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现在我是特殊时期
    “那都是假象,如果他不对小溪好,小溪一生气带走了孩子,他怎么办?你要知道,孩子是跟着小溪长大的,自然是跟小溪亲,小溪去哪里,孩子就去哪里。所以这一切都是为了留住孩子,留住他们乔家的香火。”

    宋舟鸿分析道。

    “你说的没错,他就是做做样子的。他白天去上班,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去上班了,就像是今天,出去偷吃,我姐姐又怎么会知道。”

    阮静怡十分认同宋舟鸿的说道,而且还不停地愤愤地说:“我姐姐怎么就那么傻呢?”

    一方面是真的为阮小溪感到担忧,另一方面阮静怡不是没有私心的,仿佛这样说,能够让宋舟鸿看清楚,谁才是那个聪明可爱的女人,谁才是傻傻的笨女人。

    “不行,我一定要拯救我姐姐,让她早点儿看清楚乔奕森的真面目。这样她可以早点儿做打算,说不定以后离婚了,还可以分到一大笔家产呢。而且孩子是她生的,自然要跟着她走。”

    阮静怡下定决心,要帮助自己的姐姐认清楚现实。

    宋舟鸿看着车,看似有意无意地附和着。

    乔奕森回到家里面,阮小溪像往常一样,接过乔奕森手里的东西和脱下来的西装。

    他的西装上面,永远都之这种淡淡的烟草味,不刺鼻,很好闻,阮小溪很喜欢这种味道,是乔奕森独有的。

    “今天怎么样?身体还好吧?”乔奕森关心地问道。

    “很好,再有一个月就要生了,我就可以一身轻了。”

    阮小溪回答道,然后打开乔奕森给她买的糕点说道:“你竟然买这么多,想让我吃成一个大胖子呀。”

    “一种口味买一样儿,你吃成大胖子了,我们的女儿才能有足够的营养啊。”

    乔奕森回答道。

    “那我成了胖子,身材走形了,你是不是就有足够的借口去找外面那些漂亮身材好的女人了?”阮小溪有意无意地问道。

    “是呀,外面那些女人的身材比你好多了,可是我的心里,只有我孩子的妈,只有我孩子的妈才是最漂亮的,不管什么时候。”乔奕森回答道。

    “就会哄我,等我生完孩子,我一定要减肥,而且我还要报一个产后塑形恢复班,这样子才能快速恢复身材。”阮小溪说道。

    “好,只要你喜欢,怎么样都行。”宋舟鸿说着坐下来,看桌上的报纸。

    阮小溪虽然不相信阮静怡的话,但是她都说到那个份上了,阮小溪也不好不注意一下是不是。

    虽然乔奕森不会那么没有分寸,但是不排除外面有些女人心怀不轨呀。

    “你今天下午都在公司吗?我给你打电话,竟然打不通。”阮小溪问道。

    “是吗?我怎么没接到你的电话?今天下午太忙了,连开了两个会议,还有一个视频会议,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可能你打的时候占线。以后你要是找我,打不通我的,可以直接打给我的秘书,秘书组的电话你还记得吧?”乔奕森说道。

    因为阮小溪之前也在乔氏上过班,所以不应该不知道乔奕森秘书组的电话。

    “哦。不过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就是想问问你晚上几点回来。”阮小溪回答道。

    “你放心,如果我下班有应酬,一定会先打电话给你说的,吃饭不要等我,你要按时吃饭,睡觉也不要等我,你要按时睡觉。孕妇是不能不按时吃饭不按时睡觉的。”

    乔奕森叮嘱道。

    “知道了。”阮小溪回答道,然后又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你今天下午没有出去公司吗?”

    “没有呀,一直都在公司里面,忙到下班才出来。”乔奕森回答道。

    当他说完才觉得有些奇怪,抬头看向阮小溪,只见阮小溪在专心地替他搭理西装,没有什么反常。

    不过乔奕森还是觉得奇怪,往常阮小溪是不会问这问那的,今天怎么关心起他的行程来了。不过也没有多想,阮小溪快到预产期了,孕妇有时候有些反常情绪也是可能理解的。

    听到乔奕森这么说,阮小溪是一点儿疑虑都没有了,她认定,很可能是阮静怡看错人了。

    阮静怡跟宋舟鸿回去之后,一直懊恼不已。她又给阮小溪打了一个电话,让她留意一下乔奕森的反常情况,还被阮小溪教训了一顿。

    阮小溪说她多心,不要操心这件事情了,绝对是没有的事情。

    阮静怡更加寝食难安了,摊上这样一个弱智的姐姐,怎么能不让她操心呢。

    看到她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的,宋舟鸿说道:“来,睡觉吧,不要想了,这毕竟是人家的家务事。”

    “可是,那是我姐姐,我不能不管。你帮我出一个主意吧,能让我姐姐及时醒悟过来。”阮静怡说道。

    宋舟鸿摇了摇头,不肯出主意,阮静怡就有些噘嘴生气了。

    宋舟鸿解释道:“如果我帮你出了主意,你会不会又说我关心你姐姐呢?”

    “当然不会,现在是特殊时期,而且我也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这就足够了。”阮静怡回答道。

    “这个嘛,我还可以考虑一下。”宋舟鸿看起来答应的很勉强。

    他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对阮静怡说道:“我倒是有一个主意,不过需要你的配合。”

    “你说,让我做什么。”阮静怡问道。

    宋舟鸿凑近阮静怡的耳朵,小声地耳语了几句。阮静怡听完,立马炸了锅:“你说什么?让我去勾引我的姐夫?”

    “假装的,又不是真的让你去勾引,只是为了让小溪看见乔奕森的真面目。”宋舟鸿不紧不慢地回答道。

    “可是你已经知道乔奕森的为人了,你让我以身犯险,你不害怕他真的把我那个了,以后我怎么面对我姐姐,而且你舍得让你的女人跟别的男人睡觉吗?”阮静怡表现出来很大的反感。

    宋舟鸿赶紧安抚道:“当然不会,不舍得你以身犯险,可是现在不是没有更好的办法嘛。你看,你姐姐这么相信乔奕森,如果其他的女人做这件事情,你姐姐还是不会相信的,如果被乔奕森拆穿了,他以后就会起了戒备心,更加不好拆穿他了,只有你去做这件事情,你姐姐心疼你,才会相信乔奕森的为人。”

    听到宋舟鸿这么分析,阮静怡觉得有道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