是也不敢出声。

    看看楼上,阮小溪还是没有出现,这一次真的两分钟多了。

    阮静怡想要伸手去拿手机,可是手机刚才被她扔了一下,有点儿远,根本够不着。而乔奕森又抱着她,动弹不得。

    宋舟鸿也没有睡觉,坐在窗户前面,看着窗外黑乎乎的夜幕,抽着烟。屋子里面没有开灯,只有烟星那么点儿光亮。

    他压根就没有给阮小溪打电话,而且他本来就没有打算给阮小溪打电话。

    如果乔奕森跟阮静怡生米煮成了熟饭,阮小溪就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总比虚张声势一场的效果好多了。

    按照阮静怡的安排,只是做戏给阮小溪看,做戏终归是做戏,说不定阮小溪看在没有实质性的份儿上,还会原谅乔奕森这一次呢。

    所以最好假戏真做,自己的亲妹妹跟自己的老公滚了床单。像阮小溪那样子骄傲的女人,看她还有没有这么大度,原谅乔奕森的不忠。

    想到即将发生的一切,宋舟鸿的心里期待不已。

    在他跟阮静怡交往的这一段日子里面,他已经对阮静怡进行了全面的调教,至少的功夫,不会让任何男人觉得乏味。

    宋舟鸿相信,阮小溪怀孕的这段日子里面,乔奕森一定也憋了够久了。遇到阮静怡这样的女人,又有几分像阮小溪,肯定会舍身忘我的。

    不管是真醉也好,假醉也罢,只要他上了阮静怡,这一切就结束了。

    而宋舟鸿也知道,阮静怡是一个骨子里很风骚的女人,强烈。当她面对乔奕森这样的精壮男,看还能把持多久。

    说不定阮静怡自己本来计划的做戏,到头来没有忍住,自己就假戏真做了,回头还要感谢他安排了这么一场精彩的戏码呢。

    **,只要有一点点儿火星,就会立马燃烧起来。

    阮静怡的身体不安的躁动起来,她明显感觉到乔奕森的动作更加大了。在这样子下去,自己真的就脱不了身了。

    手机拿不到,阮小溪也不出现,她要怎么办?

    阮静怡一边拒绝着乔奕森,一边思索着。她如果此时大叫出来,肯定会把所有人都招来的,那么以后,她也难做人了。

    乔奕森只要把责任都推到自己的身上,他就可以推掉责任了。

    说不定阮小溪还会以为是自己故意勾引醉酒的乔奕森呢,阮静怡想来想去都举得不妥。

    “姐夫,是我,我是静怡,不是姐姐。”阮静怡强烈的拒绝着乔奕森说道。

    阮静怡目前为止,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乔奕森假戏真做。因为在她的心里,她是宋舟鸿的女人。

    她深深地明白,只要她跟别的男人有染,宋舟鸿就是嫌弃她,甚至不要她。

    所以在她认定宋舟鸿的时候,绝对不能跟别的男人有亲密的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